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花开

    香叶闻言倒是有些讶异,看着殷言喃喃道,“他倒是好商量,能忍。”

    “哼~”殷言哼一声别过头去,香叶把毛巾往她头上一拍,“享受够了就快上来,待会儿皇上回来要是看到你这样还管你什么‘君子协定’,先把你扑倒了再说。”

    “香叶,你说的话怎么越来越粗俗啊?”殷言捏一兰花指,一副受惊状,不过想想这话也有道理,她现在可是秀色可餐的皮相,人见人,花见花开,要是凌涵一个把持不住她就亏了~

    香叶在一旁看着某人又一副自恋状态,别过头去当作不认识的。

    穿上衣服,那边放了湖水送过来的贵妃衣装,沉甸甸的,殷言有些头痛,告别宫女服,还伤感的~

    香叶帮她把衣服穿好,湖水进来,说是帮她梳妆打扮,态度显然恭敬了一些,没有先前那么熟络的样子,殷言有些不习惯,看到湖水,立即一副撒状,“湖水姐姐~我不会弄头发,帮我弄个简单的好不?”

    “这本该就是湖水做的。”湖水的眼中闪过一抹光亮,脸上还是勉强地笑着,“娘娘,还是别这样叫奴婢了,让人听见了…”

    “让人听见怎么了?我就叫湖水姐姐湖水姐姐,几百年几万年我还是这么叫,其他人想听我还不叫呢~管他那么多!”殷言耍赖似的咋呼呼嚷着,湖水听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珠珠走进来笑说,“我就说小姐不会翻脸不认人,湖水姐姐你就瞎想。”

    湖水闻言也笑了,对着殷言笑得很包容。

    “小姐,我们方才回了香絮宫,后园花圃开了好美的花,就是那小金黄呢~”猪猪突然一脸激动地拉着殷言说道,殷言微愣,望向香叶,后者只是笑笑,却不衷,殷言猜想一定是香叶偷偷去照料的,不然她怎么一点也不惊讶~

    收拾好一行装,殷言高兴地拉着几人就要去看花,湖水却摇头,因为可怜的她还要伺候皇上,殷言有些遗憾的看着她,转而笑笑,“没关系,你有空再过来我那里玩,那花听起来好像新奇,我看了好邀你来赏花。”

    “好~”湖水微笑,看着殷言拉着三人风风火火地出了宫门,连步辇也不坐了,反正也只有她一人坐,还不如走的快点~

    殷言前脚刚走,凌涵后脚便回来了,好像看到殷言走得急,脸色有些沉,问,“颜妃做什么走得那么急?”

    “娘娘说香絮宫开了很美的花,赶着回去看新奇。”湖水恭敬说着,凌涵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环视寝,感觉却有些空了,眼角瞄到浴香池边喷溅到外头的水渍,眉头一皱,湖水赶忙道,“皇上,娘娘方走,奴婢还没来得及让人收拾,奴婢这就让人进来收拾。”

    “罢了。”凌涵突然笑着摆摆手,“朕也不指望她会留下多整洁的形象。”这样弄得乱糟糟的,没点手尾,倒更像她。

    再说另一头,殷言一路走回去,都是点头哈腰的宫女太监,这地位高了就是不一样,前阵子殷言见到这些人还得客客气气的,现在她一夜翻变成老大,虽然凌涵设定的方式不太光彩。

    奔到后园,入眼的全是一片金黄,殷言傻傻的愣在当场,反应过来立即欢叫着跳了过去,也不管刚才走回来脚累,满脸的兴奋,围着那满片的小金黄直欢叫着,“向葵啊!向葵!!好漂亮啊!”

    金灿灿的向葵,没想到在这个皇宫能见到,殷言看到向葵心就好,对她来说,向葵就是阳光!就是灿烂!

    香叶看着殷言,只是抿嘴微笑,对这眼前的大片向葵笑得温柔,看起来很柔和。

    “娘娘,为何叫向葵啊?”猪猪和凭儿明显没见过这么阳光的花,殷言笑得开心,没见香叶在一旁静得有些反常,只是一味淡定。

    “这种花总是朝着阳光的方向开花,所以叫向葵。”

    “她还有其他的名字,叫望莲。”香叶突然轻声开口,殷言疑惑,说香叶你怎么知道?

    香叶故作神秘地一笑,“外使传来的学名是本番菊,传来的资料也少,望莲是我以前听过的别名。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