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章 被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为了确保李坤的安全,李元将大部分的元神之力都压迫在了都统的上,却不料脚下居然突兀的长出了数十条条粗若儿臂的藤蔓来。

    这些藤蔓破土而出,瞬息间便已将李元缠了个结结实实。尽管李元双臂有数万斤之力,但是这些藤蔓却都坚韧异常,任凭其如何用力也逃不出藤蔓的束缚,藤蔓越缠越多,竟然形成了一个藤蔓编制的囚笼,牢牢的将李元围在了中间。

    都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见李元无缘无故被这些奇怪的藤蔓给捆缚了起来,哪还不知道己方强援到来,狂喜之下才猛然觉得自己裆内濡湿一片。

    见李元无论如何挣扎也逃不脱藤蔓之缚,都统心中大定,恼羞成怒下,都统挥刀便向李坤砍了过去。

    “不要!”见都统全力向父亲脖颈砍去,李元不发出撕心裂肺的大喊之声。喊声未了,却见父亲花白的头颅已然和着一腔血远远抛飞开去。

    “不!”一声惨嚎,全的雷电法力再次不受控制的从藤蔓的缝隙内狂而出。雷电形成的电光威力极为巨大,十数根藤蔓立时冒出了青烟,隐隐有折断的痕迹。

    这些藤蔓自是化为树形的使者所发,见李元将大部分的元神之力压迫在了都统的上,此时正是李元心神最为松懈之时,使者当即一催法诀,全的木属法力运转下化作了有形的藤蔓将李元紧紧的束缚了起来。

    见十数根藤蔓受损,使者一催法力,当即涌出了更多的藤蔓将李元捆缚起来,将李元厚厚的包围了起来,便如同一个巨大的藤蔓之球一般。李元的视线早已被藤蔓遮住,但是神念探查之下,却发现母亲黄氏的头颅也被都统一刀斩飞了开去。

    双亲殒命,李元心头如被巨锤狂击一般,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气急攻心下竟然气得昏死了过去。

    此番交手下,使者发现李元的确是外强中干,虽然元神之力比自己还要高上一筹,但是其法力却弱小的可怜。见李元停止了挣扎,使者当即变回了人形,凌空飞到了李元之处。

    见到一棵大树猛然幻化成了一个人的模样,在场众人无不惊恐万分,还以为妖魔临世,连那些仍然呕吐不已之人都瞪大了双眼。

    使者随手撤去了部分法力,露出了李元的体来,使者接连数道法力打入了李元的体内,顿时封印了李元全各处的关节。

    法力打入李元体内,使者也不为李元的强悍吃惊不已,要知道,使者本乃是修习木属的法力,其施放的蔓藤之术更是木属法力中极为有名的一招,名叫甲木囚笼,乃是利用木属法力的强力生机幻化成实体一般的植物进行缠绕攻击。

    这些植物都是坚韧异常之物,而且自还有着强力的自我修复能力,根据幻化植物种类不同还另有妙用,比如使者法力幻化的藤蔓之上便遍布着锋利的倒刺,这些倒刺刺入敌方体内之后还能产生麻痹的作用。

    在封印着李元后,使者却骇然发现李元全上下居然连一丝伤痕都没有,其皮肤肌显然比自己法力幻化出的倒刺还要坚硬几分。

    封印住李元后,使者随手便将李元的储物袋与灵兽袋塞入了自己的怀中,随即提着李元御空飞速向内宫飞了过去。

    “太后,不好了!”一名内侍急匆匆的闯进了华清宫,伏地大声禀报。

    “什么不好了,如此慌乱,成何体统!”见宫中欢乐的气氛突然被此人打断,太后柳眉一竖,作色厉喝道。

    “太..太后,”见太后发怒,内侍不口吃起来,“张,...张博张大人府上走水了!”

    “当啷!”一声猛然响起,听得内侍之言,倩芸大惊之下立时站立了起来,裙裾带倒了桌上的银碗,不过倩芸素知太后威严,虽然心急府中安危,但是在太后没有开口前却不敢贸然发问。

    太后凤目中寒光一闪,扭头转向倩芸,柔声说道,“倩芸不必慌张,咱们皇城中卫城防众多,即使府上走水也能及时扑灭,这样吧,咱们也不打扰各位姐妹的雅兴,且让内官扶你到静心中稍事休息,如果有什么况,本宫一定会及时通知于你。”

    心慌意乱下,倩芸自知不合适留在此处欢饮,当即向太后施礼告退,李贞心忧倩芸,当即也向太后施礼告辞,陪着倩芸向静心而去。

    静心位于明德与华清宫的中间,两人由内官领着一路左转右折,足足一刻钟后才赶到了静心

    静心中的陈设极为简单,唯有一张檀木大案与数条长凳而已,中燃放着数根莲华之香,香气淡雅怡人,和着檀香之气,闻之不自的平心静气起来。

    中甚为空旷,俩人随便挑了一条长凳坐了下来,倩芸心忧府中况,神色间自是焦躁之极,李贞不得不在一旁殷殷劝解了起来。

    两女喁喁低语,片晌之后便听得静心外传来了说话之声,听声音乃是数名男子,脚步声渐渐临近。俩人都未出阁,不便见那陌生男子,不过四处张望一番都找不到躲藏之处。

    却听得吱呀一声向,静心的大门已被人推了开来,从门外走了数人进来,当中一人着黄袍,正是当今刚刚登基为帝的皇帝郑墨是也。

    见着俏立一侧的两女,郑墨的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彩,故做吃惊的说道,“倩芸师妹,你怎么在这里?”张博乃郑墨之师,此番以师妹相称自是正常。

    “参见陛下,太后着倩芸在此等候消息,不知陛下驾到,倩芸这就告辞!”倩芸向郑墨躬施礼,跟着一拉李贞便离开此地。

    “哦,是等候贵府走水的消息吧,你放心,恩师府上失火,朕早已派了卫军前去救火。朕来此也正是为处理此事而来,倩芸且稍安勿躁,想必很快就有消息传到。”郑墨哈哈一笑,当即带头坐在了中间的檀木大案之后。

    心中担忧父亲的安危,倩芸虽然局促不安,也只得暂时呆在静心中.....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