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 计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 )    使者五指齐张,牢牢的将李元的头颅抓在了手心,以其指力的强劲,轻易间便能将之捏碎,心神便略略放松下来。此时,李元筑基后期的元神之力全力反击,瞬间便已破开了使者的神念锢,趁其心神大变之时悍然发动了反击。

    实力相差巨大,李元半吊子的雷属法力恐怕不能对使者构成威胁,如此近的距离下,唯有配合上莽牛劲的强大武力才能带给绿衣使者最大的伤害。

    机不可失,趁着使者心神震动之时,李元运起莽牛劲一拳击在了使者的膛之上,瞬间便击破了使者布下的防御护罩,结结实实的轰在了使者的膛之上。李元高臂长,一拳狠狠的击入了使者的腔之中,前的内股全数被击断深深的插入了使者的内脏之中,整个腔都凹陷了下去。

    察觉异常之时,使者下意识的收紧五指便捏碎李元的头颅,却不料手中之物便如精铁一般坚硬之极,尽管手指捏的生疼,但手中的头颅却无丝毫破裂的迹象。

    两下力量一僵持,李元这一拳便击得分外结实,被数万钧重拳击中,以使者筑基后期的体强度也是抵抗不住,被一拳击得脱手倒飞而回,尚在空中之时便已喷出了数口鲜血,其间夹杂着大片的内脏碎片。

    如果未曾小心的布下那一层防御护罩的话,就此一拳便能穿心而过将之瞬杀,不过使者的也是强悍之极,换做他人早就被如此重拳击得碎人亡,此人虽然被击得腔凹陷,但是却在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心脏要害。

    一般金丹期以下的修士们对法力的控制都还属于最初期的境界,并不能完全自如的控制体内法力的逸散,因此很容易被人看出其法力境界来。

    使者一边飞退一边懊悔不已,自己跟踪李元多,早已发现了李元的法力水平仅仅是凝气初期而已,而且还得靠那只猴子的携带才能御空飞行,更是坚定了使者对李元实力的判断。

    正施展抽魂之术,李元却瞬间爆发出的筑基后期的元神之力破开了自己的神念锢发动了反击,使者瞬息之间已在鬼门关上游走了一番,心中自是后怕不已。

    被眼前这个看起来淳朴之极的青年给暗算后,使者当即将全法力凝成一面坚实的盾牌挡在了前,一路飞退之际更有无数的地刺自地底猛然刺出。

    使者一土属法力早已浑厚之极,这些地刺乃是使者习练的最基本的地突之术,对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根本够不成丝毫的威胁,不过施展此术耗时最短,此际施展开来虽然并不能伤及敌人,但是略做阻拦却是毫无问题。

    同为筑基后期的修士,使者受重伤的况下唯有保命逃遁才是正途,李元被地突刺所阻,两人间的距离已渐渐拉开。使者上黄芒一闪便施展出别的神通来,正在此时,使者却猛然觉得后心一痛,骇然看见一截毛茸茸的手臂从自己的前伸了出来。

    此臂不类人手,尖尖的指爪间还抓着一颗兀自砰然跳动的血红心脏,大股的鲜血自心脏上粗大的血管暴涌而出,三五次跳动之后便急剧萎缩了下去。使者死死看向自己的心脏,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心脏停跳之后,使者眼中也立时失去了神光。

    此番袭杀堪称完美,行动前后都是李元一手策划,第一次主动袭杀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让李元的血顿时沸腾了起来,丝毫不介意小不点手中污秽的鲜血,抬起手掌与小不点血淋淋的后抓狠狠的击掌相庆。

    李元修炼以来,所遇敌人的实力大都比自己高出甚多,一直以来只有被动反抗求存的份,此际主动布下杀阵伏杀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却是李元利用自己的智慧全盘布置而成,其间对人心的把握及反击时机的把握都是相当的精准。轻易袭杀此人之后,李元的信心大增,看来筑基后期的修士也并不是不败金,只要寻得他们的弱点也不是没有击杀的机会的。

    李元正摘除使者腰间的储物袋远离之时,猛然间神色一动,迅速向小不点作出神念传音后便收束起神念仰天栽倒在地,倒地之前更是将自己的储物袋抛在了绿衣使者旁的血泊之中,唯余装着倩芸的灵兽袋被自己紧紧压在了下。

    听罢李元的吩咐,小不点也趁着匿形神通尚未消去之时赶紧洗净了手臂上的血迹,但见水珠四散中,水滴组成的兽爪瞬间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李元故技重施倒在地上,更是夸张之极的将头脸都埋入了沙土之中,所幸怀有内息之术,在此法全力运行之后,李元大部分的生机便已内蕴体中,短时间内不再需要外部的呼吸。

    刚刚栽倒在地,李元似乎觉得不太妥当,当即又翻呈仰躺之势,更是取了一颗药丸吞入肚中,此药正是千幻丹是也,被李元嚼碎咽入腹中后立时便发作起来,随手一摸脸庞瞬间变成了一三十来岁的陌生脸孔,为了掩饰眼中的精光,李元将双眼也紧闭了起来。

    小不点刚刚消失不久,一道强大的神念便自此处一扫而过,扫过使者的尸时,神念如有所觉,瞬时锁定了此处,李元收束神念却不敢有丝毫的反探。

    神念之力在李元上徘徊了一番后立时消失得无踪无影,仿佛对此间事再无兴趣一般。

    山谷之间静寂空旷,连山风过,蛇虫爬行的声音都清楚的传入了李元的耳中,但是足足等了半刻钟都未听到来者的脚步声。

    “欧阳兄,此人气息若有若无,咱们再不施救可就真的回天乏术了!”一把温柔的声音猛然在李元后响了起来,此音绵软,虽然明显是男人的声线,但其语调比女儿家的嗔还要?上三分,十足一个娘娘腔。

    “想不到咱俩晚来一步屠兄便已殒落此间,以屠兄地遁术的神妙都被妖猴所察觉,看来这只妖猴的实力比屠兄报上说的还要厉害数分啊!”被称为欧阳兄的修士自顾自的开口说道,并未理会娘娘腔的话题。

    “此处并无太剧烈的打斗,唯有屠道友的地突术造成了地表的损坏,而且前心后背都受到了穿刺型的攻击,显然是受到了前后的夹击,背后的伤口平滑,且孔径较小,显然是伤在兽爪之中;而前尽碎,大概是被那小子重拳所伤,能够击碎屠道友的防御,最少也得有筑基初期的实力方可,看来屠道友对那小子的实力判断并不是特别准确啊!”娘娘腔显然也是心思慎密之人,一番分析居然说得头头是道,听得李元暗暗心惊,早已打消了袭杀使者后产生的一丝自满之意。

    “以屠道友的谨慎,绝对不可能将自己置于腹背受敌的险境,而且被袭之后仅有余暇发出低级的地突自保,显然是受到了偷袭所致,说不定那小子隐藏实力先行偷袭,而屠道友猝不及防下重伤后退,却正好被隐藏其后的妖猴前后夹击袭杀,看来逃走的那人类修士一定擅长偷袭之术!”欧阳修士的一番分析丝丝入扣,直听得李元心中发凉,这些筑基期的修士们行走世上早逾百年,从打斗的一些蛛丝马迹便已大致推测出了事实的真相,其心思的慎密果然不是自己这等毛头小子可以比拟的。

    李元心中庆幸不已,亏得自己临时起意改变形貌仰面朝天而倒,如果仍然如先前一般将头脸隐藏土中却是更易引起这两个修士的怀疑,如被两人借势偷袭就更是弄巧成拙了。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