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要洗花瓣澡

    殷言转过院子,干净简约,就是少了点什么味道,这里虽然不大,但是应有尽有,殷言把行李放下,躺在上有点迷糊,短短几天,她搬来搬去的,这真不符合她的习惯,她习惯潜意识给自己搭建一个窝,不求奢华,只要温馨就好。

    殷言在?溪宫里呆了好几天,却连凌涵的面都没见到,每天只是做着无关紧要的活,殷言在心里纳闷,亏她还给自己做了思想觉悟,看来凌涵压根没把她放在心上,这样也好,她也不稀罕~

    事与愿违的定律就在这时候发生了效用,第二天,殷言就被叫到寝宫处伺候,跟着那几个宫女在偌大的池中飘洒花瓣,殷言在心里感叹,一个大男人居然还要洗花瓣澡,这要让香叶看到不得心疼死~

    再看满室的罗帐,偌大的寝宫,后头还有这样一个浴池,当皇帝就是这么奢侈~

    一个宫女走过来,让她把篮子里的花瓣撒完,她们在帐外准备其他东西,殷言见人都走到罗帐外,干脆蹲下来,手上的动作懒散的撒着花瓣,突然想到什么又站了起来,抓起一手花瓣就撒了出去,嘴里叫着,“恶灵退散!”

    玩心一起,殷言又摆出一副哭丧的模样,在浴室里呜呼哀哉地撒花,“去吧~去吧~你安心的去吧~别再回来了,你安息吧~”

    那手上的花瓣被随手扬出,好像她手上的不是花瓣而是冥纸。

    “你当是在奔丧吗?”浑厚低沉的男音突然从后响起,听起来还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殷言猛地转过头去,却见凌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那里,脸上似笑非笑,嘴角微微抽搐,眼睛直直地盯着她。

    殷言想到自己刚才送葬的模样,不脸上微红,低下头来,耳根发,后头又走进几名宫女,凌涵张开双臂,几人立即帮他脱下一锦袍,不多时便剩下一件丝绸里衣。

    凌涵摆摆手,“都下去吧。”

    殷言心里松了口气,正要离开,却见凌涵眼神一凛,像是瞪着她道,“你留下。”

    殷言闻言忍不住便脱口而出,“为什么?”

    凌涵看着她那不满的表微微皱眉,“因为你是这里的宫女,朕说的话你只可以回答‘是’。”

    !殷言在心里说道,将手上的篮子随手丢到一边的案上,几片花瓣掉了出来,凌涵看着她的动作又是皱眉,还是命令道,“过来宽衣。”

    “是~”殷言讷讷说道,颠的走了过去,伸手去解衣带,突然想到这男的每天这样让人伺候着,要是出了皇宫恐怕要活不下去了,连衣服都不会自己脱,比三岁小孩都不如。

    这样想着,看向凌涵的眼神不免多了几分同,凌涵看到她的眼神更是皱眉,燥道,“你在想什么?”

    “奴婢在想皇上的手会不会累?”殷言故作甜笑,看他整天衣来伸手的,这手臂多累啊~

    “不累。”凌涵倒是认真回答了她,殷言只当他没听出自己话里的含意,解下上衣,露出那精壮健实的膛,肌理分明,分外惑人,殷言下意识吞了一口唾沫,讪讪的别过头去,“那个…皇上会不会自己洗澡?”

    殷言问这话的时候听起来就像妈妈在问三岁的孩子,你会不会自己洗澡?

    凌涵闻言微微挑眉,看到她红透的耳根,嘴角忽的扬起一抹邪笑,“朕习惯让人伺候着。”

    “皇上,这可不行!”殷言突然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变脸之快让凌涵反应不及,殷言无视那男膛,将那件里衣随手扔到屏风上,那件丝绸的尊贵的衣服就那样很不雅的挂在屏风的一角,袖子还垂拉到了地上,凌涵看着又是皱眉。

    却听殷言认真道,“皇上,人不可以太懒惰,要是习惯骄奢浮华的子怎么当一个好皇帝?洗澡吃饭这种事,能自己来就自己来,你也不小了,该学习怎么自立,不要总是让人心知道么?”

    凌涵显然听得一愣一愣的,显然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一段大道理,怎么听着像是…娘亲教子?

    殷言看着他的模样,强忍着笑意继续正经道,“奴婢不能增长皇上的惰,所以。”殷言指着浴池,“皇上自己洗。”殷言说着一脸大义凛然,跨着坚定又有点虚浮的步子便走了出去。

    凌涵回过神来人已经走出了内,转头看着那件被随意抛挂在屏风上的衣服,长长的衣角很是邋遢的垂拉着,凌涵脸上的肌抽搐着,没想到再见她,她竟然还敢这样糊弄他!

    他跟她卯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