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章 激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青衣人浸偷袭之术多年,其心思的慎密远超普通修士,心中随时提防着被别人偷袭,虽然李元激发石化符的那丝灵力波动微不可察,但终未逃脱此人的神念探查,在凝神戒备中,一层金光灿灿的防御光幕悄然浮现体表。

    离手之后,石化符瞬时化为点点晶光消散一空,虚空中立时传来了紊乱的灵力波动,一蓬方圆百丈的土黄色光幕急速成形,几乎瞬移一般向青衣人当头罩了过去。

    光幕笼罩范围虽广,却并未表现出太过凌厉的攻击力,青衣人一催法力昂然冲入了光幕之中。

    在冲入光幕后,以青衣人为中心,光幕瞬时收缩凝实了起来,半个呼吸间已化作了一块数丈大小的巨石,其重少说也有十数万斤。

    高空无处借力,丈余厚的岩石将青衣人牢牢裹挟其中,如同流星一般向湖面急速坠落而去。

    想凭区区石化术便想击杀一名筑基修士显然不太可能,但是借此摆脱此人附骨之蛆一般的追杀却没有丝毫的问题。争取到一丝喘息之机,李元趁机一个旋扭转来,一溜残影闪过,李元已力贯右臂蓄势向青衣人坠落之处反攻而去。

    石化术形成的锢维系了不到三息,在青衣人法力狂催下,数丈巨石嘭的一声炸成了漫天的碎石,在其刻意施为下,这些爆裂的碎石如同雨点一般铺天盖地向李元倒卷去。

    此人不仅刺杀之术早已炉火纯青,其心思更是机敏之极,瞬息间脱困而出,更是借着碎石发动了第二波攻势,李元好不容易取得的一丝主动攻击之势被其随手化解。

    每一粒碎石都带着尖锐的破空尖啸之声,其威力丝毫不弱于强弓硬弩所发,比起凝气修士的全力一击也不遑多让。在数万碎石之中,更有一点针尖大小的金芒暗藏其中,正是青衣人以驭剑全力扑杀而来。

    刚被传送离开险地便被此人附骨之蛆一般偷袭不止,李元心中早已是怒意腾腾,对劈面来的碎石恍若未见一般,蓄势已久的莽牛劲猛然迸发。

    这一拳含怒而出,早已倾尽了李元的全力,拳速快若闪电带出了数十重残影,仿佛连虚空也被撕裂一般发出了刺耳的音爆。其拳风更是在拳头一尺前方凝出了一个水桶般粗细的巨大虚幻拳影,此拳影状若实质,迎面来的碎石被其所激,未及碰到拳头便已纷纷碎裂倒,以更快的速度向青衣人反弹而回。

    见到李元此拳的威势,青衣人也露出了凝重的表,当即一紧手中之剑向李元斜斜刺去,金铁交鸣声中,李元的右拳已狠狠的击在了金芒之上。紧接着传来了噼里啪啦的连声闷响,却是碎石群袭来,全数击在了李元的上。

    区区碎石自不可能伤到李元,击在上如中铁板一般全数爆碎成粉,轻易击中金剑,李元却殊无兴奋之意,只觉得自己全力击在剑刃之上,此剑却应力而弯,十成力道却有九成被其轻易卸掉,一拳打空的感觉让李元难受得差点吐血,更被拳力带得脚下踉跄失去了平衡。

    双方都是擅长近战之人,青衣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一紧手中长剑反手向李元咽喉刺了过去,其速快若电光!

