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正大地偷袭

    “你还是叫我‘殷颜颜’我听着比较习惯。”殷言甜甜一笑,眼睛望进凌涵的眼中,荧荧动人,凌涵伸手揽过她的腰,闻到那股清然不染的味道,有些迷蒙,低头吻她,

    动作轻柔,却比上次的吻来得更为深刻。

    殷言僵直着子,眼睛瞪得贼大,忘记了呼吸,却能闻到他上那股特别的味道,沐浴过更加明显,那近在咫尺的俊颜,此时真的贴得好近,殷言想闭上眼睛,可是又有点舍

    不得,这次不算初吻了吧~

    许是感觉到怀中人的紧张,凌涵慢慢离开她的唇,虽然不舍她口中的甜美,但是无奈呀,还是得提醒她,“要呼吸~”

    殷言被他提醒,这才呼了口气,看到他戏笑似的脸,脸上烘,转就要找被子把自己埋进去,凌涵忙拉住她,见殷言又闭上眼睛,脸上愠怒,他可没忘记上次她不客气的

    反应,命令道,“不准不看朕。”

    殷言闭着眼羞也似的,委屈道“没办法啊,脸上好烫,没脸见人了~”

    凌涵闻言微愣,手抚上她的脸,确实是脸色发烫,是因为觉得羞人吗?那么,上次也是因为无所适从的羞人才会闭着眼睛?她以为闭上眼睛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哈哈~”凌涵想着想着不自觉地笑出声来,该怎么说,她原来还是个活宝!对着她,真的连沉都不会了~

    殷言闭着眼睛转过子,有些恼怒,“你不要笑了!”

    凌涵止住笑,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将她的子转回来,柔声道,“以后,都要看着朕,不准再闭上眼睛,朕就在你眼前,如果你不看,朕真的会消失哦。”

    殷言闻言猛地睁开眼,看到凌涵眼中的柔,羞恼似的捶了他一把,“不准消失!”

    “殷颜颜,你这是在命令朕?好大的胆子呢。”

    “人家胆子很小的,像旺仔小馒头一样呢。”殷言又作一副羞状,捏着兰花指,凌涵听着上恶寒,嘴角抽抽,“你就不晓得消停!”

    “呵呵,习惯习惯。”好好的气氛全被她打坏了,凌涵瞅着她的嬉皮笑脸,摇头,殷言凑了过去,“三爷会害怕我看不到你吗?”

    “你上次…”凌涵话到一半突然顿住,别过头没再说话,殷言好奇,“上次?上次怎样?”殷言睁着好奇的眼睛,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上次…是指你偷亲我那次?”

    “朕偷亲你?!”凌涵气结,他是光明正大的亲好不好!

    “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就随便凑过来,我没告你强吻就不错了!”殷言也不示弱,红着脸愤愤道,“居然偷袭我。”

    看凌涵好像被逮到的小偷,明明错了还是又摆出一副“我是皇帝我最大”的样子,殷言叹了口气算是认了,又问,“你还没说上次怎样?”为什么会突然亲她?因为喜欢吗

    ?

    “朕以为你讨厌了…”凌涵嘟囔说道,殷言有那么一秒没反应过来,她其实是想问为什么他要亲她,可是某男好像搞错了,不对,这才是他以为的重点?他以为她讨厌他了

    ?

    殷言看着凌涵有点小孩子气的表,忍不住嘴角大大扬起,如花绽放,凌涵呵,好可哟~

    “你笑什么?”凌涵看着她脸上花枝灿烂,殷言嘴上的灿笑不减,摇头,凌涵更加疑惑,“你到底在笑什么?”

    殷言憋着笑,再摇头,凌涵直接抓过她,恶声恶气,“殷颜颜!”

    “哈哈~你好可。”殷言忍不住嬉笑出声,双手还不怕死地捏上凌涵的脸颊,凌涵绷着脸看她笑得花枝摇摆,吼,“殷颜颜!”

    “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