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零章 尾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 )    所谓的燃灵寄魄,其实是属于一种鬼道功法,此法邪恶之极,除非有着深仇大恨,一般的修士都不会轻易施展此术。

    施展燃灵寄魄的法术术之后,施术者的灵魂将会燃烧殆尽,从而形神俱灭而永无轮回之机。燃烧灵魂之后,施术者能够将自己的三分魂魄化为无形的魂魄攻击,此种攻击无形无相,物理攻击与一般的法术攻击都对其毫无办法,侵入受术者的体内后有一定的几率取代本体的灵魂而主宰受术者的体,其功效与修真界中的夺舍有几分相似。

    夺舍之术施展的门槛过高,只有达到元婴期后元神凝结实体才有施展的资格,夺舍成功之后立时便能控所夺舍的躯体,只要神念之力比所夺舍的躯体强上一阶就能夺舍。比如元婴后期的修士可以夺舍元婴中期的躯体,而元婴中期的修士可以夺舍元婴初期的躯体,因此,元婴后期的修士最多夺舍三次,其实力就会降到金丹期从而失去再次夺舍的资格。

    夺舍乃逆天之事,夺舍之后不仅会实力大降到比所夺躯体的实力还要低上一些,还有一些躯体排斥灵魂反噬等危险。而燃灵寄魄之术却只能通过燃烧灵魂的方法将自己的灵魂压缩至平素三成左右寄生于凡人的躯体,修士们的神念之力已经远超常人,这一丝残魂侵入之后也只能白白当了别人灵魂的养分。

    残魂侵入之后,靠逐渐蚕食宿主的魂魄壮大自,经过五年的滋润之后便会苏醒过来,从而主宰所寄生的躯体,便如重生了一般。如果寄生之躯体死亡的话,这一缕魂魄自然也就烟消云散。

    当然了,也不是没有意外产生,如果宿主的灵魂足够强大抵抗住了残魂的吞噬的话,这一缕魂魄反而会被宿主的魂魄吞噬,从而壮大宿主的灵魂,为其带来天大的好处。不过修士们的魂魄强大无比,虽然仅存三成魂魄,但其强大程度也远远超过一般的世俗凡人,被凡人魂魄反噬的几率小之又小。

    一想到倩芸醒来之后没准将会变成陌生之人,李元的心中便惆怅不已,燃灵寄魄之术属于木鬼道之术,世上懂得此术之人少之又少,李元也是束手无策烦恼之极。

    将倩芸搂在怀中低语一番之后,李元狠狠心将其重新收回了灵兽袋中,失去了自主意识之后倩芸便如寻常的物体一般收放自如。将倩芸小心翼翼的放在灵兽袋内的巨型兽卵之旁,李元与小不点再次踏上了逃亡的征程。

    此时早已离开了大郑的边境,一人一猴已经深入了西戎之国,西戎国内群山累累,为了掩饰行藏,李元与小不点不敢高飞,如飞一般自林木之间穿行前进,一路风餐露宿,又过了半个月后才穿越了西戎进入了一处连绵不绝的巨大山脉之中。

    从逃亡的时间算起来,李元离开大郑已经二十余,行走的路程早已超过了两万余里,想必仙盟的修士已经抵达大郑查明了自己的份。不过即便这些追兵没有被自己布下的疑阵所惑而衔尾追击而来,想要追上自己最少还得二十左右,想到此处,李元稍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虽然体之强悍程度远超普通修士,但是连续二十余毫不停歇的逃亡还是让李元的精神与**都感觉疲惫之极。当下就着清冽的山泉清洗了一番后便寻得一处凹陷的山窝打坐休息了起来。

    有五行晶石补充法力,小不点倒并无疲乏之态,吸收大量的晶石之后,小不点的法力居然又长进了丝毫。看万卷书书不如行千里路,不断的长途飞行之后,小不点对御空之术有了一些心得,参照着金刚化元诀的功法细细的体会了起来。

