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 惊天一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听得李元大吼,城门上的林闯眼前一亮,当即示意旁边的旗语官打出旗讯。前排的长枪营与刀盾营看到旗讯,当即一收阵型,自中间闪出一道宽约一丈的通道来。

    听得李元惊雷一般大吼,周遭的同什之人无不露出了错愕之色,胖子袁泉更是露出了绝望的神色,此番被这疯子连累,什长之职看来是保不住了。

    李元不太过惊世骇俗,仅仅用了平时三成的速度从通道中冲了出来,尽管如此也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速度,数息之后便已然来到交战的中心。

    见那施放暗器之人应战,黑土城外数十万人全都翘首以望,争相一睹能够伤及哈赤虎的猛人,见到李元仅仅着最低等的伍长之服,两方数十万将士尽皆愕然,此人如此厉害居然才是一区区伍长?难道是假冒之人不成?

    见到李元的法,端立城头的林闯也一改古井无波的表,不由自主的向前迈出数步,要将此人看个仔细。

    哈赤虎见李元奔行的速度远超骏马,不仅倒抽了一口凉气。凉气如口,才觉得牙根奇痛无比,当即含混不清的暴喝一声,“老子手下不杀无名之辈,来将通名!”尽管语气嚣张,但其凝神戒备的姿势却显得信心不足。

    “李元,伍长!”

    “哈哈哈,小小一个伍长也敢在大爷面前放肆,看你胎毛未褪,快快回家叫你家大人前来答话!”哈赤虎眼中精芒闪过,哈哈大笑道,不过一口牙齿健在者寥寥无几,说话间自是含混不清。

    见到李元的法之后,哈赤虎已然知道此人乃是真正的高手,其速度与力量都不是自己可以力敌,故意用言辞激怒李元意图趁其暴怒时施以偷袭。

    “伍长!哈哈哈,好大的官啊!”见哈赤虎出言讥讽,一众西戎兵将也放声大笑起来。

    “你们郑国看来真是无人啊,连一个小小的伍长也敢出来丢人现眼!哈哈哈....”

    “这小子是谁?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众多参将都不是哈赤虎的对手,小小一个伍长也敢与哈赤虎对战?”郑国士卒也纷纷嘀咕起来。

    “废话少说,捡起你的武器,陪小爷我活动活动!”李元斜瞥了哈赤虎一眼,轻轻仰了仰下颌。

    嚣张,太嚣张了,听得短发伍长如此嚣张的话语,两军顿时哗然,看向李元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怜悯的神色。小子,别看你会一点暗器功夫,可是真要真枪实刀的干起仗来,哈赤虎手中仅余的铜锤也能将你砸为酱,再让其双锤齐并,小子,你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寿星佬上吊啊。

    被对面的伍长如此小觑,依照哈赤虎暴烈的子早就杀将过去,不过让两军将士大为不解的是哈赤虎却并未露出半分暴怒的样子,竟然真的依言捡起了数十步外的铜锤来。

    张成虎已受内伤,不堪再战,当即缓缓回退大郑军中,走到李元近前低声说道,“好汉子!好兄弟!万事小心,千万别莽撞。”此人亡命出阵就够莽撞的了,如此叮嘱自己却让李元啼笑皆非。不过,听得兄弟之言,一丝淡淡的暖意却缓缓从李元心头滑过。

    李元心下暗笑张成虎的安慰之举,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开心之极的微笑来,仿佛丝毫也没有将当前的生死之战放在心上。见得李元发自内心的笑容,黑土城内外数十万兵卒全数露出了敬重的神色来,连西戎人也暗自翘起了拇指。说此人傻也好,说此人鲁莽也好,不过面临生死之战却笑得如此轻松之人却绝无仅有,让人很难不生出佩服之心。

    见李元与哈赤虎放对,胖子袁泉好半天才醒悟李元便是施放暗器之人,当即四下宣扬道,“看见没,那个短发青年,对,就是那个叫李元的,乃是老子什的人呢,那可是咱铁巴巴的兄弟.....”

    哈赤虎捡起铜锤后回便走,竟然径直走到了巨象之旁,一声呼哨后,巨象屈膝伏地,哈赤虎一个纵跃便跨坐在了巨象之上。

    见哈赤虎如此作为,两军士兵面面相觑,茫然不知这个狂妄的家伙为何变得如此小心......

