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买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大汉将酒坛放在百了的桌上,转取过三只粗瓷海碗来,一字排在百了的桌上,“客官乃真正的酒国高士,今光临鄙店当真是蓬荜生辉。”

    新出之酒尚未封坛,大汉当即提过酒坛来满满的斟上了三碗。此人自顾自端起一碗酒来,面向百了说道:“小人敬客官一碗,此酒劲力甚大,还请客人少饮为是。”

    不待百了谦让,大汉已将一碗酒灌入了腹中,此人一抹嘴角的酒渍,满脸都是陶醉之色。

    此人如此豪气,丝毫没有一个酒倌的畏缩之态,李元心下好感大生,举起酒碗来便回敬。

    “黄老三,你是不是又在偷喝老娘的美酒!”一声炸雷也似的声音猛然在后院响起。

    闻得此言,粗豪大汉豪气顿消,手上一哆嗦,差点打碎了瓷碗,紧接着便见到粗豪大汉捏着嗓子温柔的应道:“娘子,俺在给客人斟酒呢,并未偷喝!”

    大汉话音未落,便见一位比大汉还要大上一圈的女人走了进来。此女见大汉手中的酒碗尚未放下,当即粗眉倒竖,向百了一声告罪之后便抓着大汉的耳朵将其拖入了后院。

    酒倌老板喝酒还要偷偷摸摸假立名目,不难想到这位卖相粗豪的大汉平在老婆的武力震慑下过得是多么的凄惨。

    百了与李元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夫妻二人的表演,耳边立时听得后院中传来大汉凄厉的惨叫声。一老一少再也忍耐不住,当即纵声狂笑了起来。一番狂笑之后,两人都觉得心开朗了不少。

    凡俗自有凡俗的乐趣,百了真人心中的郁闷也渐渐释然,端起酒碗便如长鲸吸水一般一口饮了个精光。

    李元并不好酒,喝得数口之后便觉得喉头辛辣无比,当即放下了酒碗。李元提起酒坛将百了的空碗再次斟满,百了略微点头示意后端起酒碗又是一口饮了个精光。

    片刻之后,粗豪大汉面带羞惭的走了回来,此人耳朵通红,想必被‘娘子’狠狠的修理了一番。

    李元摇晃着手中的空酒坛,示意大汉添酒。

    “此酒的酒劲真的很大,两位客官已喝了不少,还是少饮为是。”此人心肠不错,好心的劝解着两人。

    “再来十坛!”百了低声说道。

    “十坛,客官,你说笑了。我店的醉仙酒劲最大,平常之人半斤便醉,十坛酒少说也有五十来斤啊,客官根本不可能喝的完的......”

    未等壮汉说完,一锭黄澄澄的金子已然抛在了木桌之上。

    壮汉强自咽回了喉咙中的半句话,拾起金子转头跑向了后院,片刻之后便提来了十数坛酒堆放在了方桌周围。

    百了仿佛被美酒勾起了凡心一般,一碗一碗将醉仙灌入了腹中。借酒消愁愁更愁,十坛美酒下肚,百了的酒兴更高,再次抛出一锭黄金后,酒倌夫妇已然将所有的醉仙都搬了过来。

    以百了筑基期的实力自然不会被区区醉仙所醉,不过仿佛要特意买醉一般,真人并未运用法力化解酒意。

    酒肆的存酒并不是很多,也就二十余坛,真人将其全部喝完之后已然是酒已微醺,醉眼半眯了。

    见二人一猴步履轻快的离开了酒肆,壮汉夫妻俩人却面面相觑,满脸都是不可置信之色,百余斤酒居然被这个老头一人喝尽,不管说与谁听也不可能相信。

    外面天色已然全黑,此时已是晚饭的时间,小镇两旁的屋舍都亮起了灯光。百了与李元带着金猴漫步在小镇的青石路上,不时听得欢笑絮叨之语从两旁的小屋中传来,小镇笼罩在一种温馨的气氛之中。

    ‘醉仙’后劲甚大,百了又未刻意抵御,被夜风一吹后酒意上涌,脚步不由踉跄了起来,遥遥望着前面一个写着‘宿’字的地方直奔而去。

    抛出一粒黄豆大的金子后,客栈老板将百了奉若上宾,当即将安排了两间最好的上房给百了真人,并殷勤的将二人引入了房中。

    未及入房,百了酒意发作,已然呼呼的酣睡了过去。

    看着真人借酒消愁的模样,李元也是心酸不已。知道真人今见到玉婉之后心神激,受伤之后更是勾起了多年的伤心之事,故此才买醉消愁而已。

    听得百了的故事后,李元也不在心里追问自己,自己一心想要拥有强大的实力。修真界中一山还有一山高,难道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后自己就会真的很快乐吗?

    跟随百了真人修炼以来,李元一直将百了视为自己的至亲一般,一切事全由百了真人安排,甚少考虑自己的出路。今见百了一幅深受打击的模样,李元的心里也迷惘了起来。

    将百了扶入房中,替真人脱掉外以后,李元便服侍百了躺下休息,此时真人已然醉得人事不省,嘴里不时呼唤着‘婉儿’二字,让李元心酸不已。

    真人的腰上系着数个储物袋,李元见其硌在腰间让真人极不舒服,当即替其解了下来,整整齐齐的放在了真人的枕头之旁。

    唯恐真人宿醉口渴,李元给真人沏了一壶茶之后才掩好房门回到了邻房休息了起来。

    白之事实在是惊险万分,李元回想起百了真人一元真火那强大的威力后更是大开眼界。方圆百丈都是焚天大火,这是多么强大的法术啊,百了以一敌五还将对手得狼狈不堪,李元对百了真人的实力越发的佩服了起来。

    李元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听得隔壁的百了鼾声大作,李元索上爬起打坐运转起炼神诀来。

    心中杂念太多,李元平息良久也未进入炼神诀的那种空灵的感觉中。最近修习炼神诀的感觉较为奇怪,任凭李元如何努力修炼,元神之力都没有丝毫的增长,仿佛又到了瓶颈一般。

    李元听得隔壁真人的鼾声,心下思潮起伏,自筑基以后,想必真人并未像凡人一般真正的睡过一觉吧。

    “吱呀......”一声,李元立时被房门的响动转移了注意力....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