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撕我的衣服?

    “你做什么?!”如果说先前是害怕他对自己乱来,现在就是她就是委屈的责备,凌涵看了她一眼,直接命令道,“把她的脸给朕擦干净了。”

    殷言闻言一愣,这家伙太强悍了!真正的强悍啊!他要抱人还要她把那人给他擦干净了给他享用?!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你还有理了?真是..存心不把她看在眼里!

    虽然是愤愤不平,殷言还是使劲蹂躏着梅贵人的脸,正好把上次的仇给报了,擦完脸,梅贵人还是依旧昏迷,殷言有些纠结,她现在是不是该把梅贵人捧过去再狗腿地说一句,“皇上,已经给您擦好了,请您慢慢享用。”

    那感觉就像是帮他把苹果洗好再送到他嘴边给他品尝了,敢她还当了窑子里的妈妈了?!不行,殷言你真这么做我一定鄙视你!

    正踌躇着,凌涵却冷眼瞥了她一眼,正确来说是瞥了她手上的布,直接道,“还不把那东西给扔了。碍眼。”

    “哦哦。”殷言狗腿地立即把手上的布条往窗口处一扔,没想到这个人这么麻烦,还很嫌东嫌西的。不过接下来要做什么?他该不会真的想当着她的面,不行,太限制级了,她会吐血的!不行!

    正当殷言双手捂着双颊想入非非时,凌涵却突然一言不发的把她拉了过去,殷言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张华锦丝被便披头盖了下来,凌涵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不准出声。”

    天,凌涵果然是个变态!!殷言惊叹,正想拉下被子一探究竟,凌涵却冲着门外喊,“小贵子。”

    “皇上,奴才在。”小贵子应了一声从外面走了进来,低着头不敢朝上看去,凌涵和殷言都被罗帐遮掩了影,也看不到什么。

    “送梅贵人到偏休息。”凌涵淡淡道,罗帐微掀,便见梅贵人躺在的边侧,沉沉睡着,小贵子立即点头答应,从外头招了几人进来,将昏迷的梅贵人抬到偏,小贵子看了看上的影,恭敬道,“夜深了,请皇上早点歇息。”

    “恩,都下去吧。”凌涵沉声说着,小贵子立即退了下去,寝室里又是一阵静默,凌涵转头,却见殷言已经掀开被角,露着一个脑袋瓜,揪着被子一脸迷惑的看着他,那迷茫的表看起来倒是可,突然想起她那次装病,也是像这样拉着被子露出半张脸来,那时候大概是因为没有化妆怕让他认出来了吧~

    想到她那么耍着他,凌涵又重重哼了一声,殷言见他火气未降,悻悻地拉开被子,小心翼翼地朝边沿挪了挪,看着凌涵的臭脸讪讪笑着,学着小贵子刚刚的话,很狗腿的,“夜深了,请皇上早点歇息。”

    说着就准备掀开罗帐冲出去,还没抬,却听凌涵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不紧不慢道,“想出去就尽管出去吧,方才的事闹得护卫都回来了,他们正好还要抓个元凶出来,你这打扮,刚好。”

    殷言刚抬起的子立即僵住,看了看自己,衣服破破烂烂,披头散发,脸被揉得发红,要是她说她刚伺候完皇上歇下大概也没人会信吧。转头看了看凌涵,行!被他逮住算她倒霉。

    “皇上,你要…治我的罪吗?”

    “嗯哼。”凌涵凉凉的瞥过一眼,忽而笑得有些诈,“今夜是让朕一人发现了也就算了,你若出去让其他人发现了朕也不得不办你,你说是吗?”

    “是是是!”殷言点头点得很积极。凌涵继续导,“所以今夜就在这里陪朕歇下吧,天一亮让香叶给你拿衣服过来再回去。反正她也是同党不是吗?”

    “是是…”殷言依然点头,她现在除了点头说是还能怎样?不过既然凌涵这么说了也就是香叶没事了,还好,要是香叶被连累了她会被她怨死的。

    “既然如此,就宽衣睡下吧。”凌涵嘴角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说着便随便在殷言的旁边躺了下来。

    “是..”殷言还想点头,宽衣睡下…她要睡哪?该不会是,龙?!凌涵你不要跟我开玩笑!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