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狼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杨万千乃皇帝钦点总督抚云兵马之将,此人的保证自然比黄金还真,父母家人在杨将爷的照拂下自然是稳如泰山。李元放下对李坤的牵挂,当即施展惊神九变之功离开了大帐,虽然与杨万千并无深交,但此人中正耿直的格却赢得了李元的信任,故此放心的将全家的安危予以托付。

    一路狂奔至客栈,白马见到主人前来也是嘶吼跳跃、兴奋不已。自从在奔跑的速度上败于李元之后,白马骨子里的一丝桀骜之早已被李元彻底折服,将李元已真正的主人视之。

    取得白马之后李元迅速离开了抚云城,出得城外扬鞭望黑土城急驰而去,经过两的休养后,白马早已恢复了体力,四蹄翻飞之下远远的将抚云城抛在了后。

    虽然未得向导官的指引,但是李元早已从张倩芸处知悉了郑国的地图,当下照直了黑土城的方向直线而去。

    抚云城与黑土城间的官道距离约有六千余里,即使乘骑行千里的良驹最少也得六七方能抵达。李元却不管有路没路,只管沿着两城间的直线方向自行行进。此条线路自然是浑不成路,前行之处崎岖难行,但是行程却至少缩短了六成之多。

    一路之上风餐露宿,有那不易通过的险要之地便肩负白马而行,小不点也早已被李元从灵兽袋中放了出来,见李元心大好,金猴也是欣慰不已。

    数间闷在灵兽袋中修炼,金猴已将筑基期的境界稳定了下来,将《金刚化元诀》中的数种筑基期才能修炼的神通也逐一熟悉了一番。不过小不点生懒惰,晋升到筑基期也是机缘巧合之故,唯独对巨术及飞行术稍稍用心钻研了一番,其他功法却并没有太过深入的研习。

    小不点的飞行术略有进境,有那天堑之地便由金猴御空分携人马而过,虽然御空之术仍然不够熟稔,但是短距离的飞行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一只猴子居然能带着自己飞跃悬崖,白马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了严重的刺激,为了体现出自已的存在感,在平坦之地更是毫不惜力的没命狂奔,短短两间便已奔行了两千余里,离黑土城只余一的路程。

    两穿行之中,金猴与白马也建立了深厚的感,见白马没命狂奔,后力不继,小不点还大方的自储物袋内取出数种丹药喂之,并且还别出心裁的给白马取了个极为贴切的名字‘小白’,此名继承了小不点一贯求‘小’的结,李元闻之不白眼狂翻。

    小不点喂食的丹药乃是凝气初期修士才有资格吞服的小回元丹。此丹能大幅度恢复体内的元力,药力发作之后,小白立时变得龙精虎猛一般。服食了三粒小回元丹后,多余的药力已略略改变了小白的体质,白马顿觉全的元力生生不息,奔行的速度更是快上了一成之多.....

    贡纳山脉地处郑国西北之向,此片山脉高逾千丈,连绵不绝的山势自然形成了郑国西部的一道屏障。山高林密,不时有猛兽出没其间。

    但听得嗒嗒蹄声传来,山间小路中闪出了一匹神骏的白马来,马上端坐着一剑眉星目的短发青年,青年肩膀上蹲坐着一只火眼金睛的金色猴子,来人自然是李元一行。

    虽然山势陡峭,但小白却仍然是纵跃如飞,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小白猛然放缓了脚步,鼻子不安的翕动了起来,竟踌躇不敢向前。

    见小白举止异常,李元与小不点也同时展开神念四下探测而去,须臾之后,两人若有所觉,对视一眼后李元一夹马腹催促小白急速向前奔去。

    虽然心存畏惧,但主人之命不可违,小白仰天怒嘶一声后便向前疾奔而去。

    峰回路转之处,一处宽阔的峡谷猛然出现在眼前,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峡谷之内密密麻麻满是牛犊子高大的黑狼,数量最少也有千头之上,如此众多的黑狼聚集在一起却悄然无声,数千只绿幽幽的眼睛里闪动着暴虐的光芒。

    狼群之中却有一处不时传来暴喝之声,却见一队侍卫打扮之人正拼命抵挡着狼群的进攻,侍卫们围成了一个御圈,防御圈中站立着一对年轻的青年男女,女子约二八年华,穿着一藕绿色的紧衣裙。

    众侍卫的手都极为了得,牢牢的将这对青年男女护在了后,任凭群狼狂扑猛咬也丝毫没有半步退缩,不少人的上已经多处挂彩,狼群闻到血腥,变得越发的狂暴了起来。

    包围圈的四下遍布着死狼的尸体,血腥味四下弥漫,包围圈中的绿衣少女闻到血腥味早已脸色发白,要不是旁边的青年在一旁替其抚背,估计早就呕吐了起来,即便如此也是干呕不止,憋的极为辛苦。