    骑坐在巨象上,巨象按照哈赤虎的指示缓缓站起,两丈余高的巨象,配合着哈赤虎的高,便如一座小山一般,衬托得李元渺小之至。

    却见哈赤虎自巨象两旁的筐子内取出一条两丈长短的铜链,将两只巨锤尾端连在了一起。做完这一切后,哈赤虎将双手的铜锤猛一互击,“嗡!”的一声巨响后,哈赤虎驱着巨象立即向手无寸铁的李元狂冲而去。

    无耻,太无耻了,见哈赤虎不仅仅食言而肥的借助坐骑之力,而且还对一手无寸铁之人施展了偷袭之术,简直是将脸皮揣到了裤裆之内,不仅仅是大郑士兵放口大骂,连一众西戎将士也大感丢人而对其嘘声不已。

    巨象迈开大步朝李元直奔而去,咚咚的脚步声如同擂鼓一般敲在每一个大郑儿郎的心头,如此庞然大物稍稍碰上便得断骨折,其是李元空手可以抵御的。

    短短百步距离片刻便到,李元矗立当地,任凭巨象发力加速而来却未有丝毫躲闪,甚至连一丝准备的架势都没有,脚下不丁不八的站着,便如看哈赤虎表演一般。

    哈赤虎驯象的手段极为高超,通过百步距离的加速后,比及赶到李元之处巨象的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极限,势若万钧一般朝李元猛撞而来。

    哈赤虎双手抓着铁链,一路上将铜锤悠得如风车一般旋转起来,大象未至铜锤先行,离李元堪堪两丈距离时,哈赤虎虎铜锤脱手招李元迎面击至。

    一路蓄力,铜锤带着狂猛的旋转之力直奔李元而去,其力最少也有五千余斤的力道,巨象的速度也已经提到了极限,低着硕大的脑袋向李元猛撞而来。

    铜锤瞬息便到,李元没有躲避,当即运起莽牛拳毫无花假的击在了铜锤之上,“咚!”的一声巨响震惊全场,铜锤在李元更加狂猛的拳力下倒退而回,以更加狂暴的力量飞速倒撞在了哈赤虎的上。

    “太猛了!我到现在都仍然不敢相信....”一个百战老将事后对朋友讲述此番战斗时说道,“一个人的拳头在铜锤的重击下居然完好无损不说,还能将数千斤的铜锤轻易击飞,这简直太令人不可置信了!不过,此事乃数十万将士亲眼所见却容不得半分怀疑。”

    百战老将说道此处脸色变得激动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当的战斗之中:“那个叫李元的短发青年一拳击在车**的实心铜锤上,便见铜锤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哈赤虎没有想到此人居然以血之躯不躲不闪的硬撼铜锤,目瞪口呆下被倒飞的铜锤撞在了上。”

    “我站在城头,看得非常清楚,太恐怖了,只见哈赤虎上半截躯瞬间被铜锤撞了个稀烂,只剩两条长腿还挂在大象两侧。不瞒你说,老夫一生大小战阵无数,手中的人命少说也有千百条,不过看到此等惨死之状,我当时便忍不住呕吐了起来!”说道此处,百战老将陷入了沉默之中。

    李元一拳击飞铜锤,将哈赤虎倒撞而死,此时巨象也已赶到,巨象浑然不知主人惨死,细小的眼内闪过一丝凶残的光芒着象牙向李元挑了过来,其力不止万斤。

    李元的速度何其快也,见到巨象低垂的象鼻,心中顽心大起,当即一矮躲过了象牙的挑刺,两手紧紧的抓起了巨象长长的鼻子。

    李元揪着巨象的长鼻一个错步扭,“呔!”双臂猛然发力,借着巨象狂暴的冲力,李元直接将巨象从头顶抡飞了过去,轰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之上。

    巨象少说也有两万余斤,在数十万士卒的注视下,李元如同玩耍一般揪着巨象鼻子狠狠的将此象来了个过顶狂摔。牛铁匠曾教训李元打铁的技法,“还有就是你爹利用锤子落在砧板上的反弹力量,把握住反弹的节奏,用力改变向后反弹方向为下一锤蓄势,又节省了不少力气...”

    好久没有抡过大锤了啊,抡着巨象这一摔之下,李元依稀找着了当年抡锤的感觉。这分量,这手感还当真不错,李元当即揪着象鼻将巨象左右抡摔起来。数次摔打之后,李元逐渐找到了抡锤的节奏,抡得越发的快速了,过瘾之极,李元浑然忘记了低调的打算。

    暴力啊,太暴力了!看着两万余斤的巨象在短发青年手中便如摔死狗一般左右摔打,蓬蓬之声不震动四野,更是响在一众西戎将士的心间,所有西戎人都被如魔神下凡的李元骇得面如土色,颤颤坠。西戎人胯下的坐骑更是不堪,见同类被李元如此蹂躏,一头头坐骑股栗坠,全都趴伏在地不敢妄动。

    血四溅之下,哈赤虎的残躯早已被巨象的躯砸为了泥,此人最喜将对手砸为泥,报应不爽,今也难逃粉碎骨之厄....

    李元觉得手中的巨象尸体越来越轻,感觉不太过瘾,当即将其抛在了地上,此时只剩半截巨象残尸而已,此象全骨头尽数碎裂,早已成了一团血模糊的团而已,分量自然大减了。

    “恩,这条象鼻倒也蛮坚韧的嘛....”李元拍拍手,微笑着一声夸赞,听得李元之语,对方主将呼徒雷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当即栽倒马下....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