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重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听得郑朔的提醒,李元立时认出了此人,不正是自己驰援黑土城路过贡纳山时从狼群中救下的那个青年男子吗?当时此人曾一再邀请自己到南郑的什么府去相见的,还送过自己一个精致的玉佩呢。

    四年间的时间中,此人的气度大变,当相见时,郑朔的镇定自若曾给李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番相见之下,却发现郑朔虽然形貌依然,但是整个人的气质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才二十来岁的年纪,但其眼中却有着一抹难掩的疲惫之色,苍白的面容也隐然露出一丝心力憔悴之色。

    此番相见,想必是郑朔刻意候在宫门之处,相隔四年还能将救命之恩时刻记在心间,可见其人也是一个有有义之人。李元对此大为欣赏,不过听司礼监以下相称,难道这个郑朔的真实份居然是个王子什么的?

    见郑朔谦恭,李元当即快步上前将其扶了起来,见李元伸手相扶,郑朔眼中精光一闪,当即顺势起,与李元把臂而行,并的向李元介绍起了皇宫的况,李元才知郑朔正是当今皇帝的亲生之子,其人排行第二,正是二王子下是也。

    一路行来,郑朔并不以王子下的份自居,曲意逢迎下更是与李元兄弟相称,言辞神色甚为谦恭,让一旁的司礼监大皱眉头。

    着袁泉及其他亲随宫门等候,层层通传之后,郑朔亲自领着李元进入了皇帝议事的文德

    数年间一直在外征战,圣旨倒是接过不少,不过圣上嘛,此番却是第一次朝见。素来听说当今皇帝聪明睿达,文治武功极为出色,李元心下也是仰慕得紧,今得以朝见,以李元的一虎胆也微微有些紧张了起来。

    进入文德后,李元见中高台之上一人面南而坐,此人年约六旬,雍容之态中自然透露出一种王者之气,不过白皙的面色中却隐隐露出一丝青气来。

    大两旁恭立着两排文武大臣,中诸人听得神威将军参见,均微微侧头翘首以望。

    李元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行了君臣之礼,被帝赐以锦坐叙话,如此待遇可算优待之极,一众文臣武将都是欣然相贺。

    “我儿与李元将军相洽甚欢,难道素曾相识?”见郑朔与李元形影不离,帝大奇,开口问之。

    “回禀父王,李元将军正是四年前救儿于狼群的救命恩人,儿臣今特意守候宫门以致谢意!”郑朔见帝问之,当即如实答道。

    “哦,还有此等事,李元将军外侮强敌,内救我儿,为国为家,咱们大郑与我们郑家都亏欠李将军良多,朔儿,快替寡人向李将军拜上一礼!”郑朔闻令,当即再次向李元躬行礼。

    李元推辞不过,只得侧受了郑朔一礼。李元威名远播,不过相见之下却并无居功自傲之态,深得诸朝臣的好感。惟有太子郑墨表极不自然,不时斜眼偷觑李元与郑朔。在帝的要求之下,李元将数年间的经典战事略叙一二,引得一众人唏嘘不已。

    谈话间,李元隐隐觉得有数人暗中偷窥于已,当即不声不响的展开神念探查而去,发现文德的屏风之后数名豆蔻少女挤做了一团,正从夹缝中向自己偷看而来。

    众女对着自己品头论足,不时发出低声浅笑,其中一女尤为艳丽,盯着自己的眼神却不太对头,竟然是一副大有意的样子,细瞧之下却发现此女正是当年与郑朔同行的绿衣少女。

    数年间,李元经历的经典之战数不胜数,虽然早已在战报上知悉了结果,但是经当事人亲口说来,却另有一番惊心动魄的感觉。

    不到半个时辰,帝困倦,匆匆封赏了李元后便退朝而回。

    李元早得封赏无数,不过今获得的封赏却最称心意,“神威将军李元,为国征战多年,屡立战功,特准假三月,以全父母家人团聚之义!”

