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狗狗

    殷言一人在树林里乱晃,又说穿过树林就是,她怎么穿过去??

    殷言觉得手有些酸痛了,正想说回头,突然耳边传来一声犬叫声,殷言一个激灵,立即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在她的感觉里,皇宫里养的应该都像是那种贵妇猫一样的品种,小可的小狗,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庞然大物,一棕黄,毛发很是繁密,除去那一体型,它还是漂亮的呢~

    “莱西啊~”殷言咧着嘴端着盘子就要走过去,一个清泉般的声音从狗狗的后传来,“是谁?”

    殷言没想到有人,正想说她只是来喂狗,忽的看见狗狗后,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粉雕玉砌般的,白皙的肤色,清淡的双柳,一双眼睛尤其吸引人,乌黑水灵,只是那眼中却是少了点光彩。

    看着殷言的方向,眼神却是没有焦距的,殷言看着那双眼当即怜惜不已,这样一个如花的少年呀~居然是看不见的。

    “呃,我是路过的而已,这只狗是你的吗?”殷言柔声问他,美少年脸上微微一笑,“恩,它叫麦芽。”

    “麦芽?听起来好像猫的名字哦~”殷言笑道,却见那狗狗不满的朝她哼哼,殷言忙道,“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嘛~”

    “你放心,麦芽不会伤人的。”美少轻声道,脸上带着温暖的笑,让殷言有些被萌到了,这小少年比那些正太萝莉还要迷人啊!

    “你知道麦芽有个亲戚叫麦兜吗?”殷言突然正色道,美少年闻言微微一愣,露出一脸迷茫,“麦兜?”

    “你不知道吧?”殷言得逞地笑,“麦兜是只猪来的!”

    “猪?”美少年听着那头好听的笑声,好奇问,“猪?猪长什么样子?”

    殷言闻言却硬是愣住,“你没见过?…”难道是天生失明的?这样想着殷言心里更是心疼。

    “我跟你说,猪啊,是粉红色的哦。”

    “粉红色?”少年讶异,殷言走到他的旁坐下,继续道,“对啊,粉红色的很可,两个鼻孔朝着天,还有一条卷卷的尾巴~走起路晃啊晃的~”

    “那个麦兜,有麦芽这般大吗?”

    “它才没有麦芽这么大。”殷言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干笑两声,这会儿倒不做声了?果然食物的力量最大!

    感觉到她在自己边坐下,上带着很清爽的味道,还有食物的味道。

    “麦芽?”美少年迷茫唤道,耳边却只听到啃食的声音,殷言看着他的模样得意一笑,“麦芽被我收买了,现在吃得高兴呢~”

    美少年闻言微愣,随即又是一笑,佯怪道,“这个麦芽!”

    “呵呵~对了,我叫殷言,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昀若。”美少年轻声道,脸上带着点腼腆,殷言高兴地笑了,“昀若,你怎么会在这里?”

    昀若听到她直接唤自己的名字又是一愣,微微一笑,“我想出来散散步…”

    “散散步也好,对了你住哪?就你一个人出来吗?”

    “我住在前面的西,平常边都会有人跟着,因为眼睛,不方便。”昀若说着眼神微微一暗,殷言看着那模样有些心疼,突然笑道,“听说眼睛失明的人在其他方面的感觉很敏锐哦~你能不能猜出我多大?”

    “你的声音很好听,约莫十八?”昀若想了想猜道,殷言微愣,惊讶道,“你好神啊!我真的十八!”

    “呵呵~”昀若听着那夸张的语气也笑了出来,两人乐呵呵的聊着,突然一个和煦如风的声音传来,“昀若。”

    “是?哥哥吗?”昀若听到那声音有些欢喜的朝着声源处望去,殷言转头,却见上官?,依旧一脸温和的对着两人微笑。

    “上官?!”殷言惊唤,直接就叫出了名字,昨天见过一面,没想到今天又遇见了,上官?原本还在想没问她是哪个宫的宫女,怕是很难再遇见了,没想到过了一天,又会再次遇见,而且她还跟昀若聊得那么开心。

    “你认识?哥哥?”昀若疑问,殷言微微一愣,“也算不上认识吧,我昨天见过他…”突然,殷言想起了什么似地转向上官?,“对了,昨天那个侍从是不是叫你‘候爷’?”

    上官?微笑着点点头,殷言更是惊愣。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