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尚铭说,“王上何必非要让黎某回去?黎某现在已非北辰子民了。”

    凌涵说,“就因为你是南临子民,令尊黎天晟乃南临国霄南王,先皇让霄南王潜伏北辰伺机而动,如今霄南王逝世已经七载,朕无意与北辰开战,但霄南王的血统就该由你

    来继承。”

    黎尚铭说,“黎某不在意所谓血统,也无意为官,王上不必担心黎某会为北辰效命,黎某既然回了南临国,只求安定,平淡。”

    凌涵说,“若算辈分,你我本属同辈,霄南王的名位总需有人继承,朕还会在这里逗留几,你大可细细考虑。”

    殷言听进耳的就这么多了,除了知道这个黎尚铭是前霄南王的独子,凌涵此行是要为了找他回去继承名位,但是黎尚铭为人淡泊所以拒绝了,除了这些,其他的殷言就没听

    出来了。

    “你不是已经全都听出来了吗?”凌涵无语,他们之间说的,她完全听明白了嘛~

    因为殷言坚持,一行人只得步行回客栈,两人在前面走着,殷言说了自己的疑惑,香叶和韩青几人在后头,隔着有些远,

    “爷说的你都知道了不是?这就是爷此行的目的。”凌涵摇着扇子慢慢走着,殷言一脸鄙视,在宫里自称朕,出了宫自称爷,这人还真是,大爷!顶大的大爷!

    “如果是为了一个名位的继承,费得着‘爷’您亲自出马来劝嘛?”殷言特意说重“爷”字,原本是没意思问太多的,凌涵却不然,眼神略显怪异地看着她,半晌才道,“

    黎尚铭若是一般俗子,也就由他去了,但他能力出众,北辰国君也对他十分倚重,北辰与南临近几年虽无交恶也不算交好,黎尚铭断不能为北辰所用。霄南王是南临国世袭王侯,

    那位子空置许久,七年前黎天晟被处死时先皇任何没有追思,如今让他的独子继承黎府血统,也算是对黎天晟的交待。”

    殷言这回算是听明白了,“您说那么多就是要纳才嘛。血统那些就你斤斤计较。”

    凌涵倒是第一次觉得她还聪明的,微微一笑,也没有责备,殷言看着他笑,自己也笑了,“爷登基一年多,边要是有一个霄南王和你一道撑着,那些事也不用自己做

    得那么累了。”

    殷言一语中的,凌涵闻言微怔,原以为她的理解能力还算强,但没想到她想事也如此透彻,偏偏还是丞相之女…带她一起,与她说这些事,都只是不想刻意让她回避,她

    虽然装,气人,但是心却是单纯的,也因为这样,所以他愿意信她所说――她是立志要做让他信任的人。

    “殷颜颜。”凌涵突然唤她,殷言漫不经心似的转头,凌涵眼中有着复杂的神色,低声道,“朕相信你。”

    殷言微微一愣,却是笑了,“相信我?你该不会叫我去劝那个黎尚铭吧?我跟他又不熟~”

    凌涵没有说什么,这样子的时候,就是单纯的她,眼神恢复清透,让人无法不相信她。

    第二天,凌涵再去找那人,依旧是拒绝,想来这种方法也是没用,殷言听凌涵和韩青谈过一个叫黑冰寨的,听名字好像是山寨,但韩青说那是一个神秘的组织,消息脉络

    遍布四国,曾经是名负一时杀手组织,不过前几代便已经洗手不干,虽然如此,那组织依旧还在,买卖消息,拿钱办事,却不杀人。

    听说黎尚铭就是那个黑冰寨从北辰国回来的,殷言问他们怎么的?

    黑冰寨做事一向不问过程,所以韩青不知道,随后问了暗卫,说是黑冰寨劫持了他妹妹才让他自愿离开北辰。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