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心动

    凌涵没有发觉怀里那人的心潮涌动,松开手,笑道,“照你方才的拉法,手恐怕就要扭伤了!这个…”

    凌涵边说着边放开怀里的人,这才察觉到她脸上火的异样,还没来得及反应,殷言却急急道,“我,我突然有点尿急我先走了!”

    一把将弓箭塞到他的怀里,殷言低着头,慌也似的跑了,凌涵还有些反应不及,看着怀里的弓箭,再看她落荒而逃的影,默了半晌,突然了悟似的,忍不住便扬声大笑,想不到她居然真的害羞了!!

    殷言一路奔回小院子,心怦怦直跳,这种感觉,很糟糕!!

    殷言摇摇头,不会的,我只是被吓到了!怎么说我都不会喜欢皇帝的,那会惹来后患无穷的!本来嘛,被一个帅哥那样环绕着,是女生都会有这种反应,我脸红个什么劲嘛!心跳那么快干嘛?!你不要再跳了!

    “你想它不跳的那天你可能就死掉了~”旁边突然冒出一个凉凉的声音,殷言呵的一声猛地转头,却见香叶蹲在院边直直的看着她,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戏笑。殷言奇怪,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心花怒放得连心里想的和嘴巴里念叨的都分不清了?”香叶凉凉开口,站起看她,眼中带着点调笑,殷言有些羞恼,“谁心花怒放了?!”

    “哦?不是说皇上喜欢你嘛~”

    “我也只是合理猜测嘛…”殷言讪讪说着,嘴角不住扬起一抹甜笑,“本来我长得这么人见人化,花见花开,他就算不被我的美色所折服也应该对我体贴善良的沉沦…嘻嘻~”

    “既然那样为什么不干脆去告白?”香叶问她,脸上布满黑线,殷言闻言却是一愣,脸上的笑容僵住,低下头却没再说话,香叶微微叹气,“那么害怕跟皇上扯上关系吗?”

    “香叶…”殷言抬头看她,眼中带着迷茫,“为什么你总是好像很了解我的想法?”

    “直觉。”香叶神色淡然道,“若说这皇宫最让人忍不住逃开的,就是这个后宫了,皇宫从来就不是什么清静的地方,更何况古今帝皇多无,如果要找一段真真切切,独一无二的,皇宫是第一个让人想要排除在外的。”

    香叶看着那些花草,声音有些淡漠,殷言突然觉得眼前的香叶好像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眉宇中带着淡淡的忧愁,脸上却是淡定飘忽,香叶的看法好像跟这里的人不一样?不过仔细想来,当初就是觉得香叶看事透彻,直觉两人合得来才跟她成了好朋友,殷言觉得心里有些想法被堵住了,朦朦胧胧的总是看不到答案。

    “但是,人生在世,其实哪个都一样,若说真,在哪都不容易找,只是在皇宫,你要比普通人所受的压力更多。”香叶转头冲她微微一笑,“也不是完全不行的不是吗?”

    殷言愣住,皇帝,凌涵,她真的喜欢他吗?如果说可以离开皇宫自由自在的生活,她还是会选择离开,只是…有点舍不得他吧,因为他跟她想象中的君王,还是很不一样的。这样想来,或许她对凌涵最多是一点心动,却算不上真正的喜欢,对!不是喜欢。至少,算不上

    “香叶,我可能还是没那种勇气。”殷言喃喃道,抬头看她,脸上却笑靥如花,“我不想被抛弃。”在皇宫的话,跟凌涵在一起的话,会整天担心他哪天对自己厌倦,他太优秀,她的忧虑太多,那样不安的感不是她追求的。

    “我想,我还是乖乖当个宫女吧~”殷言自嘲似得的道,刚才那种激动的感觉消失了,心也平静了不少,不过,她怎么感觉自己扯太远了?明明八字都没一撇~算了,早点做好思想觉悟总是比较好的~

    香叶盯着她的脸看了好几秒,终于别开了头,没再说话,看着花草,眼神却有些飘忽,脸上若有所思。

    晚上,殷言被叫过去侍浴,殷言是有些不快的,一个大男人洗澡还要人帮忙,那么多人看着也不嫌别扭~显摆材吗?臭美!

    凌涵一走过来,就见殷言臭着一张脸,看到他,脸上更是臭上加臭,凌涵英眉微蹙,他应该没惹她吧?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