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谋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衲鸠摩智 书名:雄霸九州
    盘古开天辟地,天下共分九州四野,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此为九州,东海、南疆、西漠、北荒,此为四野。

    自古以来,群雄逐鹿,征战不息,大小势力星罗密布,盘踞九州各处,而在金字塔的顶端,却有四帝七皇,他们如帝皇般君临九州大地,距离雄霸九州,成为千古一帝,仅有一步之遥。

    天帝张角、枭帝曹、仁帝刘备、霸帝孙策,此为四帝,南蛮皇蚩尤、混世魔董卓、无双皇吕布、妖皇司马懿、武圣关帝、袁氏一族、项氏一族,此为七皇。

    而在四帝七皇之下,更有群雄环视,俱是野心勃勃、手段通天之辈,也许下一刻,他们就会露出獠牙,踏着其他枭雄的尸体上位,成为新的四帝七皇。

    群雄之中,西梁刘璋,无疑是最有希望上位的一方巨枭,然而,九州大地从来就不缺传奇故事,就在昨,就在刘璋自己的地宫之中,一位年仅十六的少年竟然孤刺杀得手,刘璋薨了。

    西梁,灞府,巨鹿城。

    隐兴,这是刘璋势力中枢所在,以往的每一条大小指令,都从此发出。

    这一,人头攒动,偌大的一个宫竟被挤得满满当当,无他,刘璋治下百府的头头脑脑都来了。所有人都明白,今是个大子,原因有二:其一,刘璋入殓;其二,悬而未决的继承人归属即将尘埃落定。

    后刘璋时代,谁将继承大统,成为新一任西梁巨枭?无疑,这是此刻西梁群臣,乃至九州群雄都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

    恢宏浩大的葬礼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隐兴正门之前的巨碑,这是刘璋生前给自己定下的长眠之地,他的遗愿很简单,他想在九泉之下看着他的继任者励精图治,看着西梁刘氏一步步登上九州之巅。

    自古以来,葬礼素来是相当繁琐的,尤其作为一方巨枭,其仪式自然更是讲究,流程自然也就更为冗长。

    渐渐地,有人耐不住了,人群之中,不时传出些许议论,而这话题,自然而然是围绕着葬礼之后的重头戏,继任大典!

    某位城主轻轻捅了捅前的同僚,小声问道:“朗城主,依你所见,待会的继任大典,到底将**?”

    前面这位回头看了一眼,见是相识多年的邻城同僚,也就不再藏着掖着,打开了话匣子:“淮城主,咱们主公生前虽从未明确提及继任之事,但毕竟子嗣稀少,其实也不难推断。”

    “哦?愿闻其详!”

    “主公生有三位少主,长少主刘循已在三年前战亡,三少主刘复终沉迷酒色,只有二少主刘阐,年方三十,正是年富力强,更兼屡建战功,颇得人心,可堪大任。故而,我敢断言,咱们的新主公,非二少主莫属!”

    朗城主言之凿凿,所言确实不虚,淮城主恍然大悟,赶紧拜谢不已。

    然而,这时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哼!井底之蛙,不知所谓!”

    两位城主顿时大怒,然而待看清声音的主人,却只得赶紧换了一张笑脸,陪笑不已。开玩笑!他们为一城之主,虽已算得上位高权重,但对方却是一府之主,一府足有百城,实实在在的顶头上司!

    这位府主虽然看不起这两位小小的城主,但显然也是憋坏了,不吐不快:“你们说的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二少主刘阐雄才伟略,这点不假,但在三年前,长少主刘循战亡之后,主公便有意提携长子长孙刘弑上位,终带在边言传教,兼之长孙刘弑素有莽勇之名,相比二少主刘阐,恐怕主公传位给他的希望还要多上一分呢!”

    这等内幕寻常外臣当然是没途径知道的,两位城主顿时大感受教。

    葬礼流程一直持续到天色转黑,这才终于告结,西梁群臣被一并领到了隐兴,众人心底不由有些激动,在这里,他们即将见证西梁的新一任霸主,是二少主刘阐,还是长孙刘弑?

