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

    “三爷呢?”殷言问,上官?看了看她,言又止,殷言又问,“凌涵怎么了?”

    “大雨倾盆,回京的路上,山上泥石崩塌,一行人都被埋在底下...”小贵子说着便哭着贵了下来,上官?叫了人过来,安抚殷言,“我现在就带人出城搭救...不用担

    心。”

    “我也要一起去!”殷言喊道,上官?难得地板起脸,“雨太大,你去了也于事无补...”话说出口后似乎觉得重了一些,看着殷言愣在原地,上官?眼中带着歉意,香叶

    走了过来,拉住她,“侯爷会把人带回来的,就在这里等着吧。”

    上官?给了个感激的眼神,随后便带着人,冒着大雨出了城,殷言呆呆地看着一行人消失不见,泪水滑过脸颊,香叶想帮她拭去泪水,殷言偏过头,咬着下唇,没有说话,香

    叶的手顿在半空,还是没有说什么。

    天色渐黑,雨下得依旧淅沥,香叶去房里送饭的时候却不见了人影。

    心上一惊,抓起雨伞便跑了出去,跑到城门口处,却见一个细弱的影,撑着油纸伞,顶着大雨,站在城门口处,一脸固执地望着城门没有动作。香叶叹了口气,走了过去,

    伸手想拉拉她,想起她刚才别过脸的样子,手上微顿,暗暗苦笑,心想她应该是怀疑自己了吧。

    黯黯将手收回,香叶站在后陪她站着。

    天色微亮,雨水渐小,殷言上已经湿透,一把油纸伞,顶了一夜的大雨,上早被打湿,她知道香叶一直都在,舍命陪君子的打算,愣是陪她站了一整夜,她什么都不想问

    了,心里除了凌涵的事,现在她的心里装不下其他的事,听到泥石流崩塌的时候,心揪痛不已,好像被抽空了一样,她现在没办法想象,没有凌涵在边的子会是怎样。

    如果没有凌涵,她还会有那种心悸的感觉吗?从离开他边的那一刻起,心一直悬在空中,找不到踏实的地方,一直都保持着那么微妙的暧昧关系,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其

    实很以来他,从开始发现喜欢他到现在,她都还没有说过“喜欢”...

    天微微亮,殷言固执地看着紧闭的城门,泪水干涸在眼中,天黑天亮,等待时间太久,变得有些麻木,她知道这样很傻,但是,起码让她第一个见到,见到他平安无事。

    天还没大亮,城门开门了,城外没有人影,雨势渐小,天都是灰蒙蒙的,一阵马蹄声传来,慢慢靠近,雨越变越小,马群由远及近,殷言看清了,手上的伞不知道什么时候掉

    在地上,正前方的男子,虽然一略略狼狈,但是仍然掩不去那一凛然傲气,端坐马上,策马而来,走进城门突然加快速度,眉头微蹙,还是那副要命的表,熟悉又亲切..

    .

    殷言以为自己会想哭,因为每次见到他就会有种想哭的冲动,可是真的见到他急急奔来,然后翻下马朝她跑来,那脸上有些愠怒,随即又有些惊讶,复杂的殷言说不出的表

    ,殷言看着他笑了,笑得好温暖。

    凌涵的手抚上她的脸,冰凉却温暖,“怎么又哭了?”

    才不是哭了,是被雨打湿的,她明明就在笑,站了一夜,脚早就麻了,只能站在原地叫他,“三爷。”话说出口有些哽咽,很难听,殷言换了个称呼,

    “凌涵。”看到他脸上微怔的表,殷言伸手抓住他的衣襟,真的感觉到滚烫的眼泪滑下脸颊,她睁着眼睛想要看他,口中的话还没经过思索便说了出来,

    “凌涵,我喜欢你。”她明明想说的是“你没事太好了”,她还没问他有没有受伤。

    “我喜欢你,就算以后你不要我了,就算以后你嫌弃我了,就算以后...你要把我送到冷宫孤独终老我也要喜欢你,我要每天都看得到你,只要看到你就好...以后,不

    要再消失在我眼前了好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