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王子才是英雄

    殷言觉得意识有些模糊,只是觉得这刺客还真TMD有礼貌,感觉头顶一阵风吹过,好凉爽,刀子要挥下来了吧。殷言闭上眼睛,希望不会太痛了。

    哐当一声,一个青色的影闪过,殷言迷糊间好像看到一个人,跟那护卫打了起来,是来救她的啊~真好~是谁呢?动了一下脚,又是钻心的痛,这回,殷言痛得直接晕了过

    去。

    晕倒的时候还能忘了一点疼痛,醒了又会传来痛感,殷言微微转醒过来的时候,就见香叶守在边,眼中透着担忧,就像那时候赶来帮她,抱着她的眼神,刚想动一动,突然

    “嘶”的一声,脚上好痛!

    “你右脚腿骨折了,刚上了骨架别乱动。”香叶忙按住她,不让她乱动,殷言总算清醒了,问,“那个侍卫呢?逃了?”

    “是逃了,可是容妃又把人押过来了,现在在外面用刑呢~”香叶说得轻巧,用刑?她分明听到打棉被的声音。

    “容妃押过来的?”

    “人带过来的时候已经受了鞭伤说不出话来,被容妃押过来,说是他对你起了歹心,要皇上惩戒那个侍卫,皇上很生气,现在就在外面。”

    “替死鬼…”殷言喃喃道,香叶不置可否的拍拍她的手,殷言拉住香叶,小狗巴巴似的,“香叶,扶我出去,别让人把人打死了。”

    香叶看了看她,想想还是叹了口气,唤来凭儿,扶起殷言,慢慢朝门口处走去,走到前院,一堆人站在那里,凌涵站在庭前,容妃和几个下人站在另一边,几个侍卫手里抄

    着大棒,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打向那个躺在椅子上跟死尸没两样的人。

    “住手…”殷言弱弱地喊道,众人的视线立即聚集了过来,殷言艰难地朝凌涵的方向走去,凌涵见到她,先是一惊,随后立即过来扶她,责怪道,“怎么出来了,你的脚

    受伤了怎么还乱走动。”

    “我怕你把人打死了。”殷言说着看了一眼那人,眼神还涣散着,被打得体无完肤,居然还没失去意识,末了又补上一句,“我还没亲自罚他不准他死。”

    “住手吧。”凌涵摆摆手,那几人立即住了手,容妃看到她立即走了过来,一脸无辜的献媚,“妹妹,你怎么样了,本宫听说这侍卫居然敢对你起歹心,姐姐…”

    “好吵。”殷言嫌恶地看了她一眼,这种时候还装什么?

    容妃虽然憋气,却也住了嘴,凌涵双手拖着她,不让她双脚用力,殷言走到那人跟前,愤愤道,“真丑。”那语气却像孩子闹别扭,凌涵听着却笑了,殷言瞪了他一眼,

    “人都被打成这样了就算了,打成这样,也抵了我的腿,现在就看谁的伤好得比较快,等我伤好了,一定找你算账。”

    殷言直直看着那人,那话却像是跟其他人说的一样,容妃有些心虚地退了退脚步,殷言却连看也不看她一眼,那人辛苦地抬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中满是复杂,而后便晕了过

    去。

    “皇上,让人帮他疗伤吧,别让人死掉了。”殷言转向凌涵,凌涵点点头,让人把人带下去,好好看守着,接着便让人都散了,殷言刚刚一直把体的重力靠在凌

    上,很放心的感觉,再看他一青色,笑了,“皇上,谢谢你救我。”

    凌涵的子突然一颤,手搭着她的肩微微一怔,殷言奇怪地望向他,凌涵沉默了一阵,还是道,“是南云候救了你。”

    白马王子?!殷言有些惊讶,凌涵继续道,“他刚好经过那片竹林,听到声音,才赶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