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章 炫富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 )    自打跟随百了修炼以来,李元迭遇强敌,大都是靠着自己的强悍与小不点的偷袭才躲过了无数的杀之险,实力太过低微,一不留神便有殒命的危险。

    李元的雷电法力还没有太大的威力,只有强悍的**与变态的元神之力还值得一提,而小不点修习金刚化元诀唯独对金刚之体这一神通有独钟,其他的法力神通却是稀松平常。但是小不点的匿形与破两项天赋神通却是逆天之极,小不点凭此神通曾屡伤数名高阶修士,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李元深知唯有最大程度的发挥出小不点的这两种天赋神通才能在仙盟的追杀下留有一丝生机。

    多番试探都无法引出后跟踪之人,李元也是忧心不已,以自己筑基后期的神念都未能发现此人的行踪,想必跟踪者一法力神通也是非同小可,不过此人跟踪多都未发动攻击,显然是在召唤帮手而已,单此一人都未必是其对手,如果后援来到的话自己与小不点更是死路一条。

    李元在南郑用毒击杀绿衣使者后,自然将此人的储物袋收入了囊中,李元过手的储物袋早已超过了三位数,但还是为绿衣人储物袋内丰富的收藏而惊骇不已。

    不愧是仙盟的巡天使者,上的储物袋居然达到了三个之多,每个袋子都已装得满满当当,其中一个储物袋内光是中品晶石便有两千余块,而下品晶石更是塞满了储物袋内其他的空间,根本不知具体的数量。这些晶石乃是郑国矿工数十年间开采积攒而得,是新皇即位之时贡献给仙盟的供奉,却没想到使者未及回盟复命便已落入了李元的手中。

    余下一个储物袋中装满了衣服杂物,零零散散不一而足,大抵都是一些平素生活之用,李元择其有用之物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袋中,余下别无全数埋入了三丈深的地底之中。

    另外一个储物袋内也堆积着众多的晶石,大都是一些中品晶石,下品晶石不足百块,显然是此人多年的私人积累,想必利用职务之便,此人将私人所有的下品晶石都换做了中品晶石。

    除了这些晶石之外,使者的储物袋内还有数十枚玉简,全都是一些木属法术的修炼功法,另外几枚玉简记载的却是一些阵法、符?,炼丹控尸等旁门杂术,对李元却没有太大的作用,除了几把上品灵器外,李元还发现了数把下品的法器。法器自不多说,单单这些上品灵器都散发出强大的灵力波动,拿到坊市之上都能卖出惊人的价钱来。

    数番试探都未引出尾随之人,李元心中暗生一计,每次休息之时都炫宝一般自储物袋内取出各色法器灵器轮番擦拭一番,不仅如此,李元还将金火属的五行晶石当做糖豆一般不时向小不点嘴中抛上一颗,晚上露宿山涧之时还取出上百枚玉简扔在地上与小不点玩起了世俗间的一种棋战游戏。

    李元的炫富彻底的刺激了暗中尾随之人,在数百枚玉简‘唰’的一声抛在地面之时,两个人感觉到暗处传来了强烈的神念波动,如果耳力再好一些的话大概还能听到唾沫吞咽之音。

    贪婪永远是人中最大的弱点,即使高高在上的修士们也无可避免。一块块晶光闪闪的五行晶石自然让暗中尾随的绿意使者眼不已,满地的玉简功法更是让使者的双眼彻底的疯狂了起来。

    李元忧心不已,使者却更是心急火燎,唤的讯号发出了五天了,想必同队之人也即将赶到,到时候联手袭杀两人后再数人平分这些晶石、法器与玉简却又怎及一人独得更有快感呢。

    自小不点离开之后,李元一直将元神之力收束起来,连使者何时来到后也不知道,如此行事自然是冒险之极,不过为了引出使者来,再冒险的事李元也要赌上一赌,自**强悍之极,想必即使偷袭自己也不会被瞬杀。

    探测到小不点离开之后,隐藏暗处的绿衣使者便迫不及待的跳将了出来,先行搞掉这个凝气期的小修士,将那几个储物袋先行一步抢在手中才是正理,等队友到来后再联手击杀这只猴子,成功追踪到一人一猴之后自己已然是大功一件,在围杀猴子时却不需太过拼命。

    如愿引得使者现,并且搞清楚了如此快捷追来的原因后,李元嘴角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来,使者并不清楚小不点怀匿形神通,虽然神念大展提防着金猴的归来,但是却丝毫也没有发现小不点早已去而复返大摇大摆的掩到了此人的后。

    多逃亡之下,李元心中早就憋屈不已,见使者已然踏入了自己的埋伏还不自知,居然妄自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李元顽心大起,向小不点微不可觉的摇了摇头后才开口说道,“道友,实不相瞒,这只猴子的来头太大,在下实在是不便明言!”

    “小子,别刷花招啊,什么名言不明言的,你要再拖延时间,小心本使辣手无啊!”使者小小的眼睛一瞪,立时换上了一副狞恶的表

    “这只猴子乃是我家祖师豢养的一只灵兽而已...”

    “你家祖师?你家祖师是谁?”听得李元之言,绿衣人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连声追问了起来。

    见绿衣使者追问,李元心中也是叫苦不迭,为了玩弄使者自己随便杜撰了一个祖师出来,小不点已经展露了筑基后期的实力,作为主人的祖师最少也得有着金丹后期的实力,可惜任凭李元想破脑袋一时间也想不出一位金丹后期的名字来。

    见李元眼珠骨碌碌乱转,使者眉头一皱厉声喝道,“小子,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回答老夫的问题,休想虚言诓骗老夫!”

    见绿衣使者一本正经的呵斥自己,李元的笑意越发的灿烂了,“不是我不想说啊,实在是我家祖师下有严命,止门人弟子拿他的名头吓唬别人,既然道友非要知道,那在下就直言相告了!”被无奈,李元心中有了计较,当即搬了一个猛人出来,且看使者如何处理,“我家祖师便是红云仙子是也!”

    “红云仙子?元婴修士红云仙子!”听得李元之言,绿衣使者悚然动容,眼中闪过惊惧的神色,看在李元的眼中却是快意之极。

    使者惊恐之色一闪即逝,死板的面容上出现了暴怒的神,“谁不知红云仙子的灵宠乃是上古灵禽鹤首金鹏,何时有过猴子灵宠,再说了,既然是你的祖师,你可知道仙子居何处,修炼何法?”

    见李元张口结舌不能作答,使者怒极反笑:“哈哈哈哈,小子,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一再挑战老夫的耐心,老夫就让你尝尝抽魂炼魄的滋味!”

    被李元连番愚弄,使者的心中早已是愤怒之极,当即一催神念将李元锢起来,张开蒲扇一般巨大的手掌向李元的脑门狠狠的抓了下去。

    使者自恃元神之力强大无比,仅仅靠着元神的威压便已将李元锢了起来,在前略微布下一层防御后便大大咧咧的向李元抓了过去,粗大的手掌瞬时抓在了李元的脑门之上。

    一层暗褐色的光芒一闪,使者一声狞笑正施展法力抽取李元的魂魄之时,却骇然发现李元居然对自己眨了一下眼睛,嘴角的一丝笑意显得越发的诡异了。

    看着李元诡异的笑容,使者却如同被雷霆击中了一般呆上了一呆,在自己元神威压之下此人居然...居然满面笑意的向自己眨了眨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