    面对狼群的进攻,青年男子的表现却是极为镇静,此人方面阔口,年约二十,一边安抚着青年女子,一边镇定自若的指挥着众侍卫的防御阵势,隐隐间自有一股威严的气势。

    这对青年男女的份显然非同一般,面对狼群前赴后继的攻击一众侍卫无不拼死搏杀,甚至不惜用出以命搏命的打法堵住防御圈。不过黑狼的数量实在太多,虽然被众侍卫斩杀不少,但后续的狼群却仍然如潮水一般向众人狂涌而来,形势已经是岌岌可危。

    拼斗半晌,众人的体力早已透支,全都凭着一股求生的意念苦苦支撑而已,葬狼吻已然是迟早的事了。

    稍一疏忽间,一名中年侍卫手中的钢刀已被一只黑狼悍不畏死的咬在了嘴中,同伴的惨死早已激起了此狼的凶,虽然嘴中已被利刃割得血模糊,却仍然死死咬住钢刀毫不松口。

    每条黑狼最少也有二百余斤,任凭中年侍卫如何用力也将其摆脱不了,旁边的数只黑狼瞬时涌上,转眼间就将此人的手臂齐根咬断。

    鲜血四溅之下,周遭的狼群越发的疯狂了起来,未等发出惨嚎之声,中年侍卫的喉管也瞬间被一头硕大的黑狼一口咬为了两段。

    严丝合缝的防御圈立时出现了一丝破绽,数十条黑狼立时从缺口处涌了进来,众狼呲着牙直奔防御圈正中的青年男女而去,任凭青年男子如何镇静,眼中也不闪过了一丝绝望的光芒。

    绿衣少女正在干呕,见数条黑狼直扑自己而来,嘴边耷拉着长长的舌头,嘴中呼出的气已然几近可闻,数双残暴的红眼死死的锁定自己,少女尖叫一声顿时晕了过去。

    少女的尖叫将众狼吓得一怔,竟稍稍放缓了进攻的速度。青年男子也终于不能保持镇静,脸上满是绝望的神色。形势万分危急之时,但见眼前黑影一闪,青年男子眼前已出现了一短发青年。

    见到场中多出一人,青年男子自然是大吃一惊,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来。来人正是李元,见众人遇险,李元当即施展惊神九变突入了防御圈中。

    狼群攻势甚猛,数千只黑狼行成的包围圈声势浩大之极,足足的排出了百丈方圆的一个狼群来,众狼寂然无声,只管照着包围圈内狂扑而来,数息功夫间又有两名侍卫葬狼腹之中,余人更是全数挂彩。

    见众人命岌岌可危,李元也不多言,随手运起莽牛拳虎入羊群一般杀入了狼群之中。区区黑狼自不放在李元的心上,挥舞着一对铁拳,众狼沾之即死碰之则亡,数息功夫间已有近百头黑狼葬于李元的铁拳之下。

    野狼乃群居之物,素来有铜头铁尾豆腐腰之说,不过任凭铜头金头的,在李元的万斤拳力之下无一不落了个头碎腰折的结果。

    得到李元的支持后,众侍卫压力大减,不过看向李元的眼神却都是惊异无比,这还是人吗?此人全部防护,任凭四下的黑狼对其撕咬而不顾,只将一双醋钵儿大的拳头照着周遭的狼头狠狠敲去,但凡被其敲中之狼无不头颅碎裂脑浆四溅,瞬时就将防御圈中的黑狼屠戮一空。

    众人都是久经战阵之人,见内患已除,当即紧紧围拢重新布置出了一个圆形的防御之阵来。李元见防御圈重新布成,众人命暂时无虞,当即一跃跳入了狼群之中,便如大海中泛起了一朵浪花一般,李元的影立时被狼群淹没其中。

    青年男子被众人拱卫在防御圈中,立时又恢复了镇定自若的神色,指挥各侍卫全力防守起来。狼群分出大部分黑狼追咬李元而去,众人压力大减,在青年男子的指挥下缩小防御圈,短时间内倒无命之忧。

    但听得嘤咛一声,绿衣女子悠悠醒转,吃了黑狼一吓后,此女心中烦恶之感早已消失,当即缓缓站直了子,半靠在青年男子的肩上抬眼向四下的狼群看了过去。

    “那是谁?.....”指着李元的方向,绿衣少女惊讶的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