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金猴变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金猴拽着李元的衣袖,眼巴巴的跟着李元走入室内,满脸都是献媚的表。李元对金猴的讨好根本不予理会,心想这小瘪三最近太过张狂,需得受点教训才行,等我吊足它的耐心,明让它再看也是不迟。

    当下李元倒头便睡,对金猴哀怨的眼神视而不见。不片晌,李元便已呼呼大睡........

    自修炼炼神诀以后,李元睡眠的质量大为提高,很少出现做梦的况,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神完气足,精神奕奕。当天色微微露出一丝亮光的时候,李元便准时睁开了眼睛,看着金猴如常趴在枕头旁边,李元露出了一丝温暖的笑容,除了百了真人之外,金猴是李元唯一的朋友与玩伴了。

    抬手摸了摸金猴尖尖的后脑勺,李元感到有点奇怪。一人一猴相依为命,同住一屋多年,李元对金猴的习已经极为熟悉。金猴平时警醒异常,每当李元一睁眼睛,金猴便知道李元醒来,便即翻爬起来找上李元打闹厮玩一气。金猴今天趴在枕边,任凭李元抚摸却一动也不动,远不像往前一般警觉。

    一丝恐慌的绪涌上了李元的心头,李元赶紧翻过金猴细看,只见金猴紧闭着双眼,眉头深锁,一张皱巴巴的猴脸显得愁苦异常,地包天的下巴显得尤其突出,活像一个小老太太。看着金猴如此搞笑的猴脸,李元一点想笑的感觉也没有,用手背试了试金猴的体温呼吸,还好一切都比较正常,侧耳听听金猴的心脏,也嘭嘭嘭的跳的极为有力。

    胡乱忙乎了一气,算是确定了金猴尚还活着,李元便稍稍松了口气,还以为昨与火鼠一场大战,金猴疲倦过度瞌睡未醒呢。

    李元放下心事,穿衣起完毕后就回到昨与火鼠大战之地,只见战斗现场的药草虽然伪装甚好,但是一株株却垂头丧气,全无精神。

    李元拿过药锄,将现场重新梳理伪装一番后才捡了一处药草香气浓郁之地进行惯常的体力锻炼。

    锻炼一番后,心下对金猴仍然牵挂不已,李元便摘了两枚平时金猴垂涎已久却不敢妄动的蛇焰果回到了小屋。见金猴仍然呼呼大睡,李元调皮的将两枚散发着浓香的蛇焰果放在金猴鼻端,满以为这个贪吃的家伙会被惑的瞬间醒来,可是良久之后,金猴仍然酣睡如故。

    李元见金猴睡得极为香甜,便不再作弄于它,开始了毫无寸进的炼神诀的修炼,说也奇怪,经过昨与火鼠一战之后,李元再次修炼炼神诀竟然感觉精神力又有所进境,隐隐有了突破第一个境界的征兆。

    李元于是趁打铁摒除杂念向炼神诀的第二个境界神与意合发起了冲击,李元毫不费力的进入了聚精会神的精神境界,如果说一开始李元的精神力是一道细丝的话,现在李元的精神力便如一根粗大的绳子一般。元神较以前已经不知道壮大了多少倍,随着精神力逐渐的凝聚,渐渐忘记了**的存在,李元舒爽得如在云端一般,飘飘仙的感觉让李元宁神静气,全每一个细胞都在舒爽的悦动一般。

    不知不觉间,李元的思感便扩散到了他的周围每一寸地方。十丈方圆,二十丈、三十丈,仿佛不知道三十丈就是极限一般,思感瞬间便达到了五十丈方圆。五十丈方圆内,飞花落叶、草长虫鸣,无不历历在目,李元浑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在这五十丈内,仿佛自己就是那正在随风飘摇的花朵,仿佛就是那正欢畅高歌的夏蝉,一种玄妙的感觉包围着李元的心神。

    时间缓缓流逝,李元的心神在这种玄妙的意识中载浮载沉,仿佛觉得自己便如这五十丈方圆内的主宰一般,只要一个意念便能让花朵不再飘飞,让药草为己起舞。

    如果百了真人听到李元描述这种境界的话估计要羡慕个半死,元神一想意念即至,这不正是神与意合的境界吗?平常修士必须达到凝气中期的境界后才能拥有此等元神境界。

    一个修士从化元初期、化元中期、化元后期、凝气初期修炼到凝气中期需要经过五个阶段,一般都需要三二三十年之久,碰到那天资出众之人最少也得需要修炼十年之久,而李元仅仅只用了两年多的时间而便已摸到了神与意合的门槛。

    虽然李元没有修炼元力,只是单一的专修元神,但是这种进境速度说出去也是够惊世骇俗的。平心而论,李元仅仅是**素质比较出色,也并不是多么聪敏绝顶的天才。唯一庆幸的是李元保持了一颗赤子之心,修炼时心无旁骛,其实这才是李元进境神速的最大原因。

    平常修士,修炼时都要平稳心神,戒贪戒嗔,良久之后才能入定,平白浪费了不少的时间在平心静气之上,而且修炼之中,贪嗔念、争强好胜之心时时困扰,往往对元神的修炼事倍功半。

    而李元生活单调淳朴、无贪无,真人让俺修炼,俺便去修炼,即不问原因,也不去想结果,从心境上便与普通修士有了天壤之别,进境如此之快也不足为奇。

    李元正体味着神与意合的美妙,意识浮浮沉沉之中,仿佛面前有一扇虚掩的门一般,在李元堪堪将要把门推开的时候,金猴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

    金猴的惨叫声将李元从神与意合的意境中惊醒,睁开眼来,天时已然是薄暮时分,从清晨开始修炼,仿佛一眨眼的功夫,时间就过了大半天,世人常说修真无月,便是此理。

    李元快步跑回房内,只见金猴仍然双眼紧闭,两只猴爪捧着脑袋,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一般,嘴里发出凄厉的尖叫。

    李元走上前去要看个究竟,金猴竟似梦魇一般,尖叫不止,任凭李元呼唤抚摸,恍若未觉。李元看着金猴浑颤抖不已如中魔症一般,连忙将金猴抱入怀里,如小时候哄妹妹一般,颠簸哼唱,用手不断轻拍猴背。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