    群臣依次入列,却有两人,一中一少,气宇轩昂,傲然立在群臣最前方。

    左手中年,年约三十,高八尺,虎目熊须,不怒自威,正是二少主刘阐。

    右手少年,年约十八,高九尺,豹头猿臂,霸气外露,正是长孙刘弑。

    本来,三少主刘复也当列在群臣之前,然据坊间传言,因其昨夜丝毫不忌刘璋之薨,饮酒作乐,已被二少主刘阐软在家,不得外出,换而言之,今的继任大典,已经没他什么事了。

    群臣列毕,一青年文士突然大步上前,手上所持,赫然是刘璋遗诏。

    见此一幕,群臣俱是眼皮一跳,这青年文士名陈琳,为人桀骜,却才华横溢,乃是梁州最出名的刀笔吏,直至两年前才被二少主刘阐收至帐下,成为旗下最活跃的谋士。

    照理来讲,宣读刘璋遗诏干系重大,必应由德高望重的元老之臣,如刘璋遗下的谋主张松来做,怎会让给陈琳这么一个后辈呢?

    此事实在蹊跷,群臣面面相觑,大之内的气氛陡然间变得有些耐人寻味了。

    不过,疑惑归疑惑,这种场合却是没人敢跳出来质疑的,大之内,这种时候能站出来说话的只有两位,一个是二少主刘阐,一个是长孙刘弑。

    此时,二少主刘阐目不斜视,神态自若,根本没有任何要说话的意思。而反观长孙刘弑,鹰视狼顾,一副大大咧咧之相,看他的样子,根本就没觉察出其中的猫腻来。

    “我主刘璋,自继位以来,励精图治,雄霸西梁...”

    陈琳的朗朗之声在大,激昂慷慨,听得群臣血澎湃,着实不负梁州第一刀笔吏之名。

    不过,对于祖父刘璋的这些丰功伟绩,长孙刘弑早已听了不下万遍,便是陈琳再口若悬河、舌灿莲花,也实在难以引起他的兴趣,所以,刘弑依旧是毫无顾忌地回头扫视着西梁群臣,而他的内心,此刻却是激动不已。

    陈琳所宣读的这篇遗诏,乃是刘璋生前令老臣张松亲笔所写,而当时在前侍奉的刘弑看得明明白白,祖父刘璋指定的西梁继承者,正是他,长孙刘弑!

    “这些家伙,以后就都是我的手下了,让我一下子统率这么一大帮人,实在是有些麻烦啊!那些武将还则罢了,一起带着打打杀杀就行,倒也方便,可这些文士,一天到晚就知道唧唧歪歪,着实烦人!还好,祖父生前指定了老张大人做我的辅臣,应该能管住这群人的嘴巴吧...”上头陈琳还在读着,刘弑这头早已是神游天外,不知所踪了。

    “然天降大难,我主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为保西梁霸业,我主遂指定...”念到这里,陈琳微微停顿了片刻,直到西梁群臣全都竖起了耳朵,这才轻咳一声,不着痕迹地瞥了长孙刘弑一眼,朗声说道:“二少主刘阐,为新任西梁霸主!”

    哗!陈琳话音未落,隐兴内顿时炸开了锅,虽然群臣中的绝大多数都更加看好二少主刘阐,但像之前那位府主那般知晓内的却也大有人在,刘璋生前明明有意提携长孙刘弑,怎么可能突然另立次子刘阐?

    这时候,长孙刘弑终于回过神来了,便是他神经再大条,也知道事不对了,震惊之下,转头盯着刘阐:“二叔...”

    此刻,刘阐却似什么也没发生一般,神色平静,对于刘弑的震惊丝毫没有回应。

    深深看了刘阐一眼,刘弑这才猛地想起陈琳的出,毫无疑问,今天这一切,绝对是出自这位二叔的手笔!

    论恃勇斗狠,刘弑不会怕了任何人!可论玩心眼,刘弑自知十个自己,也绝不是面前这位二叔和内一众群臣的对手,下意识地,他转头看了老臣张松一眼,张松,是他眼下的唯一指望!

