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去御花园

    凌涵原想说她多嘴,却见殷言冲着他直瞪眼,然后又用眼神指指一旁安静着的昀若,似乎明了,只好道,“说的也是,昀若,不如出去走走?”

    “对啊,御花园的花开得很鲜艳哦~那里才叫香气宜人!”殷言附和道,昀若闻言却微微愣住,脸上闪过一丝期待,却还是摇头道,“御花园…好像有些远了,还是算了。”

    “远?都是自己家里怕什么?”殷言纳闷,随即睁大眼睛问他,“你该不会还没去过御花园?”

    昀若眼神有些飘忽,殷言有些心痛,凌涵只道,“御花园确实远了,你若不喜欢就在树林附近,朕陪你走走…”

    殷言说不上话,昀若点点头唤来麦芽,然后跟宫女进寝宫换衣服,堂内只剩下两人,殷言问凌涵,“皇上,六王子该不会真的没去过御花园吧?”

    “这些与你无关。昀若的活动范围一直都只是西附近的树林。”凌涵沉声道,殷言却皱眉,“一直?就因为看不见所以不能到远的地方?”

    “殷颜颜,注意你的态度。”凌涵冷眼看她,殷言却依旧道,“我的态度不对吗?他为什么不能到御花园去?这样一直闷在这个小天地他会开心吗?”明明是十四岁,还是喜欢笑闹的时期,整个人却是那么温淡的模样。

    “这皇宫之中又有谁真正开心…”凌涵听着那话突然低喃,眼神转过殷言,闷声道,“昀若不喜欢和人打交道。自从昀若的眼睛失明后,他就没出过西林以外。”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但是看着她的眼,就觉得很舒心。

    “你就没想过让他接触一下这里以外的事物?这样对他的心理也好不是吗?”

    “朕当然提过,但是他很排斥。”

    “你就不会来硬的哦?现在他的世界就只有这个西,你当真能够照顾他一辈子吗?”

    凌涵听着她的话微微的吸一口气,“所以你的意思?”

    “我要拉他去御花园走走,你不要阻止我!”殷言鼓着腮帮说道,凌涵定定的看着她,良久,却突然笑了,“好,朕帮你!”

    殷言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刚刚说什么?帮她?是帮昀若才对吧~

    昀若走出来的时候,感觉大厅似乎有些安静,他疑惑地唤,“皇兄?”

    “恩,昀若,走吧。”凌涵接收到殷言的眼神,走了过去,牵起昀若的手,昀若微微一愣,自从皇兄登基后,感觉已经好久没这样牵他的手散步了。

    正愣神时,殷言突然一把抢过他手上的狗链,笑道,“今天就让我牵麦芽走吧,你们两兄弟要好好散步~我就跟在你们旁边。”

    殷言说着冲凌涵眨眨眼,随后将麦芽拉到一边,进行思想开导。昀若由凌涵亲自牵着一步一步慢慢走着,穿过树林,感觉走了很久,然后踏上青石板路,昀若疑问,“皇兄,这里是…”

    “我们在转树林呢~”殷言忙道,又拉了拉麦芽,“麦芽,你说是不是?”

    “汪汪!”麦芽配合地叫了两声示意他安心。

    “你看麦芽都说是~”殷言笑得有些诈,凌涵看着那笑容却不觉得反感,反而,有些搞怪的有趣,轻咳两声也道,“我们刚转过树林了,回了西附近的后园,再走走吧。”

    昀若讷讷的应了一声,三人一狗继续走着,突然听到水流石洞的声音,这里是接近御花园的一处,凌涵见昀若又要问,立即转向殷言呵责道,“殷颜颜,你拿桶玩什么水?还不快放下?”

    殷言刚被凌涵弄的有些莫名,但看他眼神挤动的模样甚是好笑,随即反应过来忙装模作样道,“哎呀~水好凉啊~皇上,我帮麦芽洗洗脚,你们先走吧~我们待会儿就跟上去。”

    昀若似乎没有再说什么,两人聊着天然后一路走进御花园,昀若这才闻到,“好香。”

    “参见皇上,六王子。”香叶正巧在一旁打理花圃,见到两人有些讶异,还是起行礼,昀若听出她的声音,“你是香叶?你怎么会在这?”

    “回六王子,香叶负责打理御花园的花草。”香叶不知道他们一路把昀若拐过来的,殷言还来不及制止,昀若便知道了,“这里…是御花园?”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