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六章 感悟天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    飞驰在无际的沙漠中,李元一行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晨曦逐渐染红天际,一阵彻骨的奇寒之后,一轮红在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感受着初阳的温暖,李元不由得精神一振,连赶路的疲惫也仿佛被驱散了一些。

    一行人埋头赶路,茫茫沙漠见不到丝毫的绿意,头越升越高,逐渐散发出人的量,转瞬两个时辰已过,头已升到了当头,暴躁的光肆无忌惮的灼烤着大地,蒸腾的浪让黑斯穆彻底陷入了郁闷之中。

    骄阳如火,自空中俯瞰下去,临近地表的空气一片氤氲,黄沙中的晶块反着阳光投其上,便如同火焰燃烧一般。

    白天酷、夜晚奇寒正是沙漠气候的真实写照,生活在此间的物种适应高温的能力绝对变态,难怪昨夜的怪虫在烈火的焚烧下也能行若无事。这世间万物还真应了古人物竞天择之说,一念及此,李元不唏嘘不已,脑海中仿佛隐隐有了一丝明悟。

    修炼本是逆天而行,所谓的“逆”并不是单纯意义上与老天作对或反抗的意思,在李元“炼神诀”修炼小有成就时,百了真人在心极度愉悦之时也曾向李元传授过修炼之道。

    “逆天者,实乃顺天也”百了真人一番沉吟后,方始摇头晃脑的说道。

    “逆天?顺天?二者相左,就如元儿的悖灵根一般,真人为什么说逆天就是顺天呢?”一番苦思后,李元根本参悟不透百了字里的璇玑。

    “这个问题说乃深奥,实则简单之极!老夫给你举个例子,我们火云派的修炼功法大多都是火属功法,你说水属机灵的弟子能够修炼这些功法吗?”百了真人意味深长的问道。

    “水属基灵如何能修炼火属功法呢,真人说笑了!”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修真知识,根本不需思考李元便答了出来。

    “我们火云派扎根此地已逾千年,四下都是火山,气温酷,你看那山上的树叶都是火红之色,环境端的是恶劣至极,你可知道我派祖师为何选址此处?”

    这种问题自然难不住李元,当即朗声答道,“真人,火云山脉中火山无数,天地中蕴含着丰富的火属灵力,在此处修炼火属功法将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可惜,元儿是个废物灵根,空有宝地却无法修炼!”想到自己废物一般的基灵,李元稚嫩的脸庞掠过一丝黯然。

    仿佛明白李元的心境,百了真人轻拂李元的头顶以示安慰,“不错,元儿,正如你所言,火属基灵必须修炼火属功法,在火灵力充沛的地方修炼则事半功倍,此之谓顺,顺从天道的规则修炼才能有所进境,试想,一个水属的人非要修炼火属功法,修炼之地却选了一个点滴水灵力也没有的茫茫沙漠,你说他能修炼有成吗?”

    一番沉思后,李元隐隐了解了百了真人的意思,耳畔紧接着传来了百了真人的声音,“修炼的过程其实就是壮大自灵力的过程,当灵力壮大到一定的境界将会达到境界的突破,吸收跟自基灵相同属的灵力,此之谓顺,境界突破后,便能突破天道对凡俗之人寿元与力量的限制,此则为逆。元儿,你可明白?”

    百了陨落之前,李元以为自己没有修炼的天赋,一直没有真正细致的体会百了真人的这番感悟,时至今,当亲眼看到沙漠之时,猛然触及到记忆中百了真人以沙漠所作的比喻。

    旧时记忆涌上心头,李元一时间百感交集,只觉得百了真人所说及的“逆”与“顺”实在是奥妙无比,细细体味中,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一种感悟天道的玄妙境界。

    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有了百了真人对“逆”与“顺”的点悟,思索中,李元对其又有了新的理解,所谓“逆”,逆的是什么呢?天道、规则!