    可是,张松的反应令刘弑从心底深处感受到一阵冰凉,自始至终,老臣张松,西梁群臣之中最为德高望重的谋主张松,竟是始终闭着眼睛,对周遭发生的这一切,置若罔闻。

    这一刻,刘弑真的彷徨了!

    然而,西梁群臣毕竟多有桀骜之辈,刘阐虽然呼声极高,但也不可能镇住所有人。

    终于有人跳出来质疑了:“忒那陈琳小儿,好不知天高地厚,立主之事乃我西梁头等大事,岂容你来妄议!”

    “没错,我主生前便已决意扶立长孙刘弑,怎会在遗诏上突然改口,此事实在太过蹊跷!”

    ......

    一时间,群臣响应,大之内一派激愤,大有一发而不可收拾的趋势。

    哼!刘阐冷哼一声,扫了陈琳一眼,陈琳心头顿时如遭巨石,差点喘不过气来,好重的威势!

    陈琳心知今之事若稍微处理不好,一旦无法善终,到时候非但没有从龙之功,反会遭万民唾弃,永世不得翻

    于是,陈琳硬着头皮往前一步,一字一顿反驳道:“长孙刘弑?哼!刺杀我主刘璋之人便是他伴下多年的书童,即便非他指使,也绝对逃不脱干系!这等不肖子孙,便是逐出刘家也不为过,怎还可能让他继位!”

    说着,陈琳还瞥了刘弑一眼,轻视之意溢于言表。刘弑在他眼中,一介莽夫罢了,怎能上位成为他梁州第一刀笔吏陈琳的主子!

    哗!陈琳此言一出,大之内顿时又是一片哗然。此前,刘璋遇刺一事,始终秘而不宣,谁也没有想到,里边竟有这样的波折!

    很快,群臣渐渐平复了下来,而这一次,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刘弑说话了,正如陈琳所说,既然刺客是刘弑伴下多年的书童,那么此事无论如何,刘弑也是逃不开干系的!

    对于这个效果,陈琳显然颇为满意,志得意满之余,竟还得意洋洋扫了刘弑一眼。

    然而,就是这一眼,却令他大惊失色!

    此时,刘弑青筋爆起,双目通红,单手撑地,浑不住地颤动,传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低吼之声,很显然,大受刺激之下,这位长子长孙,即将暴走了!

    一股雄浑的霸气渐渐从刘弑上蔓延出来,这已不单单是气势,根本就已经成了实质的气场,任何人在这个气场之中,都会感受到强大的压迫,甚至,心神受损!

    “这、这是霸者横拦!”群臣之中毕竟有识货之人,这等雄浑的霸气气场,天下间只有一门无上武道才能凝成,那便是霸者横拦,数百年前一代霸主项羽所创的绝学,没想到,今竟在刘家子嗣的刘弑上见识到了!

    “贼子敢尔!”一声震吼,刘弑庞大的躯猛地从地上窜起,如凶兽般直扑刀笔吏陈琳!

    顿时,陈琳心神巨震,脚下竟似被锁住一般,再也动不了分毫,只能直面刘弑的猛扑!

    事实上,虽是刀笔吏,但陈琳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他也算是自幼习武,虽然没成什么气候,但也至少有着入流级的实力!

    入流级是何等实力?入流级,无论放到哪里,都可为一寨之主,换而言之,寻常人等,别说拿下他,便是想要近他陈琳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刘弑虽然素有莽勇之名,但毕竟年方十八,任何人在十六岁之前,由于筋脉未成,只可修养气,无法习武,换而言之,刘弑习武的年头,顶多两年而已!两年,即便他刘弑再天才,撑死了也不过入流级!

    想到这里,陈琳心中稍定,以入流级对入流级,即便无法战而胜之,但想要全而退想必还是没问题的。

    然而,事实证明,陈琳太过高估自己了,准确地说,他太过低估刘弑了!

    人影相交,陈琳尚还完全没反应过来,刘弑的巨掌便已一掌摁在了他的面门。

    砰!陈琳完全无法抵抗刘弑掌上传来的强大力道,刹那间,后脑着地,脑浆四溅!

    嘶!群臣一阵倒吸冷气,仅一个照面,梁州第一刀笔吏陈琳,就这么完了?!

重要声明:小说《雄霸九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