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之夜

    殷言冲她摆了个K的手势,香叶带着东西溜到另一边,殷言走到方才事先打开的窗户,偷偷溜了进去,偷偷看了一眼寝里,乖乖!都脱鞋上了,居然还在捏肩膀!!真懂得享受啊!

    塞着番茄,把嘴涨得鼓鼓的,殷言用头发遮住大半的脸,准备...

    “皇上,臣妾伺候皇上就寝吧。”梅贵人羞羞地凑了过去。

    “...恩。”沉吟一声,还是应了,殷言暗骂,色鬼!

    梅贵人褪下上的衣物,只留一件轻纱,若隐若现的肌肤,引人遐想,又伸手帮凌涵解开衣带,然后顺着姿势偎进凌涵的怀里,声唤,“皇上~”

    凌涵微微抬手,卷起她一束秀发,窗外正好吹过一点风,殷言顺着风的方向飘了过去,在只有梅贵人看得到的方向测测的笑,带上那从发间透出来的森的眼神,若隐若现嘛~她也会!

    寒风吹过,梅贵人子一抖,眼神呆愣,刚刚的是什么?

    窗边好像有什么人?

    “皇、皇上…”梅贵人的子往凌涵的膛缩了一缩,凌涵微惑,望向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大打开来了,吹进一些夜风,拍拍梅贵人表示安抚,梅贵人立即一笑,眼神迷蒙,将脸凑了过去。

    居然还想惑人!

    殷言飘到另外一边,瞪大血红的眼睛,瞪着两人,凌涵惊觉后有些奇怪,正转头,突然窗外呼声大作,吹进了一些不知名的东西,白色的花絮?凌涵微微皱眉,放开梅贵人,挂一件衣服便朝窗边走去,香叶在外头扇着花絮,见人被引到窗边,立即飞一跃,跃到另一边的墙院,为了接应殷言她也特地披了件白衣,在黑夜中白影闪过,凌涵眼神一寒立即从窗边跃出追了过去。

    “皇,皇上...”梅贵人见皇上突然走了,心里蒙上一层恐惧感,房里灯光幽暗,有些冷,梅贵人的声音明显有些发抖,“来,来人,有没有人?”

    来人啊...

    来人啊…人呢?

    “贵~人~~”森森的声音从后头飘来,梅贵人当即一愣,慢慢转头,瞳孔当即撑大,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立于尾,带血的嘴角笑得很是森恐怖,嘴巴鼓鼓的让她想起曾经惩罚过一个宫女,把她的嘴巴塞满大朵大朵的红花,直到嘴巴被涨破涨裂…

    “啊!!”梅贵人惊叫,双手挥舞着,“不要过来!你是什么人?!!不要过来!!来人啊!!”

    犀利的嚷声冲破黑夜,宫外一侍卫问,“方才好像听到皇上的寝传来什么声音?”

    另一侍卫答,“女人的声音,别多管闲事,皇上吩咐了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可以靠近。”

    旁边另一名侍卫凑了过来,“难不成方才是皇上?这可真猛!”某侍卫一脸崇拜的表

    “少说闲话,认真看守。”胡统领严声喝道,几名侍卫立即站得笔直。

    “你是什么人.!?闯进皇上寝宫可是死罪一条,你…”梅贵人本来还想虚张声势,下一秒看到殷言的动作,却吓得发不出声来。瞳孔再次被撑大,只见殷言右手握着左手的大拇指,随后手指慢慢拉开,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梅贵人亲眼看着那只手指被拿了出来,让她想起那个被她剁掉大拇指的宫女,脸上更加惶恐,“啊!!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找我~拜托不要找我~”

    殷言看着那厮吓得股尿流,胡乱挥舞着手臂的“霉龟”,脸上有些无语,她只是刚好想到以前学过的一个拔指的魔术正好拿来吓吓她,没想到却被她蒙对头了~

    殷言慢慢飘了过去,梅贵人连滚带爬的缩吖缩着,脚上被丝被勾住,一不小心便跌下了底,忍着痛睁开眼睛,却见那张没有任何血色的脸,布着血丝,七孔流血的脸在头顶放大,那披散的青丝抚过她的脸,诡异得发毛,梅贵人一时吓得忘了言语,殷言森森的盯着她,咬破嘴里的番茄,带着温的红汁滴落在梅贵人的脸上,梅贵人死死盯着眼前的“鬼”。

    “啊!!!”的惨叫划破黑夜,格外嘹亮,尖锐的叫声连殷言也被震得耳朵发痛,梅贵人叫完直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