    从有文字记载的上古时期,人类便一直为了打破天道的枷锁而孜孜不倦的努力。

    帝王期盼长生,炼丹术应运而生;武人渴望拥有霸绝天下的力量,各种炼体术及武术秘笈层出不穷。

    到得后来,有人偶然感悟天道,明悟了一丝天道的奥秘,知道了一丝天道的规则,由此创出了第一个修真法诀!

    从第一部修真法诀创立之后,人类从来没有停止对天道的感悟,熟悉了天道的规则,便能规避甚至是掌控这种规则,从而使这种规则失去对自己的限制,当对天道的感悟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便能根据自己的感悟创造出修炼的功法来,其境界已然超脱了普通的修士,达到了开宗立派的境界。

    每一个修士对天道的感悟都不尽相同,随着实力的提升,越能发现天道变幻莫测,自己所谓的感悟仅仅是管中窥豹而已,但是,就这丝毫的感悟,对一名修士来说却是弥足珍贵的经验,这种意境只能意会无法言传,不能大大提升修炼的速度,还能平和心境,提升元神的境界。

    当然,这种感悟全凭机缘,并不是靠冥思苦想便能进入这种境界,有无数的修士循规蹈矩沿袭他人的修炼功法,终其一生也未能有丝毫的感悟。

    李元修炼的进度太过逆天,难免有根基不稳之忧,目前实力低微,尚不能感受到根基不稳的掣肘,当实力提升后,这种隐忧却是危险之极,轻则影响修炼进度,重则失去心智陷入疯狂之中。

    这一丝感悟来得是如此的突然,李元心中暗喜,当即示意小不点降落沙地之上,盘膝打坐,放开全部心神沉浸在那种玄妙的境界中。

    黑斯穆与金猴自然明白李元此番不容打搅,满是羡慕的看着李元进入冥思之中。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间又过去了一个时辰,气温已然达到一的顶点,浪扭曲着空间,炙烤得黑斯穆头晕目眩,心中不连番咒骂:这该死的地方,这该死的天气,还有这该死的人类,偏要到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不是龙爷的一光滑水润的皮肤变得涩氧难当,连喉咙也仿佛着火了一般!

    暗中咒骂连连,黑斯穆无趣的四下张望,这个鸟地方,除了沙子就是石头,咦?这是什么东西?但见沙粒滚动中,一只暗红色螯钳从沙土中钻了出来,黑斯穆立时警觉起来,一旁的小不点也全神戒备起来。

    随着螯钳的挥动,一只尺许长短的蝎子摇头晃脑的从沙土中钻了出来,小小的脑袋却挥舞着巨大的螯钳,小心翼翼的模样让黑斯穆大感无趣,“这玩意跟龙虾肯定是亲戚!”金丹妖兽偶然也会说上一句俏皮话。

    小蝎子四处张望一番,蠢蠢的样子显得可笑之极,向一行人端详一番后,小东西仿佛发现了美味的食物,选择了静坐不动的李元作为攻击目标,一抖高翘的蝎尾向李元快速奔行过去。

    见这只蠢蝎子选了最变态的李元作为攻击目标,小不点玩心大起,根本不加阻拦,当小蝎子蓄足劲头准备扎中李元之时,小不点才有了动作,金光一闪间,暗红的蝎子已被小不点抓住背脊远远的扔了出去。

    见小蝎子被抖了个肚朝天数条蝎腿乱舞半天后才反过去,小不点觉得好玩之极,一挥猴爪又将其翻转过来。

    如此玩耍数番,小不点也厌倦了这种无聊的游戏,当即抓起蝎尾远远扔了开去,如今李元正处于千载难逢的天道感悟之中,如果被这些小东西打扰却是大为不美。

    担心坏了小蝎子的命,小不点这一掷用上了巧劲,虽然及远,但却能保证落地之时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堪堪将其扔在了一处波浪起伏般的沙丘之后。

    未几,沙粒响动中,那只被抛飞的蝎子重新出现在了小不点的视线中,站立在沙丘顶端,小家伙一改蠢笨的模样,两只血红的眼珠死死望向李元,眼珠中居然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