    体略失平衡,见得金芒在眼前急速放大,李元顾不得遍体生疼,只得莽牛劲力贯左手,五指箕张一把向金芒抓了过去。

    见李元托大徒手抓向自己的法器,青衣人心头大怒,当即将全法力注入金剑之中,不闪不避的向李元加速刺去,意图一剑贯穿李元的手掌。

    在法力灌入之后,此人手中之剑金芒大盛,更有数尺虚幻剑影吞吐不已,两人的动作都是快如闪电,眨眼间已撞在了一起。

    “扑哧”一声闷响,金芒顿敛,长剑已被李元一把握在了左手手心,当即便有一股血箭自手心狂喷而出,直往脚下的湖泊滴落下去,李元的手掌已被此剑刺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深槽。

    趁此机会,李元右拳回力,一拳向青衣人头颅猛击而去。长剑被李元牢牢挚住,任其如何冲突翻转也不得脱,青衣人不脸色微变,神念一动间已祭出了一面金黄的小盾来。

    此盾大约巴掌,通体金黄,盾上镌刻着繁复的花纹,正中镶嵌着一颗金光灿灿的五行晶石。在晦涩的咒语催动下,此盾瞬时涨大,将青衣人的头颅护在了金盾之后。

    “咚”的一声巨响,李元的右拳已狠狠的击在了金盾之上,此盾的防御惊人之极,李元这一拳少说也有数万钧力量,但是盾面仅仅是略微漾起一丝金色的光波而已,盾面上连一丝凹陷都未出现。

    见攻击无果,李元没有丝毫的气馁,瞬息间挥舞右拳在金盾上击出百拳之多,‘咚咚’震天连响中,一层层金色的光芒四散逸开,光芒中隐隐有奇怪的符文闪现。此盾的品阶显然不低,任凭李元如何攻击也丝毫无恙,不管李元如何改变攻击的方位,此盾总能自行飘动牢牢的护在青衣人的前。

    金剑不能得脱,李元攻击无果,一时间两人陷入了僵持之中。

    自交手以来,两人的始终处于高速的追袭之中,这还是两人第一次正面而视。抬首望去,但见青衣人约三十岁模样,此人面白无须,紧抿的嘴唇毫无血色,一双细小的眼睛中透出毒蛇一般的厉芒。

    如果小不点冷不丁的在青衣人后打一闷棍的话......李元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来,但这一丝笑意并未维持多久便彻底凝固了。原来,小不点起初受伤甚重,进入灵兽袋后便立刻陷入了深度的自闭疗伤之中,任凭李元神念呼唤也没有丝毫的动静动静。

    李元的年轻固然让青衣人大为吃惊,这番电光火石一般的交手更让此人骇异无比,这小子难道真的仅仅是凝气期水平,什么时候凝气期的修士也这么彪悍了,进阶如此迅速,实力如此强大,这小子该不是哪个元婴老怪所收的嫡亲弟子吧?

    想到此处,青衣人眼中闪过一丝狠,此人在自己剑下多处受创,这个梁子看来是没有化解的可能了。既然如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管你有没有强大的后台,如今处冰龙谷中,只要杀了你小子灭口,谁又能知道此事乃老夫所为。

    见得李元猥琐的笑意,还以为另有诡计,青衣人心头一紧当即凝神戒备了起来,加**力血剑仍不能脱,此人面上浮现出一丝狠厉之色,当即即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了剑柄之上。

    喷出精血后,青衣人脸色越发的惨白了起来,显然这一口精血已伤了此人的元气,精血为暗金之色,瞬时溶入手中长剑,但见一道血线迅速沿着剑柄流转剑

    血线流经之处更有一蓬血红的光芒衍其后,直至血线贯通剑,此剑已变成了一把红芒四的血剑,剑迸发出一股冲天的杀气,触手处更是冰寒刺骨,让李元也生出了一丝极度危险的感觉。

    阵阵煞气自手心的长剑传入体内,让李元法力运转的速度也大为缓慢起来,吸收了精血后,此剑锋锐大增,李元握着剑刃的左手传来了锥心的剧痛,显然手心又添了两道伤痕。

    剑上的力道猛然大增五倍之多,瞬时削去了李元手心的一片皮,连手骨上也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划痕,止不住的鲜血如同流水一般暴涌而出,瞬时染红了脚下的湖水。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