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是王子!

    “殷言你不知道吗??哥哥是南云候。”昀若轻声道,殷言只能干笑着,又是一个贵族的,难怪气质那么好~那昀若又是做什么的?

    “宫女说你偷跑了出来,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上官?突然问,昀若笑笑,“刚刚出来散步,突然遇到殷言,就给麦芽喂了点吃的。”

    上官?看向殷言。眼中带着暖意微笑,一派儒雅,“你叫殷言?”

    “对啊,我昨天没说么?”好像是没有,昨天急匆匆的,只记了他的名字,“呃,我是不是也要叫你‘候爷’?”

    “不必如此,就像方才叫我上官?吧。”上官?的笑有如风,暖暖的,这样的公子才像是传说中贵族吧,优雅,贵气。正想着,突然树林另一边有什么人跑了过来。

    “香叶!”殷言惊喜,这丫头居然会放下她的花花草草跑过来,难道是怕她迷路吗?殷言心里暖烘烘的~香叶,好感动啊~

    “香叶~你是怕我迷路吗?”殷言像小狗撒似地凑了过去,一脸期待,香叶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撇开头去,汗,待看到旁边那两人,立即侧恭然道,“奴婢参见候爷,参见六王子下。”

    殷言听着香叶那淡淡的话,一时忘了反应,六王子?谁?

    “六王子…昀若是六王子?!!”殷言惊呼,今天她殷言,被彻底雷到了!难怪昀若的气质看起来那么好~但没想到的是他跟那个板着脸发脾气的凌涵还是兄弟?

    被香叶拖着走回香叶居,听过她的说明后才知道,凌昀若,是凌涵的同父异母的六弟,也是最小的王子,虽然不是同母所出,凌涵却很疼这个异母所出的弟弟。

    凌昀若七岁的时候就突然失明,太医当时也是束手无措,只说无法救治,从此凌昀若的生命里便失去了阳光,凌涵当初登基时,封王的大都远离京城,却惟独不忍心这个弟弟,才会让他继续住在西

    殷言倒是没想过凌涵还有这么温的一面,不过昀若看起来那么乖巧温和的样子,难怪让人疼呢!

    “这皇宫之中也只有六王子下的西养了狗,那可是六王子从小养的,你居然还敢拿那些吃剩的饭菜去喂,要是让人知道了又得挨骂了。”香叶教训着眼前低着头却一脸没有悔改模样的殷言。

    “宠物还比人要贵啊?你放心,我知道分寸的,香叶,不如下次有空一起去找六王子玩吧?他一个人才不会太无聊!”殷言突然喜道,无视香叶脸上的无语,径自决定道,回了宫里,凌涵已经回来了,看到她眼睛瞟过她的肚子,问,“都吃完了?”

    “回皇上~都吃完了,吃撑了我去拉肚子了。”殷言心好,抬头便冲他甜甜的笑了,却见凌涵好像一副见鬼的模样盯着她,殷言纳闷自己是不是太温柔把他电到了,良久,却听他说道,“一个女子,用词如此低俗。”

    殷言那脸上的笑立即便僵住了,当即就想抓起桌案的茶杯砸过去,忍下冲动,殷言笑得愈发灿烂,笑眯眯道,“是,皇上最高雅,咱们都太低俗了。”

    凌涵瞧着她那模样微微挑眉,刚刚怎么感觉有股杀气?

    殷言走到案边接过一小宫女手中的扇子,甜声道,“皇上继续呀~我帮您扇扇子~”

    “你…”凌涵一脸纳闷,还是没再多问继续批改奏折,殷言站在后头用嘴型骂个不停,嘴巴动得累了凌涵也没再抬头看她一眼,那些地方的事还真是多,每天那么多的奏折,当皇帝也不容易吧~殷言看着那认真的模样,心想还是原谅他吧~

    一场波澜无惊的内心纠结就这样结束了,之后那几天殷言也没借口偷溜去西找人,跟在凌边,偶尔抛个眼神气气他,这样的小子也自在的,凌涵每天必不少念的就是咬牙切齿的一句“殷颜颜!”

    这天早上,殷言过来伺候,问他,“今天不是不用早朝吗?”为什么还要那么早起?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