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出宫吗?

    养了又将近半个多月,殷言和凌涵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微妙,那次之后,凌涵也没有什么越矩的举动,两个人就都装糊涂了,大概这就是感吧,越接近,越装糊涂,摆

    明了便失了味道。

    殷言的脚慢慢好了,只是还不能大跑大跳,殷言拿着几朵向葵干花慢慢走到御书房,这时候,凌涵大都在那里独自办公,刚一走近,侍卫长便来拦,“娘娘,皇上吩咐不

    得任何人随意入内。”

    殷言闻言喝了一声,立即摆出一副讶异十足的小妇人表,“胡统领,难道,皇上在里面藏了人怕被我撞见?”

    “一定是这样的,皇上一定是嫌弃我,偷偷叫了小人在里面嘿咻嘿咻,怕被我看到所以才让你拦着的对吧,我被抛弃了,被狠狠抛弃了,呜~”殷言很敬业地仰天狂嚎,胡

    统领是听得一愣一愣的,脸色越来越惊恐,急着解释,“娘娘,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

    “你不用骗我了~一定是这样的,皇上嫌弃我了,里面养了小人了,过两天就要把我打进冷宫了,呜~~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凭儿,咱们要先收拾细软,要搬进冷宫了…”

    正自说自乐说得起劲,里面传来一声咬牙切齿的声音,“殷颜颜!”显然是听到她自怨自艾的话了,当然嘛~本来就是嚷给他听的~

    殷言听到里面来自凌涵的专属称呼,脸色一变,刚才的怨妇表一去不复返,变脸之快让人咋舌不已,最可怜的要属胡统领,至今没有学会教训,这个女人的话不能轻易听

    进耳里!

    殷言收起那副哭怨的脸,堆起笑脸,冲着门内应声,“到~”

    说着便推开还在径自哀怨的胡统领便推门走了进去,就见凌涵,屋里真的还有人,不过是个男的,很面生,倒不像是宫里的人,凌涵瞥了她一眼,将什么东西交给那人,

    然后那人一?礼退了出去,殷言有些好奇,那人看起来是专门替皇帝办事的那种,根据历年来看电视小说的经验,通常知道越多的人越没有好下场,所以虽然好奇,殷言还是不会

    问什么。

    “你还真是不停歇,把宫里人都糊弄着玩。”凌涵已经看透她了,玩还很会做戏,养伤期间更是层出不穷,蹬鼻子上脸,得意洋洋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这不是子无聊嘛~”殷言打着哈哈笑得狗腿,双手奉上枯花,“皇上,这是小的特地孝敬您的。”

    凌涵看了一眼那干花,哼声道,“你倒真是无法无天了,居然拿这种东西来戏弄朕。”

    “皇上你这就不对了。”殷言收起那副狗腿样,正色道,“向葵跟一般的花不一样,虽然枯了但是做成这种干花的模样还能拿来做摆设的,别有韵味的。”

    殷言说着径自物色御书房中适合插花的古董,拣了个最合眼的然后把花插上,又拿出另一只手上的一些干草,径自忙活着,凌涵走了过去,看她认真的调整角度和布局,又

    抽走一些甘草,再弄弄那干花的位置,好一阵子,终于满意道,“好了。”

    大朵的枯色向葵,衬着星星点缀着的甘草,中间还拉了一条卷草,都是枯萎的颜色,却没有萧落的感觉,很宁和的色调,反而有种别样的味道,让心沉淀,平静。

    “这又是做什么?”

    “我跟香叶学的,插花艺术~我就学了一点皮毛,不过装饰一下还是不坏的。”殷言有些骄傲地说着,凌涵也只是由着她,没有把花弄走的意思,反正她总是这样自作主张。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殷颜颜。”两个人在庭院泡茶的时候,凌涵突然叫她,“你想要出宫吗?”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