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吃点心

    若说他是伪装的温和,那上官?就是完完全全的温文儒雅。

    “殷大小姐让皇上很伤神?这可难得。”

    “那个女人刁钻古怪,反复无常,怕是你应付不来,那个殷晴晴朕倒是见过一面,温雅有礼,倒是与你般配。”

    “皇上怎么也做起媒人来了?”韩青笑着插嘴,

    “朕只是先给他做个预防~”凌涵看着两人,还是叹气,也只有在这两人面前,他才能得半刻轻松吧~

    “要不、我让其他人来给你梳头?”脑中突然闪过一个轻灵的声音,除了这两人,也只有她敢这样直呼“你啊我啊”的了。

    从香草居回来,殷言就见湖水端着食盒走过,殷言跑了过去,“湖水姐姐,你去哪?”

    “去给皇上送点心,皇上今天待在御书房还没出来呢。”

    殷言咋舌,那不是从自己离开就一直没出来过吗?真是工作狂了!看看湖水手上的食盒,殷言笑道,“湖水姐姐,我早上被皇上轰出来了,不如让我送过去赔罪好不好?”

    湖水嗔视她一眼,还是把食盒递给了她,“在皇上边伺候可不能总是这样粗心,你说话也要改这点,免得让人抓住了把柄。”

    “知道了。谢谢湖水姐姐,我你!”殷言很高兴,好在这皇宫里还有这么一些好人,湖水跟小贵子都是常年伺候在凌涵左右的,那些官家小姐的嘴脸看得多了,却没见过殷言这般无所谓的,随遇而安,没有丝毫抱怨,更是待人有礼,熟识后还会跟他们撒

    殷言推开御书房的门走了进去,见那人依旧埋首案前,手上拿着奏折眉头紧皱,殷言看着有些无奈,“皇上,饿了吧?”

    凌涵听到声音抬头瞟了她一眼,又重新埋首,殷言看着那态度不爽,不过想想他午餐都没吃也就算了,她最对饿肚子的人最心软~

    把点心放到他的跟前,那人还是看也不看继续工作,殷言就站在旁边,看看他,再看看桌上的糕点,突然笑了,伸手拿起桌上的糕点,便咬了一口。

    “你做什么?”凌涵没想到,她居然敢吃了自己的糕点,殷言手上的糕屑,随意道,“好好吃,皇上你真的不吃吗?”

    凌涵黑着一张脸继续瞪她,殷言见他不开口还想去拿另一块,凌涵又吼她,“殷颜颜!朕说过不吃吗?”

    “那你就吃啊~”殷言笑着拿过那块糕点递到他的跟前,“湖水姐姐做的,很不错哟,你也要体谅一下我们这些下人嘛~我端东西给你吃,还不是怕你饿坏自己,你饿坏了不要紧,待会那什么总管责怪下来说我送的东西入不了你的口,那我多冤啊,你不吃我就帮你吃咯,浪费食物可不好~”

    又是殷言的食物经,凌涵有些头痛了,放这样的一个人在边真的没问题吗?

    “人呢,一三餐必不可少,饿了就要吃东西,虽然批奏折很重要,但是如果你对着这些事都想不出对策来的时候就应该先让自己放松一下,喝杯茶吃个包子,赏赏花看看树,这样的生活…”

    “殷颜颜!给朕闭嘴!”凌涵恶声命令道。殷言撇嘴自然地住口,正想转走到后头当石像,却听凌涵又突然道,“照你的意思,你是让朕放下这些奏折不管?”

    “话怎么能这么说?我只是说让你在轻松的心下看,这样人的思绪才能得到拓展。”

    “你有办法?”凌涵其实并不觉得她一个女能拿出什么办法来对付这些可恶的奏折,只是这会儿心都被她搅乱了,就姑且看看她玩什么把戏吧~

    “你肯听我的?”殷言有些欢喜,凌涵见她那单纯的模样却是一愣,点点头表示答应,殷言一笑立即招了小贵子公公一起,搬案上一堆的奏折。

    “你做什么?”凌涵微微皱眉,殷言手上搬着一堆奏折,转头轻笑,“跟我来。”

    凌涵看着那真切的笑容又是一愣,跟着她走到另一处花苑,听见小贵子小声呵斥她,“怎可对皇上如此无礼?”

    “公公,这些小事你别介意太多嘛~”殷言嘟囔着,两人走在前头,让凌涵有些纳闷这宫里的人什么时候都跟她那么熟络了?明明才是一天不是吗?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