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一章 讥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钱氏兄弟都有着假丹期的实力,两人的配合向来默契,钱四善攻,钱今善守,一出手便是两人最强的杀招,根本不举得两名假丹修士联手偷袭一低阶修士是否有杀鸡用牛刀之嫌。

    钱今扬手一挥,一道绿色的光芒快速的从手心飞出,眨眼间掠过虚空出现在了青年男子的畔。绿光仿若有灵之物,一个盘旋后便猛然爆开,化作了一道阔达十丈方圆的绿色大网向其当头罩了下去,网线粗若手指,其上倒勾无数,显得坚韧之极,此术乃木属修士最为常用的束缚之术,如被此网勾住,短时间内将没有脱的可能。

    钱四也不甘示弱,抬手间一件黑色的物事已被其祭出,此物大若拳头,通体棕黑之色,在钱四法力驱使之家紧随绿光直奔青年而去,飞行途中其体型不断翻转放大,当绿网幻化而出之际,此物的体型已增长到了一个让人不敢置信的地步,已然化作了一名小山般高大的木头巨人。

    木头巨人有口有眼,一颗头颅便有数丈方圆,双目中有耀眼的晶辉闪耀,显得灵十足的样子,其高足有五十多丈,两条胳膊便如巨树一般粗壮得吓人,哪怕十人合抱也束之不住,其上密布着尖利之极的巨型木刺,两只粗腿比胳膊还要大上数分,大大的脚掌比中型的木船还要大上倍余。

    当绿网收紧之时,木头人已然赶到近前,一抬巨足如同踩蚂蚁一般向青年男子踩了过去。此巨人乃钱四偶然所获的一只傀儡,乃万年铁木所制,不仅坚韧远超金铁,其一恐怖的巨力更是无坚不摧,临敌之际于防御与攻击都能大展所长。

    此傀儡早已被钱四祭炼多年,在其精纯的木属法力驱使下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凭此傀儡,钱四力敌两名假丹修士都会丝毫不落下风,用之袭杀一尚未筑基之人,实在是太有点杀鸡用牛刀了。

    不过,多年的修真生活,钱四的心态早已不能用正常人来度之,每当感受到木头巨人那恐怖之极的体型,那惊天动地的攻击力道之时,钱四便血液沸腾不能自已,一想起目标如同小小的蚂蚁一般被木头巨人“噗呲”一声踩为泥之时,一种虐杀的快感立时充斥在钱四的躺。

    钱四期待中的血爆碎之响并未出现,当木头巨人那硕大的脚掌印出的影全面覆盖青年男子之时,此人才缓缓抬起了头来,仿佛对头顶袭来的巨型脚掌视若未睹一般,不仅没有丝毫的惊慌之色,反而向着钱四露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容。

    看着青年男子的表并没有故作镇定,钱四心中居然莫名生出一丝寒意来,未及多想,一道凌厉之极的杀气已瞬间锁定自己,这道杀气是如此的暴虐与噬血,让为假丹期的钱四也是心中恐慌,如坠万年冰窖一般。

    好强烈的杀气,钱四游目四顾也没有探测到杀气的根源。但是,仅仅是眨眼之间,在钱四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眼前数百丈高大的山峰猛然抖动了起来,这种抖动并非地震一般的颤动,而是急剧变化着形态,短短一息之内,此山急速拔高伸展,山峰化作了一颗巨大的妖兽头颅,山脚扭转之中,此山急速升高,最终化作了一只高达三百余丈的巨型妖兽,其相貌居然与传说中的噬血蛟有九分相似。

    木头巨人高达五十余丈,但是在这巨大的妖兽面前却如同一个小小的玩具一般,在山峰化作妖兽之时,“砰”的一声巨响中,木头巨人山崩海啸般的一脚已狠狠的踢在了噬血蛟的腰上。

    不问可知,此巨兽正是李元新收服的坐骑噬血蛟是也,习得了人类的功法后,此蛟凭空增加了诸多的神通,此刻化为巨山之状拱卫李元筑基,变形隐藏气息后,居然连假丹期的修士都未能发现!

