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杀手

    这一天,香叶拉着昀若耐心帮他辨别一些花的香料,因为昀若之前说香叶上有很不一样的香气,香叶没说,只是觉得昀若的鼻子很好使,于是要教他调制香料。

    殷言很感兴趣地凑了过去,不过一刻钟后便很无趣的自个儿离开了,都是专有名词,昀若现在会认的花比殷言还多,殷言这个花痴(花中白痴)只能扫兴离开。

    踱着步子走到北面一处楼塔,殷言爬上楼梯,虽然这塔只有两层,但是造得别致,殷言从来没来过这一处,看到那塔不免有些心喜,从另一面望下去可以看到北面有个竹林

    ,这边的环境幽静的,就是有点偏僻,看来平应该很少人来,有些冷清。

    殷言向着那林子伸伸懒腰,突然塔下走出一个影,殷言奇怪地望了望那人,一侍卫装,面容粗狂,眼中更带着一层杀意。

    殷言微微一怔,刚动了动嘴却见那人突然横起眼瞪了上来,殷言心中一喝,那人动作极其快速抽出腰间的刀,唰的刀光一闪向着殷言的方向便了上来。

    殷言体完全僵住,吓得发不出任何声音,一颗冷汗从额头处慢慢滑下,那刀直直地上来,穿过她向她后的柱子,殷言转过头,却见那头不知什么时候滑过一条五彩斑

    斓的蛇,殷言吓得往旁边跳了几步,上浮起一层疙瘩,她最怕蛇了。

    “大哥!谢谢你~救命恩人!英雄啊!!”殷言弄清了刚刚的侍卫是要对付那蛇而不是对付她,一瞬间感动的痛哭流涕,冲着下面的人就喊,那侍卫脸上的寒气不减,子一

    跃便跃上高塔上来,殷言看着他那手了得的模样又是一脸佩服。

    这种武功高强的侍卫无时无刻都让人羡慕啊~二楼的高度,一跳就跳上来了,虽然没上官?上次摘花那么帅,但是也算了得。

    “颜妃娘娘。”那侍卫沉声开口,伸手拔下插在柱子上的刀,一甩将那蛇甩远,到那遥远的天边去。

    殷言还想来个英雄救美的大感言,突然却见那侍卫刀锋一指,指向殷言,殷言愣住,看着那沾血的刀,又不敢转头,声音胆颤不已,“大哥,我后面…又有什么东西?”

    “娘娘,不好意思,在下奉命取娘娘的命。”粗犷的的脸,冒着杀气的眼,露出来的是充满寒意低哑的声音,殷言觉得还跟他的样子符合的,不过现在这个不是重点!他现

    在这样子,怎么感觉那么像杀手?

    人家都开口说要杀她了,当然就是杀手!

    “大哥…你…”殷言还想求证,那侍卫已经一刀挥了过来,殷言吓得大叫,拔腿便跑,围着塔廊直直冲向楼梯的位置,后头的人突然飞一跃堵住楼梯口,眼神冷冽,殷言从

    心底冒出一股寒气,浑一颤,看了看他后的楼梯,再看看旁边的栏杆,今天算是她倒霉,死就死吧!

    殷言迅速退开几步,提裙,跨上栏杆,蹬脚一跃便往下跳去。

    “啊!!”痛呼声伴随着“啪吱”一声脆响,殷言痛得头冒冷汗,脚上传来的痛楚冲击到全每个角落,丫的!居然这么痛!!眼前慢慢黑了下来,脚上一阵钻心的痛传来,

    殷言有些抓狂了。

    好痛!居然出杀手,好卑鄙!

    再抬头,那侍卫已经跃下楼站在她的前,没想到她殷言真的逃不掉了,这就是太招摇的结果?

    瞪着那人,殷言忍着脚下的痛,喘着声音道,“你跟司马蓉蓉说…我的命很贵…代价很大的…”

    虽然这么说,可是殷言心里却不确定,她的命其实从来也不贵,能拿走一次,也能拿走第二次,凌涵,会为她报仇吗?为她开罪司马府,不值得吧,这条数她都会算,所以

    不可能的吧…

    早知道都要死,就不特地跳下来了,痛死她了!!

    “娘娘,得罪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