    金刚化元诀乃是一本凝气期修士适用的功法,记载的御空飞行之术并不是特别的神妙,其他神通对已迈入筑基初期的小不点却没有太大的价值,唯有一门金刚之体拥有着强大的威力还值得小不点细细的钻研。

    元神之力先行一步达到筑基后期的境界,稍一凝神便彻底进入了一片空灵之中,体内的青色法力便自发的运转起来。世上并没有雷属法力的修炼法诀,李元不知道应该如何驱使法力在体内运转达到修炼的目的,只得任凭这些青色的气体在体内随意乱窜而行。

    一边享受着心神无限扩大带来的舒畅感觉,一边放纵法力在体内胡乱游走,李元却不知这种胡乱修炼的后果是多么的可怕。人体之内的经脉道坚韧之极,乃是储存运行法力的主要通道,如果法力不按正确的路线运行而胡乱窜入脆弱的经脉或者倒灌流入嫩的肺腑与细胞之后,这些器官立时就会被法力撑爆,轻则走火入魔受重伤,严重之时却是能瞬时爆体而亡。

    修炼淬玉诀,也就是真正的玄甲傀尸录后,李元全的经脉、肌、骨骼及内腑都得到了高强度的锻炼,其坚韧自非普通修士可以比拟,尽管如此,在法力侵入肌细胞之后仍然被撑得酸痛不已,好在李元仅仅是凝气初期的水平,否则早就被撑得爆裂而亡了。

    **的疼痛根本不可能影响到李元的心境,多的奔波劳累之后,元神之力全力展开之后更是带给李元一种空明的感觉,只觉得天地变得更加的清澈动人,连空气中游离的元力都仿佛能清楚的看到一般。

    虽然外界天色已然全黑,但是方圆数里之内的一切景物却色彩分明的呈现在李元的脑海之中,李元不知不觉的沉浸到裂神诀修炼的意境之中。

    最近数年行走在行伍宫廷之中,李元经历了太多世俗间的喜怒哀乐,整个人的心境早就发生了蜕变一般,更是在这荒山打坐之时将这些年的心路历程给沉淀了一番,多年的经历一幕幕从眼前交错闪过,李元的元神之力在不知不觉间快速的增长了起来。

    修炼无月,长夜很快便已过去,东方天际露出的一丝金光惊醒了李元,睁开眼来,只觉得神清气爽,全的疲劳居然一扫而空,连元神之力都略有增长的样子,凝视着远方的朝阳,李元感觉因多的悲哀与愤怒仿佛全数被抛下了一般,体内洋溢着勃勃生机,便如获得了新生一般。

    刚刚展了一个懒腰之时,李元心中猛生警兆,全的汗毛立时倒竖了起来,仿佛有一道冷的目光在远方窥视自己一般,当即展开神念四下探测而去,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难道是自己疑心生暗鬼,或者是某种妖兽在窥伺自己?李元摇摇头自嘲的笑了起来。看来,仙盟势力过于强大,自己下意识的已经产生了恐惧的心理,这才处处草木皆兵。

    全体力恢复之后,李元招呼上小不点继续向西急速而行,与金刚化元诀中的御空术印证之后,小不点飞行之术越来越纯熟,不管是持续飞行能力还是飞行的速度都得到了大幅的提高,一路之上被小不点带携而行倒省却了李元不少的脚力。

    自从心中出现警兆之后,李元心中始终不能释然,一人一猴且行且飞交替而行,平素里小不点带携李元御空飞行,当其法力枯竭之时便由李元肩负而行,自行呆在李元肩头吸取晶石中的元力补充法力,就这样夜奔行了五天五夜,却又前行了将近万里之远,周遭山势越来越低,眼看数之内便能走出此片庞大的山脉。

    一路行去,李元心中警兆频起,总是感觉后有一道窥伺的眼神不时向自己探视而来,李元展开神念数番探查都未发现有丝毫的异常。元神之力达到炼神还虚之后,李元的直觉比起普通之人却是强了百倍不止,既然多次感觉有人尾随着自己,李元心中便已警觉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