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言看到他,脑里就浮现一代武侠张三丰的形象,张三丰是不折不扣的高人,那眼前这位绝对也算得上是高人。还是很高的高人啊!

    “云先生,这位是南临国君。”黎尚铭一派尊敬,向老者引见凌涵几人,那位唤作云先生的一双眸子闪闪发光,饶有趣味地看着凌涵,脸上带着从和的笑,忽然那眼神转

    过殷言和香叶两人,眸中的光芒微闪,脸色微微变化,便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在殷言的面前站定,随后一脸探视的直盯着殷言,来回审视,殷言被盯得心里发毛,语气极为虔诚地问,“老先生,我是不是有什么冤魂缠还是将要有血光之灾?”

    云先生听了那话微微一怔,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先生不老,姑娘也没有所谓冤魂缠,不过姑娘实乃奇人,老夫劝诫姑娘,修心养,切忌妒怒。”

    殷言听着纳闷不已,“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姑娘可当是老叟胡话,不必往心里去。”云先生微微一笑,殷言更是一头露水,凌涵在旁边看着莫名,问,“黎公子,这位先生是哪位?”

    “老夫只是闲云四海的老人罢了。”云先生没等黎尚铭开口便说道,黎尚铭微微一笑,介绍道,“这位是云先生,是在下甚为敬重的长者,王上,若是不嫌寒舍简陋,不如到

    里面说话。”

    凌涵看了看他,微微点头,韩青跟了进去,殷言和香叶走在后头,黎尚铭看了看殷言,问,“这位姑娘是?”

    “她是殷颜颜。”凌涵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头也不回,殷言瞪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怨愤,还有这么介绍人的?!说个名字就算了?

    “你好,我是殷颜颜,这位是我的好姐妹香叶。”殷言对着黎尚铭谦礼一笑,随即走进屋里,这就是有口说别人无口说自己,她自己介绍,还不是只报了个名字~不过这不能

    怪她,难不成要她自报,“我是凌涵他最新的老婆。”

    说得自己好像是连载的一样,绝对不要!

    屋子里并不破落,简朴务实,收拾得很是整洁,给人一种清雅的感觉,很难想象他一个大男人住在这里还能收拾得这么整洁,正暗自赞叹着,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呼唤,“公子

    ,我回来了~”

    转头就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童提着菜篮进来,黎尚铭微微点头,吩咐小童泡茶,那小童放下菜篮立即跑去烧水,泡茶,动作利索干脆,殷言汗颜,原来这才是屋子整洁的真相

    。

    “韩青,这位公子到底是什么人啊?”忍了那么久,殷言还是问了,一边的韩青微微疑惑,“三爷没跟你说吗?”

    殷言摇摇头,韩青微微侧过头来,顿了顿还是笑道,“那夫人还是自己问三爷吧。”

    殷言当即气结,这只狐狸!!

    多了个云先生,几人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殷言是不知道那个云先生多了不起,他有没有比张三丰前辈还牛她也不知道,殷言只知道,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有意无意地

    望向自己,殷言纳闷,自己是不是很合他老人家的眼缘?

    还有的就是关于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可不会觉得那真的是胡话,听起来倒像是…箴言?

    说她是奇人,难道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体真正的主人?!真是这样的话,那…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吧?反正她是死过一次的,回不回去都没有什么差别,她已经习惯了

    猪猪和凭儿的照料,习惯了香叶的清淡,也习惯了…凌涵的包容…不太想回去呢..

    老先生,我不想回去,所以你不用看我了。

    云先生说是还有事先离开了,凌涵、韩青这才进入正题,“黎公子,朕此行的目的你应该知道。”

    “在下知道,但是王上,黎某不能跟你回去。”黎尚铭摇摇头,殷言听着莫名,但是听起来他们好像真的在说正经事,她也知道这种时候她该闭嘴,反正她也听不懂~但是凌

    涵又没叫她回避,所以那些话还是无可奈何的听进耳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