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咬吕洞宾

    如果说殷言之前还有怨恨这个人,这会儿看到他的样子也完全恨不起来了,看起来脸色苍白,粗狂的面孔显得更加狰狞,殷言端着那碗甜汤完全没了胃口,问那将尉,“犯了

    多大的事犯得着把人折磨成这样啊…”

    “娘娘,以下犯上,该当死罪,是娘娘仁慈留他一命。”那将尉恭敬回答,殷言脸上一抽,这话听起来好像她好像硬是不肯让人死,留着活受罪一样,这样确实更残忍,她也

    没想到会这样啊~看那人奄奄一息的样子,殷言不忍了。

    “那谁,把那补汤喂给他喝吧。”殷言指了指一个太监,又指指自己桌上的补品,众人闻言一愣,那太监讷讷问,“娘娘是说给他喝?”

    “娘娘,这人对你无礼呢。”珠叶不满地说道,殷言瞪了她一眼,“你没见他那模样多惨不忍睹啊,看他这样连说话都不好,那东西我反正不吃。”

    无奈,那太监只好照着吩咐喂了他几口,那粗狂的脸上还是面无表,被灌了几口药汤,终于回了一点精神,殷言屏退了周围的下人,只留下那名将尉还有香叶几个。

    “你叫什么名字?”殷言问那人。

    王路明抬眼看她,坐在那里,旁边的丫鬟还拿着一根拐杖,想来是脚伤还没好,那又何必急着盘问他。

    “娘娘问话,还不快回答。”旁边的将尉冲口道,殷言立即耳朵发痛,“那谁,你声音别那么大,本宫耳膜脆弱。”

    “娘娘恕罪。”

    “没事没事,我就问问,不用搞得像审犯一样,你看他也弄不了什么把戏,不如你先出外面候着?”殷言一脸和睦,那将尉看了看地上的人,微一思索还是退了下去。

    殷言见人退下,又看了看地上的人,叹了口气,凉凉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司马蓉蓉派来的吧。”

    见那人脸上微动,依旧没有开口,殷言没在意,继续道,“你说容妃怎么会那么笨,要找人下手也要找跟自己没关系的啊~你是她宫里的,出了事她不也脱不了干系,不过你

    不开口,一个人出了事推给你就是了。”

    那人倒是没了反应,低着头就是一副等死的姿态,殷言也有些同这人,这些帮人办事的,有些太死忠,把事揽上,幕后的就继续翘着二郎腿谋划来谋划去,逍遥着。

    想想那时候自己跳下楼去,跌伤一条腿,人家被打得体无完肤,吭也不吭一声,现在还把自己当成护主的英雄了?

    想想还是气愤,瞪了一眼那人,忽然叫道,“猪猪!”

    “娘娘?”

    “让他知道本宫因为他这半个月来都受了什么苦!”殷言愤愤的说道,猪猪却是为难,叫她绣花还行,那些用刑的事她可不行啊~末了又听殷言愤愤道,“把这碗药灌他喝下

    去!”

    旁边的香叶脚步一个不稳差点滑倒,就知道这人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一个两个都是那么幼稚!

    猪猪,包括王路明都明显愣住,喝药,是受苦的事,她是想这么说吗?猪猪有些无语地看着自家娘娘,说得一本正经,真让人哭笑不得,不过看看那人上的伤,突然脑中闪

    过一个想法,娘娘难道是想让他喝药治伤,太医开的药大都是有助于内伤愈合,强健体,给他喝倒也适合,思量了一下还是端着药走了过去。

    看了一眼地上的人,轻笑道,“还好你看起来够可怜。”连娘娘看了都不想欺负了~

    王路明却是愣着,看着那碗药汤,迟疑着不敢张口,殷言瞥他一眼,冷哼道,“不敢喝啊?怕我下毒啊~对啊~我下了好毒的毒药呢~你喝下去包你一命呜呼~哼!”

    哼!狗咬吕洞宾!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