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二章 试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对李元张博从来是以武夫视之,不过李元在术数之上展露出的才华却让张博从吃惊到震惊,直到感觉骇然之极。看来自己的闺女还真是有眼光,居然选择了这么一名文武全才的女婿,多接触之下,李元的秉早已被张博摸了个仔细,此人心地纯良,为人专一,实在是女儿不可多得的佳婿。

    李元赶到张府之时,却见一名老者满面羞惭的正从张府鼠窜而出,此人李元素来认识,名叫姬珀,乃是当朝的左丞相,与张博的关系较为亲密,此番羞惭而出却不见张博客气相送,李元不大感奇怪。

    见到李元,姬珀脸上羞色更甚,更是隐隐透出一丝畏惧之色,向李元略一拱手后便踏上了等候在府外的轿子,一路急行而走。

    “伯父,何必如此生气,您与姬丞相素来关系良好,何苦撕破面皮呢!”见张博面带愠怒,李元一旁低声劝慰道。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个姬珀啊,老夫真是错看了此人,想不到居然是这般的衣冠禽兽!”张博见李元见问,一扫平时斯文的形象,居然破口大骂了起来。

    “那姬珀却不知道做出何等天怒人怨之事,让伯父如此痛恨?”翁婿俩相处极为融洽,李元如此追问倒并未显得太过无礼。

    “天怒人怨,岂止是天怒人怨,这个小人,先前在今的早朝之时上奏陛下分封郑朔为南海王,那南海乃我大郑最为贫瘠之处,且民刁寇多,不习王化,不时还有凶兽出没,郑朔到此当真是凶多吉少!”张博抚须陈言,神色甚为激动。

    郑朔待己不薄,听得被远贬南海,李元的心头也是怒意勃发,大骂道,“老匹夫,如此作为,岂不是让陛下罔顾手足之,让天下人唾骂也!陛下想必不会准奏吧?”

    见李元神色激动,张博反而冷静了下来,“你错了,李元,你可知何为帝王之术?”

    “帝王之术?李元对此倒不是很感兴趣,不过李元认为帝王者,苍生之父母也,必将为苍生谋福祉,为国家保安宁,此之为帝王之术也。”李元见张博见问,如实的回答。

    “你说的太过虚幻,老夫研究人心多年,纵观古今各代帝王,真有那大成就之人无非是秉持‘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也!’。郑朔聪睿明达,深得大臣的拥戴,先皇在世之时还有传位郑朔的打算,深得郑墨的忌惮,先皇突然驾崩却是让郑朔陷入了困境之中,郑墨即位以来,一直便有除去自己弟弟的打算。在皇位面前,什么人伦亲,什么兄弟之全都是空谈而已,此之谓帝王之术!”一席话说得李元目瞪口呆,对郑朔险恶的处境深为担心。

    “老夫教导当今天子数年,深知此人的秉实在是刻薄寡恩之人,为了自己皇位的稳固,将亲弟郑朔远贬南海也是其心中故有之念也!”张博言之,脸现羞赧之色,“江山易改本难移,可惜老夫多年教导的仁义之学对郑墨无非是对牛弹琴而已。”

    听得张博直呼郑墨之名,想必郑墨的作为已让张博大为失望,“难道郑墨准奏了?”

    张博点点头,接着说道,“虽然姬珀的奏折受到了以老夫为首的诸多大臣的反对,但是老夫冷眼观之,此主意显然出自郑墨本人,无非是由姬伯陈言而已,一干郑墨旧臣更是大声拥护,此奏折最终被郑墨准奏了!”

    “老夫素为太子太傅,按说也算得上是郑墨一系的人马,不过郑墨如此行为是在是太过有碍人伦,并非为君之道。老夫带头反对后,郑墨看向老夫的神色也是极为不善,此人先前为太子之时曾向倩芸提亲而遭到了老夫的拒绝,今又拂逆其意,以其睚眦必报的格,恐怕老夫在朝中的子不久也!”说到此处,张博的脸上也是无限的凄凉,一贯意气风发之态竟然出现了凄怆垂暮之色。

    “天下之大,大可去得,以伯父的威望,想必郑墨还不敢做那过分之事,你我两家联姻,以我李元在军中的威望,想必郑墨暂时还敢太过放肆!”李元自恃勇武,对郑墨倒并未太过忌惮。

    “至于郑朔,此人待我李元不薄,此去南海,有我李元同行,包他在南海安全无臾!”一番思量后,李元知道郑墨之意不可轻改,便下定主意要陪郑朔远赴南海而去。

    这些时,妹妹李贞与郑朔越发的亲起来,即使以李元的迟钝也发现了两人间大有意,为了妹妹的终大事,陪着郑朔到南海一行也是必行之事。

    “既然一切主意均出自郑墨,伯父又何必对姬珀如此生气呢?再说了,姬伯既然上了此等奏折,却为何还有胆量登入伯父的大门呢?”李元打定主意后,仿佛放下了心事一般,思维更加的周详起来。

    “姬伯,此人实在是无耻之尤,你知他为何而来?”张博说道此处,一扫脸上凄然之色,怒目圆睁道“姬珀见郑墨为太子时便垂涎我家芸儿,只因畏惧先皇之威而不敢行那强抢之事。此番郑墨登基,天下权势尽收其手,此番前来居然是罔顾你我张李两家的文聘之仪,专为郑墨求亲而来!”

    “什么?”李元大惊,“你我两家早已下定了聘书,此事全国皆有所闻,郑墨如此行事,岂是君臣之道,他可问过我李元的拳头是否答应!”

    “姬珀转述郑墨之言,曾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家芸儿素有贵妃之相,至于你嘛,郑墨曾言愿以其妹绿萼公主嫁之,并称绿萼公主对你根深种,也不至于辱没了你!”张博直视李元的双眼,“娶得绿萼公主后,你便也算得上是皇亲国戚了,倒比娶我们家芸儿强上百倍!”

    “放!”李元勃然大怒,仰天咆哮“伯父恕罪,李元并不是说您放,我是说那郑墨呢,我与倩芸两相悦,哪怕是天崩地裂,阳两隔也休想将我俩分开!”

    “天崩地裂,阳两隔!....”张博低声重复着李元之语,神色间也是激动不已,“元儿,好孩子,老夫未曾看错于你,不枉老夫得罪郑墨一番。不过,郑墨乃是心思毒辣之人,恐怕不会如此轻易罢手,咱们还须得想一个完全的方法才是!”

    “有什么好考虑的?”倩芸乃李元的逆鳞也,今郑墨不顾自己与张家的脸面妄图染指倩芸早就让李元火冒三丈了,尽管贵为皇帝,但是一区区凡人还想妄图挑衅李元的尊严,直接让李元气冲斗牛,“惹翻了我,老子带兵直接宰了此人,到时候天下易主,我让他郑墨生不如死!”

    对于李元自称老子,张博倒并未在意,行伍之人,口齿到不需太过文雅,但是李元大逆不道之语却让张博惶恐不已,“元儿,休得如此放肆,那郑墨即使不对,但是此等不君不臣之语却不是咱们为臣者可以言语的,你且回家冷静冷静,让老夫想一个完全之策再说。”

    皇宫,御书房。

    “陛下端的好算计,不仅剔除了郑朔这个心腹之患,姬丞相此行也是收获甚大。看来那张博还真的以帝师而居,先是反对分封之举,后有怒拒陛下提亲之举,此人如此嚣张,显然并未将陛下放在眼内。此人必须除之而后快,却不知此番试探,那李元会有何行动....”一把测测的声音蓦然响起。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