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妈妈与豪气万千

    “你倒是有奇怪的解释。”凌涵哼声说道,突然让香叶命人打水过来,又让人把药箱拿来,殷言原本还莫名不已,却见凌涵抡起袖子,将巾帕在温水里浸湿,然后拧干,

    接着一手轻轻托着殷言精巧的脚,慢慢帮她擦拭起来。

    殷言和旁边的香叶同时愣住,殷言想缩回来,可是凌涵的手托着她的脚,肌肤相贴的地方很温暖,让她一双脚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明明是堂堂一国之君,为什么要为他做

    这样的事?心里,好像有什么慢慢陷下去了。

    “皇上…还是让香叶来吧。”香叶走上前来,想接过凌涵手上的巾帕,凌涵只是抓着巾帕轻轻摆手,“不用了,你先下去吧,药煎好了再送进来。”

    香叶看了看凌涵,又看看殷言,那厮已经呆呆地陷在那人的温柔里了,无奈地走了出去,房里只剩下两人,凌涵帮她将脚细心擦拭过,然后拿出药箱,绷带,又从怀里掏

    出一瓶用白玉盒子装着的药膏,嘴上淡淡道,“这是南云候托人送来的,对骨头跌伤很有效。”

    说着便轻轻帮她抹在脚上的伤处,殷言感觉一股凉凉的好像渗透皮肤包裹着脚,很舒服又很清凉,凌涵看着她满意的表,若有似无地笑,然后取出绷带小心帮她包扎好。

    殷言觉得轻松了点,问,“为什么上官…候爷没来看我?你不是说是他救我的?”

    凌涵脸色微凝,看了看她,皱眉道,“你很希望他来看你?”

    “那…我总要谢谢人家,救了我一命呢…”殷言闪呼道,凌涵轻哼了一声,“你不知道男子不可随意进入后宫吗?”

    “哦,这样啊。”殷言讷讷应声,气氛陷进一片沉默,这味道怎么感觉怎么奇怪,凌涵刚刚怎么好像有点生气?该不会…吃醋?不可能吧~

    正胡思乱想着,凭儿端着药走了进来,新鲜出炉的“甜品”,那味道殷言闻着就想吐,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她刚打翻的药,凌涵又命人重煎的药,可恶的药!!

    殷言垮下脸来,挪着子挪到里面,凌涵好笑地看着她的动作,接过药碗,“先下去吧。”

    凭儿答应一声,将各类蜜饯放在边的小几上,然后退了出去,殷言见凌涵端着药碗,没等人开口便抢先道,“别想叫我喝药,我再也不要喝了。”

    “真的不喝?”凌涵老神常在,瞅着她,有些别扭似的,“朕喂你。”那样子看起来就是说,他老大喂给你的就算是毒药你也得给我吞下去。

    “就知道你刚刚只是做样子,灌蜜糖…”殷言低声嘀咕,刚才对她那么温柔就是为了灌她喝药!凌涵挑眉,“你方才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说。”殷言赌气,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小几上的蜜饯,咬一咬牙,拼了!

    凌涵看她好像终于做好了心理准备,便拿起汤匙舀了一口药汤,轻轻吹凉了一点,递到她的嘴边,动作好不温柔,殷言那眉头皱得跟什么似的,古怪,纠结,好不容易吞了

    一口,凌涵立即放了一颗蜜饯到她口中,甜甜的味道在口中化开,还是挡不去那苦涩的滋味,再看凌涵又笑笑舀了一汤勺,一脸体贴小人的姿态,殷言眉头揪得看不出形状

    了,艰苦地开口,“皇上你…”

    凌涵一脸无害的表,微笑疑问,“恩?”

    殷言看着他那单纯的表,受不了了!猛地凑过去,双手托住他的端着药碗的手,然后就着他的手将药凑到自己嘴边,咕噜咕噜一口气将药喝了下去。

    凌涵那叫一个目瞪口呆,愣在当场,手端着碗被她抓着,看着她豪气冲天似的将药一饮而尽,刚刚那个怕得要死的模样然无存,现在却是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凌涵嘴角抽了一抽,敢是嫌他婆婆妈妈?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