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和简称

    “过来帮朕梳头。”凌涵没有回答直接命令,殷言看了看湖水,“叫我?皇上明明知道我不会。”

    “看了这么几还不会?你以为你在朕边什么事都不用做了?”凌涵语气带着嘲讽,殷言微微皱眉,她是有看着,可是实际作…

    “如果你不怕我把您尊贵的头发梳坏了的话…”殷言摊开双手,随即走了过去,拿起梳子,然后慢慢梳起那头黑发,明明是男的,发丝却那么细,摸起来软软的很舒服,其实那天摸他的头时她就发现了。

    学着湖水的样子帮他把一头黑发绕起,然后固定,殷言小心放手,黑发立即散落下来,发冠掉在地上,凌涵原本闭着的眼睛凉凉的盯着她,殷言不好意思地哈哈干笑,“意外,意外,再来。”

    殷言重新梳过,想着刚刚可能太松了,于是用力拉紧…

    “啊!殷颜颜!!”凌涵吃痛地叫了一声,脸色很难看,殷言知道,可是她没办法嘛~再几次的“再接再厉”之后,殷言投降了。

    “不如…”

    “明天以前你最好给朕学会怎么盘发,以后就负责给朕梳头。”凌涵恶声说着便招来了湖水,折腾了一早上,连头发都没弄好~

    “待会儿朕要去西,你跟朕一起。”早膳后凌涵突然说道,殷言心里微微一怔,西?那不是昀若住的地方?终于见他去看弟弟了,殷言心里欣喜着,笑笑点头,“好。”

    “是。”看到凌涵那怪异的眼神,还以为自己的回答有问题这才改了口,凌涵也没说什么,两人一路穿过树林,殷言突然嘟囔,“为什么要在这么僻静的地方呢?”

    “就是因为这里够安静,不用理会外头那些闲语。”凌涵意外的回答了,殷言听着他话里那种淡淡的无奈,还想问什么,突然看到树林另一边那庞大的影,殷言高兴地跑了过去,喊,“麦芽!!”

    昀若听到声音慢慢从另一边走了出来,凌涵看着莫名还是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却听殷言对昀若笑道,“我来看你们咯~”

    “殷言~”昀若脸上带着淡淡的喜悦,忽然转头,“皇兄?”

    陵涵微微一笑走近,“恩。”

    “你怎么知道是皇上?”殷言讶问,昀若笑道,“你不是说我其他的感觉很灵敏吗?皇兄上有特殊的香气。”

    “香气?”殷言微微皱眉,一个大男人上有香气??看到殷言那略带鄙视的眼神,凌涵皱眉,凶道,“殷颜颜,你那是什么眼神?”

    “没什么~”殷言把头转向天空,当做没看到就好~

    “殷颜颜?”昀若疑惑,殷言只是干笑,“是昵称昵称。”

    “殷言怎么会跟皇兄一起?”昀若又问,凌涵微微挑眉看殷言,疑惑,“殷颜?”

    殷言继续干笑,“是简称简称。”

    “参见皇上。”另一边不知什么时候走出了一行宫女太监,朝凌涵行礼,凌涵摆摆手,“都起吧。”

    “谢皇上。”一行宫女太监起,随后殷言跟着两人进了内,昀若才问,“殷言不是香草居的宫女吗?怎么会成皇兄的宫女了?”

    “香草居?哦,香草才是香草居的,我是前阵子才从浣衣局调到皇上宫的。”殷言如实道,却不见凌涵在听到她和昀若那般熟识的语气微微皱眉。

    “朕倒是想问,你什么时候来过这边?”

    “就前几天你罚我吃光早膳那天,我吃不完打包了想喂狗。”殷言随口道,却见凌涵冷哼一声,“你倒是敢说,朕说过你可以剩下吗?还拿到这边来喂狗?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也没说不准我打包啊,我那时候也不知道这里是六王子的地方。”殷言嘟囔,凌涵又瞪她,殷言别过头不理他,昀若不知道他们的眼神交流,不过第一次听到有宫女跟兄长这样说话,着实有些惊讶。

    殷言站在一旁,听着两人那样坐着聊天,心叹凌涵这人实在枯燥,忍不住道,“皇上,六王子,今天外面天气那么好,不如出去走走玩一玩要不?”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