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苏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仿佛做了一个悠长的噩梦一般,李元猛然自无尽的黑暗中清醒了过来。只觉得全如被凌迟大刑一般,每一寸肌骨骼都疼痛不已。

    睁开双眼,便如一道冷电闪过一般,四周的环境立时收入了李元的眼底。只见自己覆锦被,下也垫着两棉被,正仰面躺在一处不断晃动的马车车厢之中。

    锦被光滑柔软,带着一丝淡淡的甜香之味。此香不类花草之香与狐麝之香,隐隐带着一种让人沉醉的神秘香味。李元自幼苦修,何曾享受过质感如此上佳的锦被,贪婪的一吸被面之上的淡淡香气,全的疼痛都仿佛减弱了不少。

    我这是在哪里?不是正抵抗着天雷之劫吗?怎么会来到马车之上呢?我的金猴呢?无数疑问萦绕在李元的脑海,当即展开神念四下探查起来,神念一动之后,周围数里方圆内的况立时映入了脑海之中。

    马车正奔行于一条山间的官道之中,官道两旁高山耸立,不时有鸟兽在山林间嘶鸣嚎叫。车轮辘辘而响,三辆马车首尾相接不紧不慢的向前赶去,而李元正是躺在最后的一辆马车之中。

    车队前后有十数个着青衣皂服的官差护卫,一匹极为神骏的白马小跑在队伍的前面领路,马背上端坐着一位满面络腮的中年壮汉,此人脸色黑中透红,相貌极为威严,不时催促着后面赶路的官差急行快赶。

    这么多的官差护送三辆马车,想必护送之人极为重要,李元好奇的将神念往前面的两辆马车之中探查了过去。

    第一辆马车之中堆满了竹简书籍,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竹制细棍,将整个车厢塞了个满满当当。竹简沉重,压得车辙深深的陷入了官道的软土之中,两匹拉车的枣红大马也早已累得汗流不止。

    李元随即将神念往中间的马车探查了过去,车厢的布帘外挂着一个精致的铜制铃铛,随着马车的摇晃洒下一路清脆的铃音。

    神念正要探入马车之即,只见布帘一掀,一张俏可人的脸庞自布帘后露了出来,却是一位十四五岁的清纯女孩,此女双目灵动有神,五官精致,穿着一件红色的对襟小袄,看其装扮正是一个俏丽的婢女。

    女孩四下张望了一番,便招呼驾车的老头停下了马车。赶车的老头衣着仆服,苍髯斑白,一脸精明强干之色,仰天一个呼哨之后车队便缓缓停了下来。

    马车停稳之后,红衣婢女一跃跳下了马车,神色恭敬的侍立于马车之旁。紧接着布帘再启,一张清秀的俏脸从马车中露了出来。

    黑色的长发下,一双眼睛清澈透明,双眸如烟似雾。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少女一头长发披肩,皮肤白皙粉嫩吹弹可破,便如出水芙蓉一般清丽可人。

    少女穿着一袭湖蓝色的长裙,体态轻盈,轻轻一跃便翩然落在了地上。随即从车上取出了一个半尺大小的匣子,少女便轻抬莲步向李元的马车缓缓走了过来。

    李元多年修炼,与异接触不多,何曾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见两女往自己马车徐徐走来,一颗心顿时狂跳了起来。

    两女细细低语,不过李元耳力甚佳,但听得红衣婢女似有不满的说道:“小姐,这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您将他从水里捞了起来便已是天大的恩德了,何必还要天天亲自探视于他呢?”

    从水里捞了起来?李元恍然大悟,原来自己雷劫之时掉入了悬崖下的江流之中,顺水冲下,却不知什么时候被这一行人发现,被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小姐给救了起来。

    一声如黄莺初啼的声音传入了李元的耳内,嗓音温软悦耳,仿佛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力量一般让李元狂跳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此人相貌奇伟,面相纯朴,想必不是什么歹人。失足跌落江中能保住命也是侥天之幸了。此人伤势如此严重,错非是我的绿烟膏奇效无比,如果不每间勤加换药,他的伤势万难痊愈。”

    “相貌奇伟,我看是相貌怪异罢了,您看他头发这么短,该不是私自出逃的和尚吧?”红衣婢女噘着嘴说道,“且不说这人来历不清不楚,小姐女儿家为其换药终为不便,还不如吩咐福伯代劳,何劳小姐亲自动手呢。”

    “这人全模糊,伤势太重。福伯终是男子,下手不知轻重,恐怕此人经受不住,还是我自己动手为好。”两人低语间已来到了李元的马车之旁。

    见两人即将掀帘而入,李元赶紧闭上双眼,假装昏迷之态。不过神念却四下放开,观察着两女的一举一动。

    车帘掀开,婢女先行在马车内探视了一番,见李元仍然昏睡不醒,当即扶着蓝衣少女进入了李元的车厢之内。

    蓝衣少女目光在李元的脸上稍作停留,略一蹙眉,低声叹道,“这都五天了,此人仍然昏迷不醒,当真是可怜之极。”随即提着锦被的一角缓缓的向下掀了开去。

    被角掀开,露出了李元精壮结实的膛来。见着陌生男子的**之,少女粉腮微红,略微转过了头去不敢直视李元之,只凭眼角的余光观察着李元的伤势。而那婢女却更是羞涩,在小姐掀开被角之时早已满面通红的背转了去。

    “奇怪!”蓝衣少女将李元伤势查探一番后,不惊呼出声,“这人的伤势当真是奇怪之极,如此严重的伤势,区区五间便已恢复了六成有余,虽然我的绿烟膏也算的上是极品的疗伤之药,但是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啊!”

    听得小姐的惊呼之声,红衣婢女也转过了来,看着李元上已开始结痂痊愈的伤痕,露出了不可相信的表

    李元甚少与异女孩交往,两女切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膛之上,让李元感觉如同被九天玄火灼烤一般,皮肤立时充血燥了起来。

    两女都是心思慎密之人,见李元皮肤瞬间变红,便知道此人乃是假装昏睡而已。想到己等肆无忌惮的看着一位男子,两女立时也羞得满面通红。

    李元察觉到两女的脸色变化,心中也是懊悔不已,当即假意痛呼一声,装出刚从昏迷中惊醒的样子便揭被起

    听得李元的呼痛之声,蓝衣少女顾不得羞涩,玉手隔着棉被向李元肩头轻轻一按,柔说道,“休得乱动,你伤势还未全好,小心撑裂伤口。”

    听得少女关切之语,一丝感动涌上了李元的心头。李元不忍再行装病欺骗少女,当即一掀被子便要站起来。

    “啊!”,“呀”三声惊叫声立时从马车内传了出来,车队的护卫官差听得惊叫,立时四下涌来,将马车团团围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