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七章 仙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 )    使者金猴一爪斩为了两截,此人也是极为狠厉之人,虽然疼得脸色惨白,但是剧痛之下居然哼也未曾哼上一声。李元好不停歇的释放雷电法力,电花早已布满了地面,使者摔倒之时,无数电花趁着使者防御湮灭之际钻入了其肚腹之中,此人便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

    皇帝死的消息传开后皇宫中立刻大乱起来,各人奔走逃命,连太后的喝止都起不了任何作用。小不点与使者早已将战场移到华清宫外,感受着地皮的震动与华清宫的晃动,惊天的巨响立更不时从外传来,赴宴的仕女们立时惶恐了起来。

    仕女们一改平素柔的模样,疯狂的向门外狂挤而去,要不是绿萼公主拼死护住,太后都差点被仕女们挤倒在地。见得外小山一般高大的巨怪,仕女们骇得花容失色尖叫着四下奔去,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使者已经断为两截的躯体。

    见使者受伤倒地,小不点的巨爪和着李元的闪电全力向使者狂攻了过去,要将其一举击杀之。

    “慢着!你们不能杀我!”正痛下杀手之际,李元与小不点的脑海内同时响起了使者的神念传音,此时皇宫大乱,吵杂喧闹爆裂之声乱成一团,只有神念传音才能清楚的传达出自己的意思。

    “我是仙盟的巡天使者,此行乃是完成仙盟的任务而来,如果你们杀了我,我留在仙盟内的命牌就会立即破碎,以仙盟强大的实力自然能轻易查出你们,仙盟绝对不会坐视巡查使者被杀,肯定会不死不休的追杀你们的!”见小不点与李元露出迟疑之色,使者赶紧解释道。

    “仙盟是什么东西,小爷我没有听过,如果没有你的阻拦,我的父母就不会沦落到惨死当场的境地,废话少说,今里必定要用你的命祭奠我父母的在天之灵!”李元从未听过什么仙盟的名称,抬起手来便继续攻击。

    见李元坚持要为父母报仇,使者慌忙解释:“且慢动手,看来道友并不清楚仙盟的质,让我大致介绍一二你再决定是否动手可好?”被腰斩之后,使者的已经是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再不敢以筑基中期的份而自矜,面对法力水平比自己低上一阶的李元也不得不以礼待之。

    “修士们的神通太过庞大,挥手间便能夺取成千上万的生命,有那高阶修士更是能够瞬间毁灭一座城池,掌握的力量是凡人根本无法抗衡的,如果都肆意妄为的参与世俗之事,恐怕全大陆的凡人早就被屠杀殆尽。”见李元被自己话语所吸引,使者悄无声息的运转法力,止住了仍在狂喷的鲜血。

    使者修习的木属法力素来就有生命法力之称,在疗伤祛病上有着神奇的效力,法力运转之下使者的伤口悄然恢复着,“每一名修士都选拔自人类国度,如果人类被屠杀殆尽之后,整个修真界都将成为无源之水。为了人类社会的正常发展,自古以来便流传下了一道铁规‘修士制参与世俗之事!’,为了此规定的顺利执行,修真界中最大的几个门派专门组成了一个名叫‘仙盟’的同盟,专职负责处理修真界与世俗间的事物。”

    “看来这个仙盟的势力还大的嘛,道友既然为仙盟的巡天使者?却不知这个仙盟到底在什么地方?”李元首次听得此等秘闻,当即开口问道。

    见李元见问,使者将紧张的心又稍稍放下了三分,在李元说道巡天使者之时,此人面上不露出了一丝自豪的神来,“仙盟在咱们修真界拥有着超然的地位,所处之地在咱们修真界自然算不上什么太大的秘密。”

    “咱们大陆之上有十处绝地,素来被称为十绝之地,这十处绝地都是凶险万分之处,连高阶的修士都不敢轻易涉足其中,仙盟便修建在东木大森林附近的一处绝地之中,进出仙盟都必须持有令牌通过特殊的阵法传送才行!”见李元听得入神,使者加快了伤口的恢复速度。

    “仙盟每十年都会召开一次使者选拔大赛,所有筑基期以上的修士都可以参加,如果通过选拔之后便能成为仙盟的各级使者,我们巡天使者一般都是由筑基期修士担任,乃是最为低级的一类使者,素来负责与人类皇室之间的接触。巡天使者之上还有执法使者,这些使者们最少都拥有着筑基后期的实力,其中还有众多的金丹期修士,再上面还有仙盟的各级长老,不过长老们的实力却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不过听说最低的也有着金丹大成的实力。”为了拖延恢复的时间,使者将仙盟的老底都给抖露了出来。

    听得仙盟的实力后,李元不倒抽了一口凉气,长老们最低都是金丹大成的实力,金丹大成便是元婴,那么仙盟之主却又是什么实力?根据百了真人的介绍,修真界元婴期修士大都仅仅存在于传说中而已,想不到仙盟之中的元婴修士便不止一位的样子。

    见李元露出惊骇的模样,使者大为满意,趁打铁的说道,“如果有修士妄自干涉世俗之事,仙盟自会派出执法使者将其灭杀。本使乃巡天使者,此次前来便是为此间帝皇颁布仙盟任命而来,今之事是在是误会,区区一个凡人帝王死自死了,自不当紧,本使就当没有看见不会将两位的况禀报上去的,至于令尊令堂却不是死于本人之手,但是本人也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自然会大大补报道友,为了表示诚意,这两个储物袋本人先物归原主,咱们修真之士早已斩断了尘缘,道友还是节哀为是。”

    使者言毕,一招手自断裂的另外一截躯体上取回了储物袋,略带不舍的抛还给了李元。

    李元一手将储物袋捞在手中,神念顺利的侵入了袋内,看来使者尚未来得及对储物袋与灵兽袋滴血认主。这两个储物袋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炼制而成,浸泡在血泊之中,居然没有沾染丝毫的鲜血。

    见李元不动声色的将储物袋系在了腰间,使者稍稍放下了心来,此时伤口处已经恢复了七成的生机,体内的法力也恢复了几分,如果李元罢手的话使者有信心将下半截残躯完好无损的接续上去。如果李元要强行动手的话,使者拼着元气大伤施展出数种秘术也有九成的把握逃脱命。

    “既然道友如此言语,那是最好不过了,说实话,仙盟这么强大,根本不是咱们普通修士可以抗衡的,今之事还请道友替本人多加保密为是!”听得使者所言,李元略事思索好开口回道。

    听得李元的回答,使者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连声回道,“那是,那是,本使一定会守口如瓶的,咱们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好朋友了,肯定不会出卖道友的!”

    “那是当然,有了道友的照拂,本人想去仙盟中逛逛也不是没有机会的,道友伤得如此厉害,本人囊中有一瓶疗伤圣药,道友但用无妨!”李元言毕,随手摸出一瓶白色的玉瓶向使者抛了过去。

    使者神念一动下,从手心中猛然彪出一根翠绿的蔓藤谨慎的将玉瓶卷在了藤上,蔓藤仿佛使者手臂的延伸一般灵巧之极的打开了玉瓶的瓶塞,但见一股淡淡的黑烟从瓶口冒出,一股闻之呕的恶臭立时从瓶中传了出来。

    闻得恶臭之味,使者脸色大变,正甩手将玉瓶甩出之际,却听得叮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玉瓶已然爆裂开来,一股浓稠的黑色液体顿时滴落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