第二三九章 禁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    传送瞬间完成,就此轻易逃出生天,李元三人的心简直是好得无以复加,一想到蝎子王那憋屈的心,尚未传送完成,黑斯穆便已忍耐不住哈哈狂笑了起来。

    但是,世间万事正是变幻莫测,道家曾有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正是李元目前处境的最好写照。[搜索最新更新尽在.huaixiu.netbsp;  迫不及待的从传送门中跨出,茫茫沙海已了无影踪,展现在三人眼前的居然是一处世外桃源般的美景,立在一处清澈如同明镜般的巨大湖泊之旁,湖畔生长着数不清的绿树红花,随着风儿吹过,花儿飘飘飘入湖水之中,引得那调皮的鱼儿争相抢食。

    空气中游着沁人心脾的花草香气,不时还有鸟儿婉转的啼鸣传入耳内,此地灵气充沛之极,比黑斯穆居住之处还要浓郁两倍有余,称之为人间仙境也不为过。

    此地静谧,黑斯穆哈哈的狂笑声显得是那么的突兀,老黑却兀自未之,眼光灼灼的望向湖面,那神比之久旷的怨妇见到男人还要迫切!摩拳擦掌便下湖畅游一番。

    “何人在此喧哗!”声随人到,李元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名穿着五彩羽衣的中年女子如同瞬移一般出现在三者面前。

    正待细看来人,一股浩的威压已然临,李元体猛的一紧,已然动弹不得,暗中运转莽牛劲也无法动弹分毫。

    侧目视之,却见尚未解除金刚之体的小不点也如自己一般,保持着怒目金刚般的动作纹丝不能动弹。

    狂笑之声戛然而止,见到老黑股颤抖,李元才微微放下担心,只要老黑尚能动弹,以其强大的实力,己等未使没有逃走的希望。

    李元头不能动,视野的大半都被黑斯穆那硕大的部所占据,心中不生出一丝鄙薄之意,老黑啊老黑,你都是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了,今怎么如此不堪,见到一个中年女子就兴奋激动得浑发抖。

    在李元的理解中,修士们对体的控制已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根本不会因为冷暖变化而出现颤抖的举动,在绪极度亢奋的况下有可能例外,当然,在极度惊恐的况下也会出现颤抖的形。

    惊恐?李元心中猛然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这老黑浑发抖,该不是被吓的吧!一念及此,李元瞬时陷入了石化之中,一颗心立马哇凉哇凉,能将金丹妖兽吓得浑颤抖,眼前的女子该是什么样修为?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元婴修士?李元觉得自己的神经有崩溃的趋势。

    “咦,你们来自外谷?”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李元心中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听中年女子话中之意,难道自己一行被无定向传送符传送到了内谷之中?

    不过细想之下,李元认为此事大有可能,石漠之地紧邻内谷,其内圈与内谷地接壤。遭逢蝎子王时,三者已处于石漠边缘,这一传送足有千里之远,被传进内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冰龙谷中为什么会出现一个人类女子呢?李元转念一想已然明白,这哪里是什么人类女子,分明是一位已达到化形境界的雌妖兽嘛!

    缔结元婴方能化形,面对如此强大的存在,亏得被强大的威压紧紧束缚,否则,李元自己也不知道能否稳稳站立。

    “那个黑小子,看你虎头虎脑的样子,估计是老黑家的族人吧,别跟本座装聋作哑,速速回答!”中年女子声音转厉,向黑斯穆斥道。

    “回大人,小的自幼孤苦,从未见过父母族人,幼时随声携有一块玉牌,上面写着黑斯穆三个字,小的便已之作为自己的名字,却不知道是否是黑家族人!”稍稍平复心中的惊骇,黑斯穆自囊中将一块黑色的玉牌取了出来。

    “嗯,没错,黑玉铭牌正是黑家族人的份标识,你自幼流落外谷,这是你们黑家的家事,本座自不会过问!”抬手接过黑色玉牌,一番端详后,中年女子将玉牌还了回去。

    “不过,你为什么与这个人类还有这只猴子厮混在一起,还敢带他们进入内谷地,难道不知擅入内谷者杀无赦吗!”中年女子凤目盯向李元与金猴,语音渐渐寒冷起来,已然起了杀意。

    元婴老怪的眼神是何等的犀利,就这一眼望去,李元只觉得头皮发麻,整个体都仿佛透明一般被看了个通透,连心中的秘密也仿佛隐藏不住,一层冰凉的汗水瞬间湿透了全

    “咦,有点意思啊,看来,你们这两个小家伙,上隐藏着不少的秘密啊!”中年女子啧啧连声说道,将化形期妖兽的威压稍稍收敛,李元与小不点顿时恢复了行动之力。

    一阵无力的感觉袭来,李元全拼一种坚强的意志支撑才勉强站直了子,小不点却没有这么顽强的意志,在中年女子的威压中早已法力不继,刚一脱困便回复了猴子模样,惫懒的一股坐倒在地。

    面对化形期的妖兽,唯恐引起对方的反感,李元不敢用神念探测对方,只是略略抬起头来,用眼角的余光暗中打量起对方。

    触目所及是一名中年美妇,上穿着五彩的羽衣,比寻常的女人要高上半头,一头淡蓝色的头发显出一番别样的风,正面目含煞的打量着自己,凤目中寒光凛然,李元不敢直视,微微低下了头去。

    见这个人类小子在自己的威压之下还能站立不倒,中年女子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惊异之色,没有丝毫感一般冷冷的对着小不点说道,“你这猴头,看你骨龄绝对不超二十年,居然能从普通的山野土猴修炼到筑基后期,这种修炼速度,即使修炼天赋惊人的凤族一脉也有所不及。看来,你上一定隐藏着大大的秘密,说不得本座亲自出手探视一二了!”

    言毕,此女五指一曲,小不点不由己的被其摄入了手中,见其手掌向小不点的头顶缓缓按去,李元不目眦裂,足底电光闪动,迅若电光一般的飞到中年女子的近前,运足莽牛劲一拳猛轰而出。

    在李元的心中,当世唯有两人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其一自然是视若妻的倩芸,第二个则是这个自幼一起历尽患难的小猴子,在李元心中,小不点如同自己的血兄弟一般重要,见得中年女子有加害之意,李元再也顾不得实力的悬殊,如飞蛾扑火一般发起了攻击。

    这一拳势若奔雷,连虚空也仿佛碎裂了一般发出刺耳的音爆之声,充斥着一去无回的惨烈,实已达到了李元用拳的最高境界,哪怕眼前是一座大山,李元也有信心将其一拳轰倒!

    见李元拳势如此猛烈,中年女子眼中异彩连连,右手继续向小不点头顶探去,缓缓举起白生生的左臂,似缓实快的轻轻一拳印在了李元拳锋的中心。

    一声如同炸雷般的巨响中,李元如同被巨象撞飞的飞虫一般,以比来势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扑通”一声远远落在湖面中心。

    “找死!”中年女子肩头一晃间已将李元巨大的拳力消弭于无形,在小不点惊恐的眼神中,此女的右掌已牢牢的抓在了小不点的天灵盖上!

    黑斯穆本待出手相助,却被此女冷眼瞪来,心惊跳中,黑斯穆不仅蹬蹬蹬倒退了数步,见小不点已如砧上之,这才讪讪的放下手来。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