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南云候

    “出去就出去,干嘛那么大声。”殷言小声嘟囔着,旁边的小贵子公公硬是看得一愣一愣的,没见过凌涵对谁露出这样发怒的表,却感觉不是生气,看来这个丞相家的小姐也不是像外界传的那般~

    殷言也没发现,从早上开始,和他说话习惯的称着“你、我”,凌涵听着却没有制止。

    被凌涵赶出来时,正巧与一人擦肩而过,殷言认出那是刚刚在朝堂上进言的韩御使,这个韩御史年仅二十五,却是年轻有为,深受皇帝信任,面容尚算英俊,就是那双眼睛总是带着审味让人不喜欢。

    韩青走进书房,看到凌涵难得的板着脸瞪着奏折,微微行礼,“微臣参见皇上。”

    “行了。”凌涵摆手,“有事?”

    “听说南云候昨回京,今早进宫了。”

    凌涵看着韩青,嘴角扬起一抹轻笑。

    再说殷言出了御书房便准备去找香叶,顺便看看两个丫头,经过小林,看到枝头开着灿烂的大红花,心想着摘两支给珠珠和凭儿,伸着手,踮着脚,好像还差那么一点…

    一只手突然从后头伸过,然后“啪”的一声摘下那朵花枝,殷言微微一愣,随即边哼声边转头,“你又多管闲事…”

    愣住,殷言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俊美萧逸,嘴角带着温柔的浅笑,翩翩儒雅,整个人透着一股温暖的气质,一华服,看起来气质非凡,殷言忙住了口,“不好意思,我以为是…”

    “没关系。”男子温柔一笑,如冬的暖阳,让殷言的心微微鼓动着,却见那人将手上的花枝递了过来,“你要的。”

    “谢谢。”殷言接过花枝,微微一笑,倾然落华,“你可不可以帮我摘多一枝?我的手比较短…”

    男子轻轻点头,转看了看,突然跃起摘下另一边较高的一枝,花枝璀璨,看起来实在漂亮,殷言看着那跃起的影有些陶醉,轻功啊~好帅~~

    “多谢公子~”殷言甜甜一笑,接过那花枝,“这下子这枝好像就逊色了些。”

    “花枝多璀璨,各枝姿态各异,形态相迥,又怎会有孰优孰胜之说。”男子的声音很温和,似清泉流水淌过心间,殷言愈发迷恋,纤和道,“公子说的没错,花枝跟人,都有各自的特点,不能作比较的。”

    男子听着那话微微一怔,随后温雅一笑,殷言忍不住问,“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上官?。”男子浅笑。

    “候爷!候爷,皇上还在等着呢~”突然,远处一个侍从模样的人跑了过来,上官?闻言便向殷言微微点头,“在下还有事就此告辞。”

    “你慢走。”殷言笑笑,那侍从跑近,经过殷言边便瞪了她一眼,殷言被瞪得莫名,只是扬扬头表示不屑,看着那上官?的背影,心头有些小得意,她要去跟香叶说她今天遇到一个帅哥了!

    上官?一路走到凌涵的书房,通传后便走了进去,恭然道,“参见皇上。”

    “南云候不必多礼。”凌涵起笑笑,旁边的韩青却道,“南云候可好,逍遥快活终于舍得回来了~这次回京可不能那么快让你离开了~”

    “上官只是一个闲人。”上官?轻笑,凌涵瞪他一眼,“一句闲人就把自己的责任推光了,你还真能!”

    “皇上过奖。”上官?依旧浅笑,看着两个亦兄亦友的人,感觉很是舒畅。

    “上官?,给我回来帮忙!”凌涵直接道。

    “我这不是回来了?”上官?轻笑,随后又一脸和煦,“听说你把殷丞相的女儿贬为宫女了?”

    “怎么?不行?”凌涵想起那个差点把他气死的举动,没想到那女的居然还有耳背的毛病!韩青想起刚刚离开的宫女,那个就是殷丞相的女儿吧?模样倒是清美,没想到那老家伙肯让自己的女儿在宫里当宫女。

    “皇上现在还不适合跟殷丞相起冲突。”上官?确实道,凌涵自然知道,摆摆手,“这些朕都了解。”

    凌涵又看了一眼那个温文和雅的男子,笑道,“你这次回来,可有想过成亲?”

    上官?微微一愣,还是摇摇头,“成亲不适合我。”

    “殷丞相本有意将两个女儿一个送进宫,一个嫁入侯府,若说这次进宫的不是殷颜颜,这个麻烦恐怕就要你去解决了。”凌涵的声音有些轻松,殷颜颜气人,恐怕上官?这种子还经不起她折腾~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