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水果的方式

    “她还能懂诗?”凌涵对殷言嗤之以鼻,刚刚才受了气不免有些不满,完全忘了这首诗就是她念的。

    香叶没有说话,看着凌涵到一旁睡下,静静退出内室,暗暗松了口气,走回小院子,这里完全成了她们四人的巢,湖水也懒得再给安排。刚踏进小院子,就见殷言坐在摇椅上一脸沉思,香叶跨过她直接走向她自己种的小盆栽。

    “香叶,你说皇上在想什么?他为什么不把我一掌拍飞?你说他是不是…”殷言突然做小娘子的害羞状,“他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香叶白她一眼,随声道,“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我是合理猜测嘛~”殷言微微嘟嘴,对香叶的话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她好像疏忽了什么,还没来得及多想,猪猪便跑了过来,“小姐~我给你切了苹果。”

    “猪猪~说了吃苹果要一口一口咬才有感觉你怎么又忘了~”殷言嘴里虽然这样说还是拿起一块咬了起来,猪猪理直气壮道,“珠叶也是为了小姐的形象着想,虽然小姐现在沦为宫女,但是这大家小姐的闺范还是不能让人笑话了~”

    “是是是~你教训得是~”殷言突然笑着转向香叶,“香叶,皇上是不是睡了?我们去找昀若要不?”

    “也好。”

    于是,殷言拉着两个同样闲闲的小丫头向西的方向走去,想着顺便把昀若拉出来玩,到了西突然下起了雨,所以便有了现在这样的场景…

    殷言,香叶和昀若还有麦芽,三人一狗坐在庭前的台阶上,旁边是准备好的水果糕点,殷言看着凭儿小心翼翼的把切好条的梨子送到昀若嘴边,突然一把抢过来,故作老成道,“昀若,水果不是这么吃的,一条条的哪有感觉,吃水果就要大口大口的拿着一整个咬~”殷言说着塞了一个梨子到昀若手中,昀若微愣,眼神迷糊,还是乖顺的点点头张口咬了一口梨子,“很甜~”

    “对吧对吧~”殷言得意的说着也拿着梨子咬了一大口,香叶懒得去看她,径自看着雨帘,突然门口处好像过来一个人影,听外头太监传道,“南云候到~”

    殷言抬头看到一把宽大的油纸伞下,衣履抉抉,立即腾地一下站起来,拍拍上的褶皱,露出一个大方得体的微笑,香叶看她的眼神那叫一个鄙视。

    昀若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旁边的殷言把他拉了起来,嘴里温柔地念着,“昀若别坐地上了,多没形象啊~”是的,是温柔!

    上官?正好走近,看到三人,点头微笑,总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这才是好男人的典范啊~眼神转到昀若手上一整个的梨子,殷言立即把那梨子拿了过来扔给猪猪,一副苦口婆心的语气,“昀若怎么这样吃梨子呢~真是任,要注意点形象嘛~来,吃这个切好的。”

    殷言笑得风如意,和蔼可亲,跟刚才的态度简直是一个一百八十度外加一个三百六十度!猪猪听着她的话硬是愣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小姐是不是说反了?昀若则是愣愣的任她拿走自己手上的梨子,张嘴吃下她送到嘴边的梨子条,对她一前一后的反复无常的说法明显莫名,香叶冷哼,眼里更加鄙视,殷言只顾着摆出一副谦谦有礼的模样,也没去看其他人的脸色,冲着上官?轻笑,“上官?,进来坐吧。”

    上官?点头微笑,“方才进宫,顺道来看看昀若,听说昀若前几还到了御花园?”

    “是啊~是我带他去的,老是待在这里也不好~”殷言抢先昀若一步说道,语气像是邀功,好像这里就是这西的主人一般,昀若不怪罪,上官?也没有说什么,再加上凌涵对她的宽松政策,殷言完全忘了还有所谓“规矩”这东西,香叶只是看着她在那里形象十足的冲帅哥“献媚”。心里哼哼一笑,原来这丫头所谓的形象是因人而异~

    几人聊了一阵,在上官?的面前,殷言倒很自然地收敛了脾,一副温和可掬的模样,颠倒众生。那一场阵雨已经停歇,香叶猜想凌涵恐怕睡醒了,拉着殷言就要离开,上官?也怕她们受了责罚,也就没说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