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清水镇

    殷言恍悟似的连连点头,“原来是拿人家妹妹的啊~这还真卑鄙,不过三爷不是说人家一家都满门抄斩了吗?”

    “黎家公子七年前被北辰皇子所救,黎小姐却是不知所踪,直到前两月,传闻黎府小姐突然出现,北辰君主为她和七王爷赐婚,黎家小姐的份才得到证实。”

    “那你们反正利用了人家妹妹,就再利用一次直接把人到京城不就好咯~”殷言也只是随口说说,凌涵和韩青却都明显一愣,一脸恍然,随后又摇摇头。

    韩青说,“黑冰寨将人离北辰,可谓不择手段,三爷贵为天子如此不择手段怕叫人笑话了。”

    凌涵在一旁点点头,殷言差点就拍桌而起了,捏着杯子道,“叫人不择手段把人回来还不是你们给钱让人做的,现在人回来了擦擦手就说是别人不择手段,这种推卸法

    也太不厚道了吧~说得那么好听,你不出钱人家没事去‘不择手段’干嘛~”

    一句话说,要说卑鄙,这顶帽子早就扣在你们头上了,凌涵脸色变得不好看了,殷言也不理他,反正她又没说错,拍拍裙子拉着香叶溜回自己房间,留下两个男人慢慢沉吟

    去吧~

    在小镇上逍遥了几,殷言没事便到处瞎逛,在这种地方,艳遇没有,调戏良家妇女的没有,连个地方小霸王也不见,民风纯朴,难怪黎尚铭那么喜欢这地方了~

    清水镇,名字也是那么纯朴,好~

    回到客栈,韩青笑得像狐狸,说是明早就一同启程回宫,看她真有当狐狸的潜质,笑得那么险,想必那事也是他提的了,跟他站在一起凌涵都衬托得单纯了~

    回程路上,黎尚铭似乎没有不满,脸上一派怡然,休息的时候,殷言忍不住问,“黎公子,韩青是怎么说服你的?”

    “韩大人只说,若是在下不肯继任霄南王的名位,只好请人将?儿来继位。”黎尚铭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无奈的苦笑,提起?儿的时候眼中闪过温柔的神色,那个?儿就是

    他妹妹吧~黎尚铭对他妹妹真好~想起自己以前那个哥哥,整里对她不是冷嘲就是讽,跟黎尚铭简直就没得比!

    同样是妹妹,为什么她就没有那么好的哥哥呢?要是有,她或许还会巴着想回去那个世界,可是偏偏她没有~

    “?儿现在,应该与七王爷成婚,又怎么能破坏她的幸福呢。”黎尚铭语气平淡,含着点点无奈,殷言想到韩青说那话的时候应该是无赖的,不过这年头,无赖比谦谦君子

    有用~现在也算顺利拐到人了,但是她在意的不是这个。

    “你不生气吗?不怨恨三爷吗?”殷言在意的是这个,黎尚铭笑着摇头,“我知道三爷无意为难在下,在下不愿为三爷效力,只是因为当初受北辰皇上恩惠深重,黎府欠了北

    辰,在下已经无法补偿,家父临终说,黎家始终是南临的子民,夹在两国之间,也只能矛盾徘徊,总是找不到一个根,既然如此,不如便顺其自然。”黎尚铭说着脸上带着希冀,

    “?儿替在下留在北辰,也算为黎家赎罪了。”

    殷言大概听明白了,只是明白了而已,并没有理解,对她来说,古人的思想总是这么迂腐难懂,他们所在意的往往是她这个现代人所不理解的,就像她不懂为什么古代女人会

    接受三妻四妾这样的规定一般~

    罢了,这些也跟她没有干系,出了一趟宫,平平静静波澜不惊,现在又回去了,殷言只想仰天大叫一声――我想吐!

    鬼的马车,下次别指望再叫她出宫了,这东西糟糕透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