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水路

    “这是什么?”香叶问她抓在手上差点拿来擦嘴的布包,殷言缓过气来,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手上的布包,讪讪一笑,“黎兄上路时交给我,说是云先生留给我的箴言,不

    过我看不懂,好像也没什么紧要的。”攀了几句话,就跟人家称了兄弟。

    “你太笨了?”香叶认真地问她,殷言差点抓狂,“姐姐我聪明得无与伦比!”

    “云鬼曰魂,一言曰附,二言曰归,媚心曰在,福曰忌妒怒。”来来去去看了几遍,只看得出好象是在说她的状况,但是又好象说了别的,殷言极度烦恼,这东西好听的叫笺

    言,说穿了就是个小纸条,殷言粉无语,高人留个纸条都非要这么高深吗?

    不过那个忌妒怒云先生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也说了要“切忌妒怒”,她看起来脾气不好吗?恶~又想吐了,还是不想了~

    看不懂是什么意思,殷言也就没多在意,回程第三天,殷言就整个软趴趴地俯在香叶上,凌涵眼角瞄过殷言,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倒是第一次见,想必真的是坐马车坐得

    难受了。马车在郊外停下,凌涵吩咐停车休息,香叶扶着殷言到一棵树下坐着,然后自己去找点药草给她,韩青自然地跟了过去,凌涵挨着殷言的位置坐下,看着她靠在树干

    上闭目养神,突然伸手扶过殷言的头,让她转个姿势靠到自己前。

    殷言现在要死不活的,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就由着他摆布了,靠在他怀里,那位置也舒服的,熟悉的味道。

    凌涵看着怀里安静的人,微微一笑,手玩起她落在前的碎发,细细柔柔,手感绝佳,殷言懒得开口让他别闹,还是继续睡她的,但是后的人似乎不打算消停,玩过她的

    头发,又捻起她的手把玩起来,捏捏手指,捏捏手掌,一脸有趣。

    殷言继续忍,她现在连手都懒得抽回来。

    但是三爷好像玩得起兴,一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便抚上她清美的脸蛋,细腻的肌肤,触感极佳,光滑而有弹,凌涵嘴角挂着满意的弧度,没见殷言额上的柳眉慢慢纠

    结起来。

    终于,怀里的人抓狂似的把人一推弹起来,吼道,“够了!当我死人啊?!”老虎不发威当她是加菲猫啊!

    凌涵显然没料到她会突然抓狂,脸上被抓包的尴尬一瞬即逝,随即又是一副威严的态度,摆摆手招呼她,“殷颜颜,过来再躺下。”

    “我有病我就过去给你玩!”殷言被打扰心极度不佳,冲他一甩袖子走到另一边树下,哼的一声别过头继续睡。

    凌涵脸色不佳,像玩具自己跑掉的孩子,瞪着另一边的殷颜颜,不见黎尚铭一脸惊讶的看着两人,小贵子和胡统领倒是有所免疫,见怪不怪了,香叶拿了一些药草洗干净了

    直接让殷言含着,殷言张口,整个人又巴到香叶上。

    凌涵脸色更臭,瞪着殷言,也瞪着香叶。

    距离京城还有一点路程,凌涵说改行水路,殷言连连点头,摇晃比颠簸要好吧~

    搭上运河,一路风平浪静,好在殷言不会晕船,否则她就真的要抓狂了!

    坐在船尾看着河水,殷言一派豪,“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香叶瞟了她一眼,没说话,倒是韩青笑了,“夫人倒是气概非凡,不过咱们似乎不是去赴战。”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