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包了

    殷言揉揉发痛的耳朵,嗤嗤笑一声,张口再咬,干脆把整个番茄都吃了,鲜红的茄汁自嘴角流下,在惨白惨白的脸上留下诡异的痕迹,这样应该行了,趁凌涵没回来之前赶快溜走,不然待会儿就麻烦了,虽然不知道香叶用什么方法把人引开的,不过多亏有香叶,她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皇上!皇上!”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阵脚步声,看来刚才那叫声太厉害把侍卫都招来了,殷言顿时慌了手脚,要是现在有人闯进来她就死定了!在房里慌乱地转着,突然窗口闪进一个影,殷言还没来得及张口整个人便被拖到了上,一个影翻压上来,殷言惊愣,凌涵!!

    为什么他这么巧回来了?

    刚要张口,嘴巴便被捂住了,幽森的灯火下,凌涵的眼睛透着邪惑,闪动着,声音更是,警告她,“别出声。”

    殷言当即不敢出声,下一秒小贵子已经冲了进来,后一班子侍卫也闯了进来,见到皇上正在龙上,下还压着一人...

    此此景,众人,呆住。

    凌涵寒声喝道,“该死的,都给朕滚出去!!”

    众侍卫和小贵子立即回过魂来,叩了罪立即忙不迭的退出了寝宫,凌涵脸上的霜气未降,再看殷言被他捂着嘴几乎就要翻白眼了,凌涵这才放开手,看看手上沾到的红色液体还有黏黏的粉块,立即嫌恶的拿起殷言上的白衣擦了擦,殷言得到解放,立即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等到呼吸顺畅了,却见凌涵霜着脸,声道,“殷-颜-颜。果然是你在装神弄鬼。”

    “呃、皇皇上、、”殷言汗颜,她这副尊容他怎么还认得出来?扯着嘴角勉强露一点笑容,却不晓得她现在的尊容简直越笑越恐怖!

    凌沉着脸看她,下一秒终于忍不住抓起她上的衣服大力朝她脸上抹去,殷言感觉五官被狠狠蹂躏了一番,再能呼吸时,就见凌涵看着他手上被擦得红一片粉一块的白衣,一脸嫌恶,殷言还没来得及抱怨,突然凌涵一把撕开她上的白衣,殷言大惊,他,他要做什么?!

    衣服被撕破,凌涵立即一副拿着带菌体的表,把那块擦过殷言脸的白布用力扔出窗外,脸色这才恢复了一点,敢他是觉得太恶心了?那有必要撕她的衣服嘛~又不是拿他的衣服擦!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殷言现在还整个被他压在下动弹不得,简直大气也不敢出了,生怕他一个暴怒把自己也给撕了,像撕衣服那样….

    凌涵冷冷的瞪了她好几秒,又看向另一边底被吓晕过去的梅贵人,一点没有起去将那贵人扶起的意思,殷言心里猛地发毛,直叫嚷着,好歹人家也是你的女人,那地板多凉吖,还不快去把人抱到上去~

    “殷颜颜,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扮鬼。”凌涵的声音寒如冰窖,殷言听着体直哆嗦,“皇、皇上,我胆子其实很小。”

    “朕没见比你的胆子更大的人了!”凌涵低吼,殷言被怒气直接喷洒,闭着眼睛缩着脖子,凌涵看着她颤颤发抖的模样倒是收敛了一些怒火,不过,想到她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扮鬼,吓晕梅贵人,唯一还能解释的原因就是她故意搞破坏,他原本也只是想气气她,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激烈~居然是…扮鬼!

    刚刚闹了事,门外也有了看守,凌涵看着下的人,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笑意,放开她,然后起,伸手放下罗帐,殷言愣愣地看着他,对他的举动有些不解,下一秒却见他走下去,抱起晕倒在地的梅贵人就放到的一边,殷言看着闷气,她说让他扶又没有让他把人抱上!难道他真的就那么饥渴,人家晕过去都不放过嘛!

    鄙视!绝对鄙视他!

    殷言越想越气,一双凤眼直直的瞪着凌涵,却见他突然笑笑,招呼她,“过来。”

    殷言闷闷地爬了过去,心想他要是敢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就一脚把他踢到天崖海角去!凌涵继续朝她招手,待殷言靠近了便一把拉过她残破的衣摆,“嘶”的一声,衣服被扯得更破,殷言心疼地抓过衣服,好好地一件道具被他糟蹋成这样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