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有点喜欢他的时候,殷言只是觉得如果能离开皇宫,对凌涵顶多只是不舍罢了,可是到现在,要是以后都见不到他了,她宁愿永远都待在那个皇宫里。只要能陪在他

    边就好,只要能一直看到他就好。

    想说的话还有好多,但是,说完这些以后,其他话似乎都说不出来了,喉咙被哽住,这样算是表白了吧,她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跟一个皇帝表白。

    凌涵愣愣地看着她,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她到底在这里站了多久,在这里等了多久?刚刚她说了什么?她说“喜欢”?她叫的是他的名字,是“凌涵”,不是“皇上”

    ,喜欢的只是他这个人,明明已经是他的妃子了,可是,从没有一个妃子这样说过喜欢他...

    后的人骑着马靠近的时候,听到的就是殷言这段告白,不敢相信她居然等在城门口,狼狈的模样比起他们有过之而不及,韩青和黎尚铭微笑,佩服她的勇敢,也佩服她的真

    诚,上官?静静的看着两人,看到殷言的眼中只有凌涵,完全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眼神微暗,原来对她来说,自己并不是最特别的,原来,是他误会了。

    凌涵看着她眼眶通红,心底似乎有什么陷了下去,解下上的披风披在她上,凌涵牵起她的手,脸上挂着微笑,“好,以后一直留在我边,每天都看得到我。”

    殷言脸上微赫,跨了跨步,脚上却已经麻掉,凌涵反应极快,先一步揽住她的腰,然后带她上马,香叶静静看着两人,眼神带着迷茫,突然一件披风伸到自己跟前,香叶

    抬眼看了看韩青,摇了摇头,转,不去看韩青眼中闪过的落寞,脚上一阵麻痹,体不自主的向后倒去,却靠到后一道厚实,韩青径自将披风披在她上,低声道,“香叶,

    别再拒绝我。”

    香叶手上一动,想扯下那件披风却让韩青按住,香叶退开一步,韩青脸上微恼,殷言突然叫“香叶”,香叶转头看她,殷言坐在马上,脸上略不自在,看着她勉强一笑,“香

    叶,一起吧。”

    凌涵无奈地让出坐骑,一行人慢悠悠地走回皇宫,殷言坐在后头,突然低声道,“香叶,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你没有话想问我吗?”香叶淡淡问她,殷言看着她的侧脸,脸上带着认真,“我只问一句,我可以信你吗?”

    香叶转头看她,良久,嘴角终于淡出一抹笑容,“可以。”

    殷言伸手环住她的腰,头埋在她的肩头,一个愿意冒着大雨一句话都不说默默陪她站了一整夜的姐妹,还有什么值得好怀疑的呢~

    殷言回了香絮宫,泡了个澡,洗去上的寒气,躺在上,想起自己今天跟凌涵告白的场景,脸上微烫,但是她不后悔,她决定要义无反顾地喜欢他,她就不会后悔!

    快睡着的时候,门外传来通报声,凌涵来了!殷言弹起,还没来得及梳理刚洗过乱糟糟的湿发,凌涵已经走了进来,想必是梳洗过便过来了。

    他看到殷言那副乱糟糟的打扮也不在意,反正她一向不注重形象整洁,想到她曾经乱蹬鞋子,随手把他的衣服扔在屏风处,吃了橘子皮也不收拾,一点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要指望在她上找到出水芙蓉的感觉那是奢侈,不过这样才像她。原来不知不觉中,和她之间已经有了那么多的牵绊了。

    坐到沿,微笑着用手帮她梳理头发,“朕今天很高兴。”

    “哦。”殷言讷讷地应声,凌涵看着她,“以后你只管喜欢朕就好。”

    “哦。”殷言继续装瞎,凌涵眯起眼睛看她,使劲揉她的头发,“殷颜颜!”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