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还敢偷袭

    那王路明听了她的话,看着她有些生气的表,却是张口,接过碗一饮而尽,面不改色,只是微微呛了一下,殷言看着他,尽是好笑,这人还真是…想死?

    殷言转头跟凭儿交待了几声,然后慢慢站起来,眼巴巴地看着香叶,香叶无奈,只好扶她,走到那人面前,无奈道,“你就别瞎想太多了,我不让你死也不是要什么秋后算

    账,就算你真的是想杀我,我现在好好的没事,你也没必要拿命来填,再说…”殷言说着挠挠头,“你那时候还救了我一命,就当还你的。”

    王路明没有说话,愣愣的看着她,说不出的感觉弥漫着。殷言被他看得有些不耐烦,凭儿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瓶药,那是太医留下的,对跌伤外伤很好,现在她有了上官

    ?送的药膏,那东西她也用不着了,拿过瓶子放到他面前,笑似的,“毒药,回去立刻把它涂在伤口那里,包你今晚七孔流血全溃烂而死。”

    王路明听得瞳孔微微睁大,那瓶子分明是写着伤药,许是看到他探视的眼神,殷言横起脸来,伸手对着他的背部重重拍了下去,“害我跌伤脚!还没报仇呢!”

    王路明吃痛了一下,却没有多痛,咳了两下,再看殷言站起来,一罗裙,顶着璀璨的光芒,她看起来,好像真的无意为难他。

    让人把他送到别处去,这件事由她跟皇上说,就当没发生过,让那将尉也别把人关押起来,不然那伤永远也好不了,看他伤口的愈合况就知道那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皇宫里,暗面多得很,殷言虽然不清楚,但也是明白的。

    伤好后就把人送出宫去,容妃还不至于会斩草除根吧~当然这只是殷言的担忧,那人好了之后,余下的事就不关她的事了,殷言告诉自己,只是看在他那时候还算有礼貌的份

    上而已~

    以后要给那些杀手业的提点建议,杀人的时候也要带着礼貌才行。

    还是那句话,“今时今这样的服务态度是不行的!”

    “在说谁的服务态度不行?”门口传来声音,殷言听着那声音浑一怔,昨晚的吻感觉还印在唇上,耳根微,殷言还是硬着头皮转头,“臣妾是说,这皇宫里规矩太多,服

    务态度差强人意,人跟人的界限未免分得太明显了。”

    “夹板才拆了不久,这么着急着下?”凌涵走了过去,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殷言微微垂首,这个夺走她初吻的罪魁祸首…

    “皇上,人家是待在屋里闷得慌嘛~”殷言突然抬首嗲着声音道,果不其然,凌涵浑一颤,瞪她,“殷颜颜!不要故意发出这种声音。”

    “皇上~人家哪有~人家一直都是这个声音。”殷言摆出一脸无辜,看着凌涵气结她就高兴!看他发窘她就得意!!

    看你下次还敢偷袭我!

    香叶刚刚就鸡皮疙瘩掉满地,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是存心的,现在是怎样,子太无聊专挑皇帝来玩?

    “殷颜颜!“凌涵咬牙切齿的叫唤,殷言继续无辜嗲声道,“皇上,人家只是好好反省过,决心要为皇上变为淑女,成为淑女的第一步就是把自称全改成‘人家’啊~皇上

    不喜欢人家这样说话吗?”

    “歪理!”凌涵斥道,“你给朕好好养伤,少琢磨那些个歪理!”

    说完,便又离开了,捣了一下乱,殷言心极好,再看香叶还是一脸黑线的模样,殷言故作害羞地捂着脸颊,“香叶,干嘛这样看着人家嘛~”

    香叶直接双手在前交叉,“得,我不是皇上,别把那一用在我上~”

    “香叶你冤枉人家~人家不依~”殷言说出来了!做作发嗲的最高境界――“人家不依~”

    要是换作以前她还真开不了口,现在居然让她这么溜口地说出来了,殷言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香叶听着她的话,愣了几秒,随即转,干呕,然后叫道,“别让我再看到你

    。”

    殷言笑得差点岔气,又整到一人,她的功绩又多了一条~不过总感觉这些装的事儿越来越溜,殷言暗笑,自己该不会快人格分裂了吧~格真是越来越恶劣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