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龙床上醒来

    “你说你习惯骗人?”凌涵的语气明显降低了温度,殷言瞪他一眼,“真失礼呢!我那个才不叫骗人,是生活小乐趣。”她才不想在他面前承认自己是骗子,骗子才没她那么善良,她顶多就装蒜罢了~

    “你倒会享受。”凌涵冷哼,“朕问你,当真不愿再做朕的妃子?”气息洒在殷言脸上,有些痒,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殷言有一瞬间恍惚了,依他的格,再矫下去他大概就不客气了。

    开口闭口都是“朕的朕的”,不管宫女还是娘娘都是他的,反正她横竖是拒绝不了的,心里微微叹了口气,眼角瞥他,有些支吾道,“我有个条件行不?”

    “说来听听。”

    “…”

    “殷颜颜!”凌涵催她,殷言红着脸看他,豁出去了,“不准碰我。”

    说完上面那位明显愣住了,这条件其实不咋样,妃子的义务无非就是那码子事,她都这样说了,凌涵要她这个妃子也没用,虽然他有时候好像总是招惹她,但是她也不觉得凌涵是真的迷上自己了,殷言还没自恋到那个程度。

    她有什么资格谈这样的条件呢?一点筹码都没有,不过该说的总是要说的,除了心和体,其他的都没问题。

    周围再次陷入一阵静默,凌涵眼神怪异的盯着殷言,那眼神似乎要把他整个人看透似的,另一方面,那眼神中又似乎隐藏着其他的东西,隐忍,怒气,还有无奈。

    叹了口气,凌涵从她上下来,躺倒一边,淡淡道,“明还有早朝,早点睡吧。”

    殷言懵住,这算什么,话题跑掉了,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怎么都给应个声吧,莫名其妙的,让她怎么反应?

    “明朕让人送你回去。”凌涵依旧闭着眼睛,末了又添了一句,“你可以把你的人都带回香絮宫。”

    香絮宫,颜妃的…殷言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怎的,感觉心底有种暖暖的感觉,好像被包容了,又好像被隔开了什么,他应该不算是宠自己吧?但是不自觉的,嘴角轻轻上扬了,很想笑,很想认为,那是幸福的感觉。

    殷言侧过头,看着凌涵依旧睡得安静,感觉心里有种被水装满的感觉,微微转了个姿势,偷偷凑近了一点,他上好像真的有股不一样的香味呢~歪过头,学着小侣的样子,隔着一处空地枕着空气,抱着被子,想象现在,自己就枕在他的怀中,抱着他,安心了。

    隔天,殷言被人推醒,睁眼就看到香叶一脸无奈地看着她,在她后,湖水还有几个宫女正为凌涵更衣,殷言还有些迷糊,现在是什么况?他昨晚好像说过让香叶帮她拿宫女服过来,然后混出去不让人起疑,原计划应该是这样的啊,为什么这会儿这么多人?

    凌涵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还一脸迷蒙,一副刚睡醒的朦胧态,嘴角微扬,随即唤了小贵子进来,小贵子进来,便见殷言一脸迷茫地坐在龙上,眼神呆呆的,一时便愣住了,转向凌涵,“皇上…这…”

    “朕昨夜招幸了她,待会儿传朕旨意,殷颜颜即起恢复颜妃的份,还是住回香絮宫,该打理的你给安排一下。”

    殷言闻言立即瞪大眼睛看他,那厮说起谎来却是面不改色,还给她一脸无辜,就只有这种时候才会表现得那么无辜!早知道,多说几个条件。

    小贵子也是愣了一秒立即便反应过来,一恭敬,“是,皇上,奴才这就传旨下去。”虽然不知道殷言昨夜什么时候待在寝宫里的,但是皇上既然没说自然也就不提了。

    “待会儿再打点水,伺候娘娘沐浴梳洗。”凌涵突然叫住,忽而又转向殷言,笑得温和,“妃可以再休息一会儿。”

    妃…

    殷言嘴角抽了几抽,现在是什么况?还有凌涵那话什么意思,说得那么暧昧,好像她被他怎么了似的?事实根本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这家伙,故意毁她清誉!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