    南郑,一无名小院。

    院虽无名,但是是非常之处,院外暗桩遍布,不知多少人在暗处守卫此处。此院占地更是甚广,足足有十亩之巨,在寸土寸金的南郑当真称得上是一处豪宅。

    院内亭台楼阁、绿树红花,本来就已布置得极为富丽堂皇,今更是披红挂绿一派喜气洋洋的闹气氛。院门处却站着一名美貌的少女,此女材高挑,长相俊美,不时探头向院门外张望而去。

    但听得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远远的驰来了一队人马。当先一人蟒袍玉带在前带路,后面紧随着一匹神骏非凡的白马,马上坐立着一名魁梧的青年男子,男子的肩膀上却蹲着一只顽皮的金色猴子。

    “哥!”见得青年男子的相貌,少女大喊一声,迈开大步向众人迎了过去。刚跑了两步,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少女又扭跑入了内院之中,一边奔跑一边大声喊道:“爹!娘!俺哥回来了。”

    听得少女的喊叫,从内院立时跑出了两个高大的影来,却是一男一女夫妻二人,看俩人那高大的材,正是李坤与黄氏二人,少女自不用说,自然是李元的妹妹李贞是也。

    夫妇两人与李贞被皇帝秘密接到了都城南郑,虽然安排了众多的仆人伺候,但是乡民憨厚的天却是短时间内难以更改,吵吵嚷嚷的大嗓门仍然是那么的响亮,一路吵嚷着向院门外迎了过去。

    李贞脚快,向父母报信之后便扭转躯先行一步迎到了院门之外,李坤夫妇从来没有做过主人,自然也就没有主人的架子,两人对待仆人极为随意,与一众仆妇杂役相处得甚为融洽。一众仆役早已见惯了一家三人风风火火的格,当即紧随三人往院门迎了过去。

    却说李元初入南郑,自然不知道家在何方,幸好二下郑朔识得李家之处,当即自告奋勇带领李元前来。

    听得李贞的呼唤之声,李元心头狂震,当即滚鞍下马向无名小院快速奔跑而来,比及赶到院门,恰恰看到李坤与黄氏从内院赶来。

    “爹!”“娘!”李元见到两位老人那慈的目光,当即翻拜倒在地,相隔十多年,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在了都城之中。

    一家四口久别重逢,说不尽那酸甜苦辣,四人且苦且笑,久久不能自已,在一众仆役的劝解之下良久才恢复了平静。

    “贞儿妹子,恭喜啊,你哥哥回来了,这下子,你终于嫁的出去了!”见一家人平复了激动的心,郑朔在一旁打趣道。

    听得郑朔的打趣,李贞立即反唇相讥,“姑娘我嫁不嫁得出去关你何事?真是狗拿耗子,反正嫁鸡嫁狗却是绝不嫁你!”自幼在乡村长大,李贞早就锻炼了出了一张利嘴。其言其行在乡村之中自不奇怪,但是其泼辣豪放之语放在南郑城中恐怕会吓倒无数媒人。

    听得两人拌嘴,李元大感奇怪,妹妹与此人说话如此的不客气,难道素有旧怨?不过看两人虽然拌嘴,但是眉角眼梢却大有意的样子,难道妹妹与这郑朔也曾熟识?

    经两位老人的解释之后,李元才明白自搬到都城之后,这郑朔经常以李元朋友之名前来李府探望,此人不嫌李坤等三人言辞粗鄙,每次来访都带来了李元最新的消息,一来二去便与李贞混得熟稔之极。

    李元感激郑朔对家人的照拂之,对其印象越发的好上了数分,当即邀其进入家宴。一家人久别重逢自然是激动不已,再加上郑朔在一旁插科打诨,午宴的气氛当真是烈之至。

    虽然此院乃皇帝赏赐,但是李元却也是第一次回家,送别郑朔之后,李贞便做起了向导,领着李元兴致勃勃的在院内游逛了起来。

    兄妹俩自幼的感就非常亲密,经过了十余年的分离后,两人的年龄都已长大,谈话间却略为显得生分起来,但是血脉亲自有其神奇之处,不到半个时辰两人便又找回了儿时亲密的感觉。

    李贞年近二十,实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姑娘了,看着妹妹欢呼雀跃的高兴样子,李元的心头却是十分的歉疚。这些年征战在外,实在是太过耽误了妹妹的青年华,看来,当务之急便是替妹妹择得一名良婿,却不知妹妹是否已经有了意中人,如果有的话却得赶紧撮合妹妹的婚事。

    “丑丫,给哥哥老实说,是否有心上人了,看上谁了尽管说,哥哥给你提亲去。”以李元如今的声威,自然有这般说话的底气。

    “才没有呢,贞儿才不嫁呢,贞儿要和爹爹娘亲相伴一辈子呢,再说了,哪里有女方提亲的道理,还真当贞儿嫁不出去吗?”一抹红霞瞬时从李贞美的脖颈蔓延开来。

    “哦,没有女方提亲的道理,那你想让哪家男子来提亲呢?”李元促狭的打趣道。

    听得李元打趣,李贞脸色越发的羞红起来,白眼一横李元,随即往自己房中羞跑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