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言一吞下药汤,立即抓了一把蜜饯便塞进嘴里,把嘴巴鼓得涨涨的,苦的甜的在嘴里交融着,汇在在舌尖,苦得她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好不容易吃完了,凌涵递过来一

    杯水,殷言张嘴喝了几口,立即苦着脸就要哭给他看,却不料,凌涵突然放下碗,伸手将她拉近自己,唇便这么印了上去。

    温软的感觉,还带着一点独特的味道,点点甘甜,味道好极,这是什么?殷言的脑袋完全忘了思考,凌涵停留在她唇上,轻轻一,然后退开,再看殷言,却是完完全全傻

    在当场,眼神飘忽,迷迷茫茫.

    这反应看起来有点奇怪.凌涵正想说什么,殷言突然一把推开他,往后一退慌着脸便缩进被子里去,凌涵愣了几秒,立即伸手去扯她的被子,谁料殷言死死地拽着被子就

    是不肯松手。

    凌涵拉不开,有些急了,“殷颜颜,你怎么了?别闷在里面,出来。”

    闷在被子里的人没有半点声响,被子被扯开,立即钻到另一边再缩,凌涵再扯,殷言再缩,两人就那样一缩一扯,来来回回好一阵子,最后凌涵火大,一把将被子扯开丢

    到地上,殷言却干脆蒙着脸不看他,凌涵抓着她双手压到另外两旁,殷言终于呜嗯了一下,像受伤的小猫。却是紧闭着双眼不肯睁开。

    凌涵急问,“你怎么了?”

    殷言摇摇头,没有说话,也没有睁开眼。凌涵皱眉,“睁开眼睛看着朕。”

    殷言还是死闭着眼睛,摇头再摇头。手上挣扎着,凌涵忙抓住她,怕她的脚乱蹬受伤,忙翻压住她下

    “放开…”殷言闭着眼睛叫,凌涵皱眉,“你先睁开眼睛看着朕!”

    “不要!走开~”殷言继续叫着,凌涵有种无力感浮上心头,又怕伤了她,看着她的紧闭双眼的样子有很生气,只能威胁道,“殷颜颜,再不睁开眼睛朕又要亲你了!”

    听到这话,殷言终于停下了挣扎。

    该死的!她真的是在介意这个!!被他吻了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有必要好像被鬼咬了一样吗?!

    虽然生气,看着她,却没办法发脾气。

    慢慢的,睁开眼睛,却不敢看他,别开眼,讷讷道,“我没事…”

    “那就看着朕。”凌涵坚持,腾出一只手抚向她的脸,到底是刚才闷到了还是什么,烫得吓人。殷言转头,匆匆瞥了他一眼又别过头去,“我不想看你。”

    “你!…”凌涵气结,却不知该说什么,看着她的脸好一阵,终于放开手,脸色平静下来,却有些冷意,从她上下来,整了整上的衣服,没有说什么,凌涵直接走了

    出去。

    殷言听到关门的声音,缩着的子才慢慢松了下来,转头看门口的方向,一种委屈感油然心生,凌涵大混蛋!!那可是她的初吻!

    突然这么袭击人,太过分了,她都不知道怎么反应了,脑袋一下子被抽空了,无法思考,怎么都没办法看他,不知道要用怎样的眼神去看他才好,一颗心,好像快跳出来了。

    一只手抚上唇瓣,那种感觉,好像电流袭过,麻麻的,又软软的,想起刚刚的感觉,殷言的脸哄的一下又烫了,缩起子把头埋在臂弯里,她的初吻啊!

    好突然...

    凌涵,为什么突然吻她?

    再说凌涵怒气冲冲回了寝宫,刚刚那个吻,虽然只是轻酌却让他浑了起来,唤了小贵子想召人灭火,但是一张口却想到殷颜颜刚才紧紧闭着眼睛的模样,纠结着,不肯

    睁开,要是知道他宠幸了谁,恐怕会哭吧?

    心烦不已!

    “皇上,有什么要吩咐的...”小贵子纳闷皇上怎么会回来,这半个月,晚上都是宿在香絮宫的不是吗?

    凌涵烦躁地摆摆手,“给朕准备沐浴。”

    夜深,殷言还在想着凌涵晚间那个吻,无法成眠,虽然比起刚才来稍微平静了一点,可是想到他一声不响地离开,心又好痛,凌涵这个人在想什么,她真的完全不了解.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