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骗了你

    “参见皇上。”韩青笑着行礼,上官?看着两人,愣了一秒还是礼貌的行过礼,凌涵摆摆手,“这些礼仪就免了罢。”

    上官?和韩青在一旁坐下,殷言站得像块木头,子硬邦邦的,凌涵心里微感疑惑,却没说什么,四人聊着天,想来这是特地为三人设得酒席,倒像朋友聚席一点都不严肃,殷言纳闷,这皇帝原来还有人可以谈心的嘛~

    站在上官?和凌涵的中间,殷言硬着头皮帮两人斟酒,上官?望向她,殷言只是眸中一闪,没再看他,慢慢才知道,原来今天凌涵就是特地给上官?提亲事的!

    提到晴晴,上官?脸上的表微微一怔,“皇上怎么又提起这件事了?”

    “殷丞相提起,朕只能问你的意思,又没你。”凌涵说得事不关己,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看起来就是单纯地找人喝酒罢了~

    韩青在一旁听着只是调笑,“这殷丞相要找女婿,你原本就逃不掉。”

    上官?笑的有些无奈的摇头,眼神似是无意的转过殷言,又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韩青见状像是有些鼓吹似的说,“那殷晴晴听闻也是个绝色,若是不信倒可以问问这殷小姐,是吧?殷小姐?”他说着又故意望向殷言,殷言微怔,上官?也愣住,直直地看着殷言,殷言被他那样的眼神看得不敢抬头,上官?停顿半晌,语气似是有些讶异,问道,“你是殷家大小姐殷颜颜?”皇上曾册封的颜妃?

    “恩。”殷言僵硬的点头。

    “不是殷言?”

    “那个是…简称。”殷言硬着头皮继续道,觉得被一个这么温柔的人这样看着就好像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那眼神比起责怪更让她惭愧!

    “上官认识她?”凌涵看着两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问,殷颜颜对着上官?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他莫名的不快!

    “我和?哥哥一起在林子里遇到殷颜的,那时殷颜就说叫殷颜,也没想过她就是殷丞相的千金。”昀若在一旁开口,因为看不见,反而能感觉到殷言和上官?间的怪异,凌涵看了一眼殷言,哼声道,“原本就喜欢拿名字糊弄人。”

    “我哪有。”殷言不满,凌涵喝一口酒,瞥她一眼,“当初不也用殷晴晴这个名字欺骗朕?”

    “几百年前的事还一直记着,真记仇。”殷言小声嘟囔,凌涵猛的瞪她一眼,殷言悻悻的转头,上官?已经别开头去,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转回平和淡淡的模样,殷言心里也没刚才那么奇怪的感觉,手上的酒壶放下,勉强笑道,“晴晴的容貌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温和,和上官…候爷也是天生一对。”

    “你看殷小姐也这么说,不如就把亲事定下来,也省得你一直孤家寡人。”韩青还是笑脸嘻嘻,香叶一直静静看着这边的况,心里微微叹气,开口道,“颜颜,麦芽这时候大概要饿了,不如你去找一下它吧。”

    殷言望向香叶,想到她可能是帮自己解困,立即满目感动的看着香叶,在得到凌涵的首肯后便走开了,刚刚感觉站在那里好像有股无形的压力,但是如果说上官?要成亲的话,她也希望是跟晴晴一起。

    在御花园找了一会儿,走到另一边,却见麦芽一只庞然大物居然在学人家小猫扑蝶,殷言一脸鄙视的盯着它,许是闻到殷言的气味,麦芽转移目标便向殷言扑来,殷言被它直接凑过来撒似地动作吓到,脚下一个不稳就要向后跌去,突然一双沉稳的扶住她,殷言转头,上官?还是那么温柔地笑着。

    殷言微愣,忙拉开麦芽,看着上官?,好奇他怎么会过来这边?

    “上官?…”

    “没事吧?”上官?扶好她,眼中带着关心,殷言又想到他刚才的样子,低下头,低声道,“对不起,没告诉你全名。”虽然殷言也是真名。

    “不要紧,我不在意。”上官?微微一笑,倒是殷言有些不好意思了,蹲下来瞪了瞪麦芽,怪它淘气,麦芽故作可怜的呜一声,望向上官?,上官?笑笑也蹲了下来,摸摸它的头算是鼓励它,殷言拽拽它的狗耳朵,“再调皮不给你吃的。”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