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天天帮你梳头?

    殷言“哦”了一声,没有多在意,继续围着她的向葵跳舞,知道殷言对花的了解少,香叶也不对她抱有太大期待,现在变回颜妃,她倒成这边伺候的人了,原本还想带点报回去让那个人高兴一下的。这下看来没什么机会了~

    住回香絮宫,殷言倒没有什么不自在的,早早睡下,沾枕就睡得香熟,第二天起了大早,梳洗完后,天还没大亮,殷言偷偷溜着出了宫门,一路走到?溪,天已经大亮,殷言却站住了脚,猛地拍拍自己的脑袋。

    “殷言,你就这点出息!才一天没见就赶着来找人了?有那么容易的事嘛,人家都在传你不择手段得君宠了,还赶一大早过来,还要不要脸了?”

    殷言在宫门口徘徊着,去也不是,走也不是,那侍卫一定认出她了,笑得那傻样!

    不过啊,那个时候她很认真地说了。

    “皇上~相信我好不好?以后,我天天帮你梳头!”

    说的时候,是很认真的,不管他有没有放在心上,她说出口了就是认真了,她要做让他不需要任何怀疑的人,对她来说那是个约定,不过…现在,以后她只能做等的那个人了,好悲惨的一个词,除了等,还是等…

    “阿嚏!”忍不住打了个轻轻的喷嚏,秋天的清晨还是凉的,殷言背靠在一边的宫墙上发呆,还是没有勇气走过去说是来帮皇上梳头的了。

    突然,一件丝质披风从一旁递过来,殷言转头,却见香叶眼神清淡,迷迷蒙蒙的好像也染上了早晨的雾气。

    “清晨霜重,你穿得太少了。”香叶淡淡说道,殷言接过披风,却没披上,只是在手上来回抚摸,质感好好,香叶早就知道她一个人出来,来找凌涵。可是他现在和她隔了一个宫墙了,离开了才觉得,寂寞了。

    怎么办?她看不到他了,她不想回去那个香絮宫等他。

    低着头,一直看着那件披风,低声道,“香叶。”

    她想说谢谢的,但是话出口,却有些哽咽,她到底是怎么了?居然变得有些,忧愁?

    香叶没说什么,伸手接过披风然后帮她系好,微微一笑,伸手握住她的手,语气中有些心疼的无奈,“殷颜,见不到就不要等了,回去吧。”

    殷言低着头,点点头,任香叶拉着回了香絮宫,走过飘落满地的花道,轻轻细细,回首悄悄望了一眼那紧闭的宫门,才发现那个地方变得好遥远,成了他的妃子,感觉更遥远了。

    胡统领过?溪交班,看到刚走不远的有些熟悉的影,心里有些纳闷,如今贵为一妃之长了,大概不会不加矜持随意来见圣颜吧?

    话虽如此,还是把事跟湖水提了一下,湖水有些惊喜,想出去看,胡统领拉着她说人大概已经走远了。

    湖水微一沉默,还是进房伺候皇上梳洗去了。

    有时候八卦是一种很好的传讯方式,虽然说不上八卦,但是被一个人看见了,告诉另外一人,另外一人再告诉另一个当事人,殷言清早过来的事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皇上,听守卫宫门的侍卫说,颜妃娘娘方才好像来过。”

    “颜妃?”凌涵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滞,随即轻笑,“殷颜颜啊,她来过?这么早?”

    “是的,但是没通传又走了。”湖水慢慢说道,原本对这类事是不喜欢掺和的,不过如果是殷言,她愿意帮她。

    凌涵微一思索,还是道,“今没有早朝,传旨下去,朕到香絮宫用早膳。”

    湖水闻言,脸上微笑,立即道,“是,奴婢这就命人准备。”

    坐着宫辇一路到了香絮宫,宫门处,香叶正修剪着盆栽的花枝,看到来人微愣,小贵子扯开嗓子通报,“皇上驾到~”

    香叶扔下剪刀,立即过来行礼,凌涵看了看她,问,“颜妃呢?”

    “回皇上,娘娘还未醒。”香叶淡声道,其实是睡回笼觉。

    凌涵微微皱眉,望向湖水,湖水微愣,还是忙声问道,“香叶,今早卢侍卫说见着你和颜妃娘娘到了?溪附近,娘娘还未醒吗?”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