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零章 无定向传送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 )    “符?双至”的上陈设极为奢华,想必是平时招待贵客的地方,居中摆放着一张紫玉石台,石台旁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四张镶金嵌玉的檀木大椅。不过这些东西在世俗虽然是价比万金之物,对修士来说却没有任何价值,无非是取其富贵光润的外观罢了。

    招待李元的女修殷勤的将李元延请至上首主位,当下便有一名化元期的侍女奉上香茗。步履响处,从后堂走出了一名着华衣的老妪,此老步履蹒跚,一副风烛残年随时都可能倒地亡的样子。

    不过这都是表象罢了,以李元强大的元神之力早已察觉此老体内法力涌动,居然有着筑基中期的实力。见李元并无站立见礼之意,老妪也不客气,向李元略一颔首便自顾自的在紫玉石台旁坐了下来。

    在老妪进来之后,李元明显感觉到替自己奉茶的侍女无端的紧张了起来,看来此老便是“符?双至”店中真正的坐镇之人。

    老妪坐定之后,招待李元的女修也紧靠老妪打横而坐,此女与老妪神态亲昵,显然不是师徒关系便是此老的后人,向李元告个罪后此女便与老妪低语起来。

    “哦?你这丫头真是的,连老这压箱底的一点家底也不放过。不过,既然道友感兴趣,老也就不敝帚自珍了,这几件物事还请道友过目!”便见一道黄光闪过,紫玉石台上已出现了数个锦盒。

    一旁的女修当即取过一个锦盒来,纤纤玉手一拂便已掀开了盒盖,金光闪烁中,一张金灿灿的符?已在盒底露出真容。“此符名叫‘无定向传送符’,其中封印着上古修士的空间传送之术,其炼制方法早已失传,能将人瞬时传送至千里之外。虽然不能控制传送的方向,但是危急关头能瞬时传送到千里之外,关键时刻能保得一命,其价值堪比符宝,鄙店之中也仅有三张而已!”

    见李元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心动的样子,一丝弱不可察的异芒在此女眼中一闪而过,紧接着拿起另外一个锦盒揭开了封盖。

    另外一个盒内也放着一张符?,不过其色暗黄,一副古旧之像,其上篆刻着繁复的符文,散发着强烈的灵力波动。

    见李元露出眼馋之色,女修发出一声人心魄的媚低笑,拿着锦盒走到了李元的侧,俯腰低首向李元继续介绍起盒内之物,也许是太过专心,俯腰之时露出了前白花花的一片腻软。

    “此符名叫‘隐形符’,”见李元的眼睛发直,此女的语调越发的酥软了起来,“这‘隐形符’也是极为珍稀之物,利用此符隐形之后,连神念气息也全然隐匿,元婴期以下的修士根本不可能靠神念探测出来,实在是偷袭逃遁的最佳臂助,大哥,这两种符可合您的心意?”

    “售价几何?各有几张?”听得这两种符?如此神妙的功效,李元大为心动,接着女修的话茬赶紧问道。

    见李元询价,女修抚假作沉吟一番才嫣然一笑,樱桃小口内报出了一个骇人的价码,“传送符只有三张,每张最少八千晶石,隐形符倒有五张,每张最少三千晶石!”

    此女一笑倾城,仿佛百花齐放一般绽放在李元的眼前,看着李元眼中露出迷茫之色,一丝诡异的笑容从女修的嘴角悄然而现。

    李元却茫然不知早在掏出那七千晶石的时候便已惹起此女的觊觎之心,见李元怀巨金,此女在领李元上之时便已利用腰肢的扭摆暗自施展出了狐媚之技。

    在最后这一笑中更是将魅惑之技施展到了极致,意图趁李元迷意乱之际将这几张符?卖出一个天价来,不过此女心中也是暗自嘀咕,这五张符总值达到了三万九千晶石,却不知此人囊中是否有这么多的晶石,如果没有的话却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了。

    李元从来没有见识过魅惑之技,在此女钩织的魅惑氛围中不知不觉陷了进去,在最后一笑之时更是出现了瞬时的迟钝,不过,李元的元神之力是何等的强悍,仅仅是稍一迷茫便瞬时清醒了过来。

    “好,我全要了!”

    听得此语,连一旁压阵的老妪也露出了激动的神色,负责销售的女修更是面带潮,激动不已。这种激动的心却无掺假,这些符?虽然珍贵,但其实际价值却连两万晶石也不到,如今卖出翻倍的高价,无异于白得两万晶石,自己的奖励也会可观之极,一想到大把的晶石到手,此女再也不保持不了淡定的心境,眼中露出了火的光芒。

    “三张‘无定向传送符’、五张‘隐形符’,本人最多只给两万晶石,多一块也不要!”李元清醒过来后立时看穿了此女的诡计。不过这两种符?的确是保命之物,为自己的逃亡之路凭空多出几分保障,李元不愿与此店闹僵,咽下心中的怒火后开出了这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码。

    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容,李元双眼直视着老妪,眼神清澈明亮,哪有丝毫心智被迷的样子,而且李元直视老妪也是大有深意,快别装了,你就是主事之人,你的底牌俺早已知晓!

    静,绝对的安静!

    见到李元嘴角掠过的嘲笑,女修的脸色立时惨白了起来,眼中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一个凝气期的小修士,不仅看出了一个筑基修士的实力,更是轻而易举破除了自己的魅惑之术,凝气期的修士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

    被李元直视,一旁压阵的老妪也是震惊之极,大有深意的看了李元一眼后便向一旁的女修轻微的点了点头。

    伎俩被拆穿后,主持售卖的女修自是羞怒交加,尽管心有未甘,但是在老妪凌厉的眼神下不得不拍板宣告成交。不过,虽然大大的丢了脸面,但是今终归一次卖出了价值三万的符?,在接过李元抛来的两万晶石后,此女不自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看着李元远去的背影,老妪的脸色逐渐转厉,“老再次重申一下,你那凝气期的媚功以后还是少用为妙,今天这人虽然表面上是一个凝气期的修士,但是其神念之力隐隐压制于我,照我估计,此人最少也有着筑基后期的实力,要不是老在旁牵制,恐怕你今难逃法力反噬之厄!”

    老妪平时对此女照顾甚多,自然不会虚言恫吓,听得老妪之言,一层冷汗瞬时汗湿了女修的衣服,修真界中藏龙卧虎之辈真是太多,自己今行事的确太过孟浪,如果那人神念反击的话,想必自己已被法力反噬变成了癫狂之人,如果此人再外出扬言,福禄双至的名声也会受到极大的损伤。

    十全坊中严私斗,李元倒不担心老妪敢在坊中闹事,将八张符?收入囊中后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符?双至’,虽然交易的过程惹起了李元的怒火,但是此行的收获却让李元非常满意。

    十全坊方圆千里,坊中的店铺少说也有数千家之多,足足耗费了李元半个月的时间才将商铺走完了三停中的两停。在这半个月中,李元每里变幻形象,将储物袋中无用的法器与灵器悄悄处理给一些私人的商铺,虽然卖出的价格远远低于实际价值,但在售卖了百件之后,李元囊中进账任然达到了十数万晶石,这还是李元唯恐泄露行迹,不敢将得自仙盟使者的高阶物品予以处理的结果。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