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让你信任我

    凌涵瞪住她,原来这就是她的目的,差点忘了昨天她就巴着这件事,讨好他就是为了把她的人都放到他宫里,不过就是梳个头,这算哪门子的讨好?!

    “殷颜颜,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凌涵直接问她,旁敲侧击只能是被糊弄过去,倒不如挑明了说清楚,殷言听着他的话有些愣住,看到他眼中的警惕,突然有种被伤害的感觉,那双眼流露着的,是的怀疑!想她殷言这么单纯善良的乖乖女,他居然怀疑她,怀疑她什么?

    对啊,差点忘了她现在还是殷丞相的女儿,放她在边已经算是监督意味了,她还要把人放到这宫里,要是丞相有异心,他也就危险了,说到底,他还是不愿意相信人…

    虽然相处的子不长,但是,心里这种堵着堵着的感觉又是什么?有些生气,但是生气过后,又有些哀伤,生气的是自己不受他信任,哀伤的是,他这样对边的人也充满猜疑,这就是君王吗?凌涵就是这样过来的吗?

    再看凌涵的时候,眼神里多了几分同,好!她决定了!把他当朋友看,做一个让他绝对信任的朋友!

    “皇上,你想知道我在打什么主意吗?”殷言突然眨着眼睛一脸无邪的看着他,凌涵警惕的眼神微微一怔,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祥的预感,殷言笑得有些测测的,故意道,“这是一个很重大的谋哦~皇上~~”

    “殷颜颜..”凌涵心里是有些压抑的,虽然她看起来很玩又没什么头脑,也不懂得看人的脸色行事,但是这样听她说起有重大谋,凌涵还是觉得有些心寒,站在最高处,他依旧只能是一个人吗?

    “我是立志要成为让皇上信任的人!”殷言学着海贼王里路飞说话的语气,突然的蹦出这么一句霸气十足的话,还配上了故作帅气的表,明明前一秒还是那么测测的表,为什么她总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你说什么?”凌涵明显愣住。

    “我是在其位谋其职,因为皇上看起来总是有些沉,在这宫里的影响也不好,当皇帝虽然说是件很严肃的问题,但是如果宫里的气氛轻松一点,你或许也可以觉得轻松一点不是吗?”殷言轻轻说着,声音有些低柔,却显得认真,凌涵在听到这段话的时候确实是愣住的,她所谓的谋是…

    “皇上不是也说过吗?那次在花园你说你厌了,我就在想或许这就是你沉的原因,你知道你一沉这宫里…”

    “殷颜颜!!”凌涵忍不住打断她的话,脸色不是很好看,“你说朕沉?朕哪里沉了?恩?”

    “呃,你现在就看起来沉的。”殷言不怕死的还是颤着声音老实道,“还有你每次叫我的名字我都觉得风阵阵…”

    “你敢再说一次?!”凌涵暴怒,殷言吓得一缩,躲进心灵的小龟壳去,又被凶了,当初那个错误报,是谁说他个温和的?这人脾气根本不行~

    “你没想过是谁整天气朕的?!”凌涵哼哼道,要不是她整天弄些奇奇怪怪的反应,又总是不懂规矩不识抬举他犯得着每天这样“沉”她?!但是,除去那些贬低的话,她的话说得却是最诚恳最真切的,很直白的表达,没有拐弯抹角。

    “你说的这些跟你那两个丫鬟有什么关系?”凌涵决定放过自己,瞄眼看她,殷言见他收起怒焰,这才讪讪道,“她们两个很可的,有她们陪着我我心会变得愉悦啊,做事也会有人帮我,不会让我那么累,还会弄好吃的给我…”

    凌涵越听越有些莫名,看她说得“津津有味”“灵气活现”,为什么他感觉那个主角突然变了人?“殷颜颜,你方才应该是在说朕的心问题吧?为什么变成你?”

    “这是一层很深奥的逻辑关系,总的来说,作为你的贴侍女的我心好了,我就能怀着愉悦的心去为皇上您排忧解难,让皇上保持良好的心境和愉悦的心,大家就不会怕你,宫里的气氛也会变得很好,大家和乐融融,皇上就自在了,进而提高工作效率造福百姓。”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