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章 托人寻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白衣公子最终打定了主意,“小可久居抚云,见识浅陋,兄台之茶却从未见过,但不知此茶何名?”

    “此茶名为映雪,乃千年雪莲之花与夔木之叶烘焙而成,饮之有提神醒脑之功效。”其实此茶中还有数种稀罕的材料,不过这些材料只有修真界才有种植,李元不远曝露自己的份,只捡了两种最为普通的材料予以解说。

    “千年雪莲之花?夔木之叶!”听得这两种材料后,白衣公子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此等极品之茶果然非凡俗茶叶可制,听得这两味珍稀之极的原料后白衣公子眼中的狂更是灼了数分。

    白衣公子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激动,向李元自我介绍道:“咱们也别兄台小可了,不才复姓公孙,单名一个元字,但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公孙元,应该是公孙媛才对吧,李元暗自腹诽,当下装作无心的说道,“小可姓李,这可巧了,小可也是单名一个元字,看来与兄台果然是大有缘份啊!”

    公孙元听得李元缘分之语,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恚怒之色,但是眼馋映雪,公孙元却不愿在言辞上惹怒李元,再说了,此人并不知道自己乃女儿之,此言倒也不算轻浮。

    “不才深知此茶非银钱可换,但是如此佳茗却不想轻易错过,却不知李兄台可否割让之?李兄但有所求,本人当倾尽全力以报!”

    在李元的储物袋中适才所饮之茶也只能算下品而已,并不如何放在李元的心上。听得公孙元之言,李元心中猛然一动,当即将装茶的瓷瓶往公孙元面前一推,开口说道:“同是茶道之人,知音难觅,些许粗茶便赠与公孙兄又如何,但请笑纳,至于报答什么的却是休提。”

    见李元如此豪爽赠茶,公孙元却被狠狠的震惊了一番,万金难觅之茶此人随手便赠,脸上神色自若,却无丝毫强充大方的不舍之色,此人的襟实在是宽广博大。想到‘襟’博大,一抹羞涩又出现在了公孙元的俏脸之上。

    “无功不受禄,感承李兄美意,不过此茶实在太过贵重,不才却不敢白白生受!”将瓷瓶紧紧攥在手中,公孙元假意推脱道,“如果没有回报之物,小可是万万不会占李兄的便宜的。”

    你一个大姑娘家还想怎么占俺的便宜呢,李元心中暗自偷笑。不过在赠茶之时李元心下早已有了计较,见公孙元推辞,当即顺水推舟开口说道:“既然公孙兄如此客气,小可正好有一棘手之事求助,实不相瞒,小可此行前来抚云只为找寻一人而已......”

    公孙元所藏之茶虽然不是顶尖极品,但是却也不像李元说的那么不堪,在世俗界中也算得上是价比千金的贵重之物了。能享受如此奢侈的茶品,想必公孙元的家世也不会太过简单,如果能借用其人脉找寻李坤将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李元在尝到了公孙元奉上的佳茗之后,脑袋之中一道灵光闪过,当即便想出了借用公孙元家势寻找父亲的主意,因此便拿出了映雪款待公孙元。虽然如此行事大违李元的本心,但是找寻父亲也是迫在眉睫之事。为了父亲的安危,休说这以利之的小事了,就是杀人放火李元也会慨然行之。

    “找人?却不知李兄要找何人,寒家久居抚云,族中故交甚多,此事想必能稍尽绵薄之力。不过举手之劳而已,却不值李兄如此贵重之物,如有别的差遣,李兄但说无妨!”公孙元为人倒也实诚。

    李元当即将自己前来抚云寻父之事向公孙元叙说了一遍,听得李元的父亲乃军中士卒,公孙元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实不相瞒,我们公孙家世代居于此抚云城中,家中族老更是历任抚云城主之职,现任城主正是家父,想在城中找寻一人实在是容易之极!”公孙元低声说道,“不过最近天下大乱,朝廷派了一名钦差总督抚云兵马。此人名叫杨万千,不过此人与我们公孙家族素有仇怨,处处与我父作对,想要去他营中寻人恐怕大为不易!”

    听得公孙元作难之语,李元心中刚刚升腾起的一丝希望立时又破灭了起来,黯然的神色竟让公孙元心头也微微泛酸。看着李元失望的眼神,公孙元心中也不由自主的难过起来,当即一跺脚说道,“罢了,罢了,既然生受了李兄如此大礼,管他杨万千还是杨千万,咱公孙家暗自打探一番还是没有问题的。”

    听得公孙元愿意打问父亲的消息,李元心下自然是欣喜无比,以一城之主的份打探一名士卒想必并不会太过艰难,当即长揖答谢,两人互相留下了联络的方法便分头离开了茶楼。

    元神之力已经略有恢复,李元并未将打问之事全部寄托在公孙元的上,当即展开元神之力逐营继续探查了下去。

    这几中,金猴空有元神之力却帮不上忙,早就焦躁不已,已然被李元扔进了灵兽袋中修炼去了。连续探查了两天都未找到李坤,元神过度使用之下李元早已是头疼裂,心俱疲,只得回转客栈略作休息。

    刚刚踏进客栈之门,但见客栈中端立着一白衣公子,细细看去,正是前茶楼相遇的公孙元。不过公孙元今的神色却大不如前的闲适,娥眉微蹙,一脸的愤恨焦急之色。

    李元见公孙元来访,还以为已经有了父亲的消息,当即快步向其走了过去,拱手说道“公孙兄今来访,想必一定有了家父的消息,还请兄台赐告!”

    “李兄,你可回来了,已经有了令尊的消息了。我们公孙家经过两的搜寻,在军中一共找到名叫李坤之人共计一千二百零五名,而生在阳蒲镇牛家村名叫李坤的只有一人,想必便是令尊了。”公孙元见李元神色激动,当即快速的说道。

    听得父亲的下落,李元大喜,当即连声追问道,“我父现在何处,快快带俺前去!”急之下却再也顾不得客

    “令尊他.....”公孙元言又止,脸现踌躇之态,“不知为何,我们公孙家暗自打探令尊的消息被杨万千所知悉,刚刚寻得令尊之时,杨万千的亲随也已赶到,咱们公孙家军中无人,只得见着令尊被杨万千的亲随押走......”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