    噬血蛟显然小觑了木头巨人的攻击,托大硬抗了一腿之力,虽然并未曾受伤,但却有一片鳞甲被踢裂。剧痛传来,噬血蛟顿时陷入了暴怒之中,金丹期修士的气息猛然爆发,猛的一扭,残影一闪中,蛟尾已狠狠的抽在了木头巨人的上。

    但听得“轰隆”一声巨响,木头巨人已被蛟尾狠狠的抽了出去,带着刺耳的破空啸鸣之声,如同一颗陨落的流星一般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在噬血蛟毁天灭地一般的攻击中,傀儡显然受损严重,钱四与傀儡心神相连,也不由自主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一尾将木头巨人抽飞,噬血蛟残暴的目光立时锁定了眼前两人,人类修士体内含有充沛的元力,被妖兽吞服后,部分元力将被吸收,对妖兽的修为提升也是大有进益。

    感受着钱氏兄弟体内那充盈的元力,噬血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一丝馋涎不由自主的自嘴角滴落。“金丹期的妖兽,不可能!今弟,咱们肯定不是对手的,大家法宝齐出,功它个措手不及然后赶紧闪人!”钱四不愧多智之名,短时间内便已想出了最佳应对之法。

    “好的,四哥,什么时候闪人,你提前招呼一声,咱俩分头逃遁!”钱今也是心思灵巧之人,神念传音钱四后,一招手收回了束缚着李元的法器,手中绿芒大盛,显然正准备祭出威力更加强横的法器。

    “金丹期的妖兽啊,咱俩拼掉老命也不是其对手,将其打个措手不及,这等想法实在是幼稚!对不起了,兄弟,金丹期妖兽岂是我等可以招惹,与其俩人同死,怎如以你之死换来哥哥我的逃生之机,今弟,你也不要抱怨为兄,要怨,就怨自己不够机敏。”钱四心中暗念,随手掷出一件低端法器,假意做出全力进攻的样子,只待钱今一出手便迅速后撤逃跑!

    钱四修炼久,早已将一颗心修得冷酷无知今难逃大难,瞬时便已做出了牺牲钱今的决定,尽管心中不免凄然,但只要自己保得命,哪怕牺牲亲父母也是在所不惜。

    此人抠门之极,既然打定了逃跑的主意,只将低端的法器祭了出去,只待钱今顶上便自爆法器掩护自己逃遁而走。不过,钱今的举动却让钱四气得吐血,见到钱四出手之后,钱今连丝毫出手的打算都没有,将手中绿光脱手扔出,须臾化作一片绿色的树叶载其风驰电掣一般迅速逃遁,其行动之果敢迅速,连钱四也是叹为观止。

    兄弟俩人互相算计,费尽了心思也不过是徒劳而已,有言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命”在一名金丹期的妖兽面前,区区两名假丹修士想要不告而走终归是痴心妄想而已。

    噬血蛟新近习得数门功法,正好拿钱氏兄弟俩练手一番,巨嘴猛然一张,便有一股奇寒之气向钱四猛然袭去,钱四虽然竭力躲闪,但金丹妖兽的法力是多么的恐怖,但见奇寒之气绵绵不断地喷涌而出,其间尚有无数的冰晶喷出,钱四周遭的空气瞬时凝结成冰,十数息功夫后已然凝成了一块厚达十丈的巨大冰坨,将钱四牢牢封印其中不能得脱。

    困住钱四后,便有一层淡淡的云雾在噬血蛟腰腹之下涌动而出,云雾恍若轻纱一般缭绕在噬血蛟的周遭,若隐若现中,噬血蛟巨大的影淡然消失,再出现时已在数十里外,正正的挡在了急急而走的钱今前,不容钱今有所抗拒,巨大的蛟尾猛然袭到,尽管钱今法宝尽出拼死抵挡,却仍然未能逃过化泥的遭遇。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